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資翻身
20171031-SMG0035-快訊小紅條兒

戰鬥音樂學:恭喜恭喜與作曲家面目之謎

過年時店鋪商家鑼鼓喧天播放著〈恭喜恭喜〉,這是最為俗艷的賀歲歌之一。(資料照,陳明仁攝)

過年時店鋪商家鑼鼓喧天播放著〈恭喜恭喜〉,這是最為俗艷的賀歲歌之一。(資料照,陳明仁攝)

過年時店鋪商家鑼鼓喧天播放著〈恭喜恭喜〉,這是最為俗艷的賀歲歌之一。不過當中國興起翻案史學,網友將〈恭喜恭喜〉原曲翻出。仔細聽了原本的作曲、編曲,才深深震懾於其美學的深邃。

震災尚不遠,重建路迢迢,今年農曆春節,大概不會是個正能量喜氣洋溢的年節。或許趁這個時候,我們可以重新仔細回味〈恭喜恭喜〉這首歌的原曲。

小調加新年等於俗氣方程式?

自幼時起,每到農曆過年前一個月,到各個店鋪商家、百貨公司隨著家人採買時,便會開始聽到鑼鼓喧天的新年歌曲輪播,這些大同小異的播放清單,詞曲翻唱版權駁雜,雖可能以些微差異的配器編曲,呈現的卻是一致缺乏想像力的乾癟喜氣,這想必是許多台灣人的共同記憶。

筆者心目中其中最為俗艷的幾首,不外是劉德華原唱的〈恭喜發財〉及其水晶音樂、器樂曲等版本的子嗣,還有流傳已久、幼時未曾注意原唱為何的〈恭喜恭喜〉:「每條大街小巷,每個人的嘴裡/見面第一句話,就是恭喜恭喜/恭喜恭喜恭喜你呀,恭喜恭喜恭喜你。」

兩首曲子皆為小調。對於刻意表現喜氣(而因此顯得嘈雜)的傳統樂器搭配小調旋律,大概因為少了大調的溫煦而多了剛強之氣,感受更為俗氣。

前幾年,中國開始興起翻案史學,便有網友將〈恭喜恭喜〉原曲翻出。仔細聽了一回原本的作曲、編曲,並瞭解其歷史背景,才深深震懾於其美學的深邃。由上海「歌仙」陳歌辛作詞作曲,由姚敏、姚莉於一九四六年原唱的〈恭喜恭喜〉,前奏帶點拉丁風味的吉他琶音,符合二戰前後上海流行音樂/電影配樂引進西洋曲風的精緻風格,男女聲線充滿三度的合音、在「恭喜恭喜」中夾雜於弱起拍的「啦啦」輪唱與對位,則讓整首曲子帶點哀婉之情。

「恭喜,恭喜」,戰後餘生的祝福 

攤開整曲歌詞,會發現它年節意味並不深重,並非目的性很強的賀年歌曲。當陳歌辛創作此曲時,正是中國對日抗戰結束之後的第一個農曆春節,儘管借題於新年,但整曲表現的似乎更是戰爭浩劫其後餘生,各個家戶倖存者重新探出頭來、走出街巷,對著熟識或不熟識的鄰居生人,道一聲盼來終戰的「恭喜,恭喜」。彼時人們也許仍未有力氣擘畫太過長遠的將來,但隨口一聲「恭喜,恭喜」的祝福,尚可撐起一張道賀的笑臉。

原來那樣大肆張揚的新春俗曲,有著這樣悲涼的靈魂。

而探究作曲家的生平,也未必難以理解。陳歌辛二十多歲時成為上海一線流行音樂/配樂作曲家,且為抗日寫作具左翼意味的歌曲,受到新四軍的傳唱;而後在日軍占領上海時,加入汪精衛的文化系統並為神風特攻隊譜讚曲;戰後搖身一變、創作多首歌頌盟軍的終戰歌曲;而後儘管識相地未被毛澤東「引蛇出洞」,卻逃不過在大躍進時期,因曾創作多首「小資情調歌曲」而被打入右派流放勞改,終究客死,年四十七。

陳歌辛模糊的面容

陳歌辛的一生,簡直就是鄧敏靈(Madeleine Thien)講述終戰乃至文革時期,上海音樂學院音樂家們際遇流轉的小說《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Do Not Say We Have Nothing)最佳的樣板人物──或許也是暗喻的主角。

這忽左忽右、忽中忽日的一生,比起《戰鬥音樂學》先前介紹過的俄國作曲家蕭士塔克維奇(Dmitri Shostakovich),其面貌未必來得更不艱難、複雜。也因此「如何評價陳歌辛」,如今仍在中國網路論壇上辯論未歇、眾人莫衷一是。

「恭喜恭喜」的創作人陳歌辛創作該曲時,除了在恭喜農曆新年,更是在恭喜中國抗戰勝利。(取自維基百科)
「恭喜恭喜」的創作人陳歌辛創作該曲時,除了在恭喜農曆新年,更是在恭喜中國抗戰勝利。(資料照,取自維基百科)

當陳歌辛在創作神風特攻隊的讚揚曲時,究竟是為了迎合日本政權做做樣子?還是在美軍B-29轟炸機與野馬式戰鬥機空襲上海日軍目標時,對美軍產生真誠的反美情緒?又或者是另一「腹黑」說法──儘管筆者不大認同這種可能性──鼓勵日本總玉碎提前,鼓舞神風特攻隊,使日本戰後再起不能?這些都已成為歷史上難以解答的謎。

但還有一些關於新年的、無傷大雅的音樂之謎,或許我們尚能解答。比方近日筆者臉書牆上出現的「有沒有賀年歌手卜學亮的八卦?」,就是個筆者百思不得其解的世紀之謎。

卜學亮對於賀年歌曲的熱中,不僅展現在其相關歌曲之眾多,如〈恭喜發財歌〉、〈老師老師之虎虎生風賀年版〉、〈Bling Bling 過新年〉,亦展現在其中隱隱帶著白爛的深度之中。

卜學亮的賀年歌曲之謎

作家張耀升的短篇〈伊卡勒斯 〉中,以一首日本樂團南方之星的〈真夏の果実〉貫穿了整個頂樓故事中,那些人生的起飛與動力缺乏續航、與學長前輩的同性/同袍/同志情誼的哀愁之中。從此,筆者便上網搜尋〈真夏の果実〉這首深情歌曲,久久不能忘懷。

〈真夏の果実〉被翻唱成十數首不同的歌曲,遍及港、台、菲律賓,甚至美國歌手貝利(Philip Bailey)亦翻唱了一曲英語版的“Mid-Summer Blossoms”,張學友則翻唱成華語/粵語版的〈每天愛你多一些〉:「也曾追求/也曾失落/不再有夢/是你為我」,如此深情的四言詩經與旋律,在卜學亮的〈恭喜發財歌〉中卻被唱成:「一元復始/雙喜臨門/三陽開泰/四季平安 /五子登科/六畜興旺/新年新希望……」

搭配著KTV中綠幕甚至沒去乾淨的音樂MV,筆者不禁想著,創作此曲當下的卜學亮,究竟在想些什麼?期盼有人能為這個飄渺荒謬的新年解一大惑。

*作者為音樂工作者,同時現任民進黨媒體創意中心主任一職。本文原刊《新新聞》1615-16期合刊本,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喜歡這篇文章嗎?

楊緬因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