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奎博觀點:有著對歷史謙卑的氣度,才配談二二八轉型正義

2018-03-02 06:50

? 人氣

作者指出,政治人物應清楚表示對「二二八」及其他「轉型正義」事件的立場,並對違法事件予以譴責,而不是噤不作聲,或放任對自己有利的政治力量或組織。(顏麟宇攝)

作者指出,政治人物應清楚表示對「二二八」及其他「轉型正義」事件的立場,並對違法事件予以譴責,而不是噤不作聲,或放任對自己有利的政治力量或組織。(顏麟宇攝)

70多年過去了,仇恨仍然揮之不去。

「『二二八』和平紀念日」當天,前總統蔣中正在大溪慈湖的靈柩被抗議民眾青年潑灑紅漆,主張應執行「轉型正義」,清除威權遺緒。回顧去年「二二八」事件70周年時,全台多處出現損毀或對蔣中正銅像潑漆的行為,幾處「二二八」紀念園區的石碑也被潑漆。

如果「轉型正義」能夠依照歷史事實、考慮時空環境,客觀地審視中華民國政府過去在台灣地區的違法與不義行為,甚至以台灣為中心,如前述地檢視日本政府在日據時代對台灣住民的違法與不義行為,並由現在的民進黨政府代表國民據理力爭,那是再好也不過了。可惜,台灣的「轉型正義」政治工程夾雜著統獨之爭,很難有相對公正客觀的檢討,反而常常激起社會的對立與民眾的暴力行為。

20180228-桃園慈湖陵寢在今(28)日上午遭獨派民眾朝著蔣中正棺柩潑灑紅漆。(慈湖陵寢行動提供)
桃園慈湖陵寢在2月28日上午遭獨派民眾朝著蔣中正棺柩潑灑紅漆。(資料照,慈湖陵寢行動提供)

「轉型正義」應該要由內、外的歷史脈絡去檢討當時執政者的作為,而且應該有內環境和外環境的視角,才可能有相對客觀且具建設性的檢討和反省。

最怕的就是拿現在的制度與觀念,咨意地批判過去的行為,而且自以為是真理正義。有些人一直想效法德國及東歐前共產國家的「轉型正義」,主張推動所謂的「除垢法」(lustration law),公開所有秘密檔案,懲罰替獨裁政權服務的人,甚至認為蔣家政權與冷戰時期東歐國家的共產政權並無二致。也見到民進黨執政時期的國史館專題演講,細數蔣中正在台罪狀,認為在今日簡直是不可思議。

拿蔣家時代的中華民國對比成冷戰東歐共產政權,是無視後者的政治高壓(血腥)統治遠勝前者,不允許其他意識形態的存在,也是無視後者對宗教、工會等公民社會組織的控制遠強於前者,權力絕對集中。更何況冷戰時期,台灣常被西方稱為「自由中國」以對映共產專制的中國大陸,難道西方政治人物與媒體都被國民黨騙得團團轉嗎?

只盯著蔣中正威權治理台灣的錯誤,刻意忽略其建設與保衛台灣(例如農業與土地改革、出口替代策略、精兵衛國)、抵抗共產侵略等明顯功勞,如果說這不是故意,那什麼才是故意?

1937年,盧溝橋事變發生。隨後的7月17日,時任中華民國實際最高領導人的國民政府行政院院長兼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蔣中正,在江西廬山發表了著名的「最後關頭」演說,此演說稱為《廬山聲明》。(資料照))
作者指出,只盯著蔣中正威權治理台灣的錯誤,刻意忽略其建設與保衛台灣、抵抗共產侵略等明顯功勞,這不是故意,那什麼才是故意?(資料照,取自網路)

只要多一點歷史高度與深度,相信台灣的「轉型政治」推動起來會很不一樣。換言之,「轉型正義」應尊重多元史觀,因為雖然事實只有一個,但事過境遷,要百分之百完全正確的「呈現」已經不容易了,誰都很難說自己掌握的「真相」就是絕對真實。更重要的是,即使在同樣的「事實認定」之下,歷史詮釋仍可能有好多個,甚至沒有一個是完全正確的,當然不該以自己的道理為唯一的道理。若硬是認為「只有我的觀點才對」,那實在是對歷史的傲慢,絕對不是我們常聽到的「謙卑謙卑再謙卑」。

還有,政治人物應清楚表示對「二二八」及其他「轉型正義」事件的立場,並對違法事件予以譴責,而不是噤不作聲,或放任對自己有利的政治力量或組織。這是政治人物對國家社會的責任之一。

這次對蔣中正靈柩潑漆的事件,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說,此舉有害台灣社會和諧;蔣中正有功有過,可受公評,但至少帶領中華民國打贏8年抗戰,才光復和建設了台灣。桃園縣長鄭文燦說,「轉型正義」的法規是要促進正義與團結,所以要周延處理相關問題。相比之下,總統蔡英文卻對蔣中正靈柩被潑漆一事避而不談,只利用「二二八」紀念日重申讓秘密檔案重見天日、讓歷史自己說話、起底威權政黨附隨組織、撰寫國家級的「轉型正義」報告等作法。對當前的衝突與仇恨,未置一詞。

面對國家歷史的不幸,我們「要寬恕但不要遺忘」(to forgive but not forget);在追求正義時,特別是政治人物及意見領袖應主動以和平對話、有歷史觀的理性方式,讓社會走出過去、面向未來。這才是該有的氣度。

*作者為政治大學副教授。本文原刊《筆震》論壇,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