觀點投書:台灣要「看重」東協

2018-03-02 05:40

? 人氣

圖為東協各國領導人和美中日加四國領導人身穿菲律賓服裝在馬尼拉參加東盟晚宴。(資料照,AP)

圖為東協各國領導人和美中日加四國領導人身穿菲律賓服裝在馬尼拉參加東盟晚宴。(資料照,AP)

台灣的新南向政策,在我來到台灣的第三年開始實行。身為來台灣念碩士學位的我,也開始在許多大學和高中任教,越南文和許多東協國家語言成為了搶手的語言。但是我希望以我一個越南人的角度來討論,台灣本身應該做的基本態度以及本身既有的優點。

日本的「東南亞觀」

很多台灣人到東協國家旅遊都一定會發現,日本的文化和產品充斥,而且東南亞主要國家也都對日本抱持正面的觀感。我個人本身雖然沒有特別喜愛日本的產品,但是我個人對日本的第一印象就是「品質很好,對越南友善」。我來到台灣以後發現,台灣人會觀賞的美國電影或美國卡通,我不一定知道這些節目。但是日本的動漫—名偵探柯南、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多啦A夢等,我都一定知道。連越南這樣由共產黨統治的東協國家都是如此,更不要說其他相對開放自由的東南亞國家,日本文化是多麼有吸引力。

但是我們會這麼喜歡日本,其實是因為日本有把我們「看在眼裡」。日本是世界經濟和政治大國裡面,唯一在亞洲把「東南亞」當成第一優先的國家。如果我們把世界地圖倒過來看,會發現日本一定要積極爭取東南亞對她的喜好度和親進度,不論在民間和政府,都一定要跟日本友好,一方面日本是亞洲的經濟大國,1970年代經濟高速成長,旅客大量進入東協國家觀光,尤其在印尼、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以及菲律賓。因此東協國家開始擔憂日本的經濟崛起帶動到軍事崛起,許多國家開始出現反日風潮。日本首相福田赳夫在1977年會面東協五國首腦時,就提出了福田主義,平等、心連心的對待東南亞國家,並在工業和政府開發援助加強對東協五國的挹注。

二方面,日本擔憂中國的崛起會威脅日本的海洋生命線,所以基本上日本也沒有選擇,東南亞就是她唯一可以發展的重點區域。

「東南亞」從來都只是「替代品」

反觀日本以外的國家,都只是把東南亞當成跳板或者替代品。我直言不諱,台灣也是如此。以歐美國家來說,歷史上傳教士來到東南亞,也是為了讓自己的福音進入中國的門戶,而不是為了要讓東南亞的迷途羔羊可以得到天主的赦免和感化。像越南17世紀是屬於澳門教區,原本在馬六甲的英華書院,也因為英國取得香港以後,就撤離了東南亞,搬到當時屬於清國的香港島。

經貿上,東南亞之所以成為歐美在冷戰時代的主要投資區域,並非因為歐美國家很看重東南亞,而是因為他們需要亞洲廉價勞動力以外,龐大的中國市場並沒有開放。事實證明,亞洲金融風暴以後,東南亞原本是亞洲的企業資本聚集地,全數因為中國的群聚效應而離開了。一直到近三年來,東協才又再度被國際企業給看見。

美國雖然在2016年初舉辦第一屆美國—東協峰會。但那也是因為東協經濟共同體在2015的最後一天成立。美國才看到了東南亞。歐巴馬總統和川普總統雖然在政治上都看到了東南亞,但是我也希望在美國未來也可以吹起一股東協熱,讓越南和東協的文化語言可以在美國的學校裡面教授。

雖然說歐盟和東協峰會很早就展開,歐洲部分國家也有東南亞研究機構。但是歐洲學生普遍講到亞洲時,就是阿拉伯世界,再來就是中國。這點台灣學習東協語言的熱忱還領先於歐盟。

學習日本—台灣要有台灣的「新福田主義

有時候,事情的好壞是相對,而非絕對。台灣國際地位艱難,但是台灣有許多微型品牌冠軍已經在東協有很大的市場。台灣面對最大的敵人—也就是中國的時候,其實你們跟日本一樣,地理位置接近,文化連結強的東南亞就是台灣唯一的選擇。除了商品品牌以外,台灣的公民社會、對婦女權益的重視、以及蓬勃的民主自由,開放和國際化都是東協在整合文化和社會認同的努力目標,台灣可以在這些方面多跟東協互動。我的國家越南,現在的國會議長阮氏金銀就是一位女性,菲律賓前總統Corazon Aquino, Gloria –Arroyo,印尼前總統Megawati以及泰國前總理盈拉都是女性。而且東協十國都注重孩童的教育和醫療,這些都是台灣可以和我們一起成長的地方。

讓東協對台灣在品牌精緻化和互動親近化兩個方面看見台灣。讓台灣和東協一起健康的成長好嗎?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作者為高師大附中、中山高中、樂群小學越南文老師,長榮大學越南文講師,越南文家教老師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