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令信觀點:轉型正義玩成兩套標準,炒作二二八激化對立

2018-03-02 06:40

? 人氣

作者認為,執政黨倡導「轉型正義」之際,卻出現嚴以對人,寬以待己的兩面手法。圖為自由台灣黨主席蔡丁貴28日於「二二八事件71週年中樞紀念儀式」後,於紀念碑前焚燒國旗。(資料照,顏麟宇攝)

作者認為,執政黨倡導「轉型正義」之際,卻出現嚴以對人,寬以待己的兩面手法。圖為自由台灣黨主席蔡丁貴28日於「二二八事件71週年中樞紀念儀式」後,於紀念碑前焚燒國旗。(資料照,顏麟宇攝)

當民眾再度為二二八而發生族群對立,歷史的悲劇再度上演,這真的就是執政黨所樂見的嗎?政治人物在炒作二二八的情緒一定會有目的,不是為了權力就是為了私利,選舉一到了,就是為了選票,討好特定的選民。問題是這樣做真的是公義嗎?

沒有歷史真相就沒有平反/伸張正義的可能,問題是有哪一位政治人物真正用心地去還原歷史真相呢?沒有還原真相,就任意地侮蔑「我所認定的獨裁者--老蔣」,把老蔣對台灣與中華民國的貢獻完全否定,這樣的做法算得上公義嗎?

當一位老兵為了反軍改登上立院而跌落重傷,請問小英總統、賴清德院長:你們真的能夠體會到他內心的痛苦嗎?在你們所謂的「改革」中你們,他是「肥貓」?奉獻他一生的心力護這個國家,換來這種結局,他甘心嗎?他的家人又甘心嗎?請教一下,他們不都是中華民國的國民嗎?

20180227-藍天行動聯盟秘書長繆德生原本打算爬牆進入立院,但在攀爬建物圍牆時,不慎摔落地面。(警政署提供)
藍天行動聯盟秘書長繆德生原本打算爬牆進入立院,但在攀爬建物圍牆時,不慎摔落地面。(資料照,警政署提供)

2016年520時在總統府,小英宣誓就任總統誓詞上不就清楚地「余謹以至誠,向全國人民宣誓,余必遵守憲法盡忠職務,增進人民福利,保衛國家,無負國民付託,如違誓言,願受國家嚴厲之制裁」。將近兩年之際,對內打著「轉型正義」的旗號,不但沒有讓全國民眾更加覺得公平正義,反而形成更大的族群對立氛圍,二二八的這一天,有人燒國旗有人潑紅漆也有人……執政團隊可曾思量,這不正是從2016年520後因著「轉型正義」而引爆出來的結果嗎?

倡導「轉型正義」之際,卻出現嚴以對人,寬以待己的兩面手法,所有合乎執政黨理念與想法者就是「合理」「正義」,反之,像婦聯會不簽行政契約就是馬上判定為「國民黨附隨組織」,就是要「被轉型正義」的對象。一個815大停電,當時中油董事長陳金德「不得不」下台,可是宜蘭縣長出缺,政院馬上就派他代理縣長,陳在代理期間引起縣民不滿,執政黨一度還有意「提名」(該說「徵召」)他參選年底九合一的縣長寶座,在他身上很難讓人感受到有「增進人民福利」的作為。同樣地,華視董事長陳郁秀在處理人事上與業務上,除了讓人難以苟同之外,最重要的是傳播專業幾乎看不到,在如今媒體競爭如此激烈之際,公廣集團在如此「荒腔走板」的演出下,士氣低落,卻因為礙於「國母」身分,文化部等相關部門,根本拿她沒輒,結果就是黨政黑手伸入媒體,讓媒體無法公正客觀之外,更違背了民主政治,問題是有哪一位監委敢挺身而出來糾舉執政黨的「大小眼」作法與妄為呢?

強調「司法改革」的小英總統,卻能任「正在保外就醫中」的阿扁可以北上訪親友,參加音樂會等活動,完全破壞了司法體制,法務部又能拿扁怎樣呢?司法兩套走,還談什麼公平正義?一個新科監委陳師孟說是要為扁平反,從諷刺扁劇開始查辦當年編劇演出的檢察官們,一副都是司法官們偏袒而只辦綠不辦藍心腸,因此就是要打這些恐龍法官,好為阿扁「平反」,完全置司法體制三審定讞與講求事證的論辨過程於不顧,反正判扁有罪就是不對,請教小英總統,這樣的氛圍下還有公平正義可言?還要人民怎樣相信司法呢?

此風影響所及,燒國旗、潑紅漆與「占領立院議場」、「路過警局」……都沒事,年輕世代只要是打著「轉型正義」的旗號,不就可以「只有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最荒謬地莫過於台大新校長的人事發布,迄今沒有下文,讓台大9個月沒有校長,教部在「卡管案」抓著「維護大學自治」的大旗,竭盡所能就是讓遴選委員會選出來的結果不能落實,帶頭踐踏「大學自治自主」的精神,在每一個細節上盡情發揮歹戲拖棚的戲劇效果,卻不知如此帶頭示範,教育多少學子,日後你們當家作主的時候也可以用這種方式來玩死不是綠色的所有人才,而科員政治把應該「依法行政」玩弄成為「按著黨意行政」,同樣地迄今僅有兩位監委意識到事態嚴重而準備調查,至於陳師孟等綠色監委當然不會在乎這是否影響官箴,更何況這是教長從中導演的大戲,當然不會過問。

「轉型正義」已玩成了兩套標準,也形成了國內更多的對立與衝突,然而,小英總統似乎都只是把這些當做是「改革」的陣痛,過了就沒事,所以只要用拒馬來隔離一切反對聲音,另一套另一組民意就可以在改革措施中「消失」,卻不知道這另外一套另外一組的民意已經「忍無可忍」,連民生日用的衛生紙都被搶購一空,小英團隊似乎完全有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科員政治還在打太極,民間早以「安屎之亂」來形容新春這場亂局。「轉型正義」愈來愈在乎的只是「政治立場」而非民生福祉,這樣的氛圍之下,蔡團隊又怎麼可能號召全國一起來拚經濟呢?

二二八在慈湖潑紅漆的獨派團體下午召開記者會坦承犯案,可是在現場有媒體提問卻遭驅趕,只對自己所中意的媒體大談自己的行為與訴求,卻不敢面對媒體的質疑。如此偏執於己見而無法容人容物,怎麼可能會理性地與人溝通?請問教長潘文忠這樣的年輕世代是我們育體制下的產物,他們的言行,是否還是要像卡管案一樣,只要符合執政黨的「轉型正義」尺度就完全可以合理嗎?再請教一下小英總統與賴院長,今年二二八的這樣亂象真的是你們想要的嗎?讓國內族群再度因此而激化對立嗎?當小英在臉書鼓勵民眾去看《少了一個之後》,可曾想過在以往那些為保衛台澎金馬付出性命的軍民同胞,他們有著自己的流離失所故事,他們同樣是為中華民國而犧牲,他們在「少了一個之後」蔡政府又是怎樣對待呢?

馬前總統多年來一直在對二二八事件 投入關注與心血,今年他特別寫了「面對歷史,就事論事,是非分明;面對家屬,將心比心,療傷止痛」24字,這是一個政治人物應秉持的立場,可惜的是在蔡團隊處理今年的二二八時我們沒有看到這樣公平正義。

當年蘇軾反對王安石所倡行的新政,點出了王在推動新政捨本逐末、急功近利的作法,讓酷吏當道殘害民生,所以特別點出培養道德風俗才是推行新政的根基,他說:「國家之所以存亡者,在道德之淺深,不在乎強與弱。歷數之所以長短者,在風俗之薄厚,不在乎富與貧」。政治人物是應該為歷史為全民負責的,讓人民安居樂業的基本條件就是與民休息,不要有太多的意識形態、政治爭鬥,可惜的是當前的政治人物根本不重視道德品格,只想選票,只想權力。為此每年還要炒作二二八,讓大家不安,這樣做對國家社會與民眾又有何益處?何苦還要利用這段悲傷的歷史來激化民眾的對立情緒呢?

*作者為銘傳大學新聞系主任

喜歡這篇文章嗎?

孔令信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