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租屋必看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日治時代台灣子弟流落東南亞竟成南越中校 黃重諺叔公「亞洲現代史」人生傳奇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親叔公黃燦銖在日治時代,隨日本商社到越南拓殖,戰後錯過返鄉機會,被統一後的越南監禁勞改11年。(黃燦銖三女黃金枝女士提供/影像合成:風傳媒)

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親叔公黃燦銖在日治時代,隨日本商社到越南拓殖,戰後錯過返鄉機會,被統一後的越南監禁勞改11年。(黃燦銖三女黃金枝女士提供/影像合成:風傳媒)

蔡英文總統力推新南向政策,總統府發言人黃重諺家族中也有一個經歷東亞大歷史的真實南向故事,黃的親叔公黃燦銖在日治時代,隨日本商社到越南拓殖,戰後錯過返鄉機會, 娶了當地世家女子,還從軍最後官拜越南共和國(南越)陸軍中校,卻也因此,被統一後的越南監禁勞改11年。

黃燦銖在異鄉一度彩色的人生,也因為越南民主共和國(北越)統一全境,成為黑白。

滯留越南、中國 變南越軍官卻又被囚禁

韓國在2011年,曾推出以被殖民時代的韓國人,在二戰動亂中,先後成為日軍、蘇聯紅軍、德軍真實故事為題材的電影《登陸之日》。黃重諺也說,叔公的人生經歷,應該可以拍成電影。事實上,與電影相同的日治時代歷史背景,黃燦銖二戰後滯留越南、中國,又變成南越軍官,卻在1975年南北越統一後,慘遭囚禁,這樣的人生,絕對能夠拍出如同《登陸之日》大歷史背景電影的故事元素,真的太豐富。

黃燦銖在南越從軍,最後派職在需於常在各類儀典展接受校閱的國家儀隊,而在1974年3月左右,他即將退伍前,終於才返回自年少離開後從沒回來過的故鄉台灣探親,他特殊的人生經歷,兼當年台灣與南越的反共聯盟關係,還曾被當時的《聯合報》報導過。

黃重諺專題-黃重諺的親叔公黃燦銖,日治時代隨日本商社到越南拓殖,還從軍最後官拜越南共和國(南越)陸軍中校。(黃燦銖三女黃金枝女士提供)
黃重諺的親叔公黃燦銖,特殊的人生經歷,兼當年台灣與南越的反共聯盟關係,還曾被當時的《聯合報》報導過。(黃燦銖三女黃金枝女士提供)

不過,一年後的1975年4月30日,西貢的南越總統府被越南民主共和國(北越)軍攻入,南北越統一實現,有機會被美國人接走的黃燦銖卻因妻子又懷孕,不僅沒有走,後也因過去在南越軍服役,被勞改囚禁11年,最後才獲准離境,到丹麥投靠南北越統一,乘船逃出的女兒。

逃到丹麥投靠女兒 輾轉返家見兄長落淚

黃到丹麥後,終又回故鄉台灣探親,對比當時衣錦還鄉的風光,一切都是恍如隔世,還是少年的黃重諺仍記得,叔公的長兄、自己的親祖父看到終於重獲自由的弟弟,那當下,兩人流淚擁抱,許久不能言語。

黃燦銖於日本時代就讀北門農校,是黃重諺祖父的么弟,根據黃重諺家族的回憶,黃燦銖在農校畢業後,約莫在珍珠港事變前,隨日本商社,到已被日本實質控制的法屬安南參與拓殖,種植提煉製油品的麻類作物,直到二戰結束。

禮讓年輕同伴先返台 一讓延了30年

日本戰敗,黃燦銖公和同行的台灣子弟,總共6人,等無引渡台灣機會,乾脆憑著農業技能,到中國廣西省謀生,6人一起賺錢,存返台旅費,還有讓年長、有家室的人先走約定,4個人先後離開後,黃燦銖原本輪到的機會,卻禮讓給更年輕的同伴,沒想到,這一讓,直到30多年後,才有機會再回到故鄉。

朋友依序離去後,國共內戰烽火,已蔓延到中國廣西省,為了避亂,黃燦銖又跨越國境,回到越南避亂,台灣子弟,成為越南人的人生路徑,也就此開展。

黃燦銖先在中越邊境的諒山,又先後到了已被法國重新控制的海防、河內,選擇了反共的那一方。

黃重諺專題-黃重諺的親叔公黃燦銖,日治時代隨日本商社到越南拓殖,還從軍最後官拜越南共和國(南越)陸軍中校。(黃燦銖三女黃金枝女士提供)
黃燦銖在越南服役時著軍裝執勤照片。(黃燦銖三女黃金枝女士提供)

法國退出越南 黃燦銖赴反共南方定居

對抗胡志明在1945 年成立的越南民主共和國,法國當時,已扶持阮朝最後的保大帝,成立越南國,黃燦銖在河內落地生根,不僅娶了一位越南世家的妻子阮金雲,還在河內生了頭兩個小孩, 更加入保大軍,成為越南國軍官,1954年,法國奠邊府戰敗,日內瓦會議後,法國開始撤出越南,確定南北依照北緯17度線分治後,他也帶著家人,來到反共陣營的南方定居。

1955年後,美國支持的首相吳廷琰操弄公投,保大帝被廢,君主制的越南國改制成越南共和國,但黃燦銖的軍旅發展,一直平順,基層排長一路升到中校營長,家庭也幸福美滿,總共生了4男5女。

黃重諺專題-黃重諺的親叔公黃燦銖,日治時代隨日本商社到越南拓殖,還從軍最後官拜越南共和國(南越)陸軍中校。(黃燦銖三女黃金枝女士提供)
黃燦銖結束在越南的勞改生涯後,曾和妻子阮金雲回台灣探親。(黃燦銖三女黃金枝女士提供)

只是,持續的越戰始終是陰影,最後也改變了黃燦銖的人生下半場。

1973年起,美軍依巴黎會議結論,分批撤離南越,尼克森總統意圖「越南化」的政策,卻成就了南越終結。北越在1975年初發動春節攻勢,南越軍節節敗退,但黃燦銖從未想到時局會迅速演變到最壞,剛送到台灣,準備念台大的三女黃金枝,緊張打電話回家,黃燦銖的回覆還要女兒不需太緊張。

1975年4月,不再有美軍援助的南越軍不斷敗退,阮文紹先離任總統逃到台灣,西貢遭北越攻入,末代總統楊文明在30日無條件投降,退伍才過一年,時任亞細亞航空公司經理的黃燦銖,完全沒料到情勢變化這麼快,他本有機會被美軍接走,卻因為妻子又懷孕,決定先留下觀望,除了已在台灣的三女,一家都在越南。也因為這樣,如同北越統一後,被監禁多年才釋放的楊文明等前南越軍政要員,曾在南越軍中服務多年,最後還是顯眼儀隊中校的黃燦銖,也遭逢一樣下場,被送到北越囚禁勞改,一家生活也陷入困頓。

接濟叔公家人 皮帶暗袋藏美金送越南

黃重諺童年隨祖父在嘉義縣水上長大,他還記得,祖父常交代家人,要買內有暗袋的皮帶,及瓦楞紙箱,想辦法把美金鈔票塞入皮帶的暗袋,或紙箱夾縫中,再託人透過管道送到越南,接濟當時叔公的落難家人。

1980年中後期,被囚11年的黃燦銖才獲准離開,帶著太太和最小的兒子,投靠早已乘船逃出輾轉到丹麥定居的女兒,丹麥住了約10年,越南國內氣氛改變,且不習慣北歐的寒冬,才和太太又回到越南定居。

黃重諺專題-黃重諺的親叔公黃燦銖,日治時代隨日本商社到越南拓殖,還從軍最後官拜越南共和國(南越)陸軍中校。(黃燦銖三女黃金枝女士提供)
黃燦銖在越南服役時著軍裝與妻子阮金雲合照。(黃燦銖三女黃金枝女士提供)

2014年,台灣本屆縣市長大選投票前夕,似乎是有所感,92歲的黃燦銖作壽,特別交代子女,說想見到台灣的家人,當時還在黨中央任職的黃重諺特別抽出兩天一夜時間,帶著太太代表父親到已改名胡志明市的西貢去賀壽,但這也是他最後一次,看到這位人生歷經太多風浪的叔公。

黃燦銖已在2016年初辭世,但內心始終惦記台灣,尤其被共黨迫害的人生經驗,更堅定其台派意志。黃燦銖從丹麥回到越南定居,台灣家人常寄去台灣的報章雜誌,讓他能掌握台灣的政情及社會脈動,2000陳水扁競選總統,更曾回台關心選情。

黃重諺專題-黃重諺的親叔公黃燦銖,日治時代隨日本商社到越南拓殖,還從軍最後官拜越南共和國(南越)陸軍中校。(黃燦銖三女黃金枝女士提供)
黃重諺2014年與妻子到西貢為叔公祝壽。(黃燦銖三女黃金枝女士提供)

黃重諺回憶,離台多年,但叔公的典雅台語依然流利,看到在政界服務的姪孫去賀壽,除了歡喜,最關心的話題,是台灣絕不能受到中國打壓,看到他帶去的台灣老照片圖集、及當下的台灣地圖,也很開心,翻閱地圖,看著已改變或仍不變的地名,彷彿親身回到故鄉。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顏振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