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緬因觀點:小紅莓、局部衝突與全球化

2018-01-20 05:50

? 人氣

愛爾蘭搖滾樂團「小紅莓」女主唱陶樂絲(Dolores O'Riordan)(資料照,AP)

愛爾蘭搖滾樂團「小紅莓」女主唱陶樂絲(Dolores O'Riordan)(資料照,AP)

小紅莓樂團的樂風分類學,是件值得一談的事。它呈現了一個獨特的愛爾蘭樂團,如何在二十世紀末,經由獨特的路徑登上世界的舞台,成為其軟實力輸出的鮮明標誌之一。

尚未有機會仔細一聽小紅莓樂團(The Cranberries)睽違五年發行的新專輯,便傳來主唱桃樂絲(Dolores O'Riordan)在倫敦進行新專輯錄音工作,於下榻旅館驟逝的消息。對許多台灣人來說,隨著「西洋熱門」/「西洋流行」類別傳入台灣的小紅莓樂團,其流傳度應是比同時期在「另類/搖滾」類別還要更廣泛,甚或其後一長段時間,還能在以流行樂為主題的論壇,看到他們作品的載點。想必這令音樂人、樂迷懷想不已的聲音,將於近日繚繞在許多普羅大眾的耳機之間。

從小紅莓的樂風歸屬看它的傳播

小紅莓樂團的樂風分類學,是件值得一談的事。它呈現了一個獨特的愛爾蘭樂團,如何在二十世紀末,經由獨特的路徑登上世界的舞台,成為其軟實力輸出的鮮明標誌之一。

儘管出道便被歸類為「另類搖滾」(alternative rock)──這樣一個二十一世紀「獨立搖滾」(indie rock)尚未成為慣用詞彙、在一九九○年代被用來指稱異於主流流行音樂風格的標籤;但是到了千禧之交,幾乎已無人不對桃樂絲那中高頻率特別嘹亮的,色域不廣、彩度卻高的音色,以及運用得靈活細膩的真假音轉換感到熟悉,這些帶有些微民族音樂氣息的真假音跳躍,也已成為一種標誌著愛爾蘭的共同聽覺記憶。

這種獨特的聲音,也直接或間接地影響了許多歌手,在(尤其是美國的)流行樂壇充斥著渾厚爆發的大嗓女伶(big-voiced divas)路線,以及溫婉路線之外,展示了一種新的可能,讓許多歌唱者,發現了自己能夠發揮的獨特優勢與空間。為《重慶森林》將小紅莓樂團〈夢〉(“Dreams”)翻唱成〈夢中人〉的王菲,又或是聲響效果上相當近似的楊乃文,或許多少也受到啟發。

正是因為其在全球主流樂壇受到的矚目,使得當我們回首九○年代英倫樂壇時,時常會在英式搖滾(britpop)做為主旋律的正典敘事中,遺漏了小紅莓樂團的角色。而事實上,於九三年隨英搖天團麂皮(Suede)巡迴北美,並為其暖場之前,他們在英倫所得到的注意並不廣泛。其首張專輯《其他人都在做,為何我們不能?》(Everybody Else Is Doing It, So Why Can't We?)初始在英倫並未受到太多注意,他們在此行中,於美國音樂影像台MTV受到矚目後,才又回到本土樂壇的視野中,也一定程度地跳脫九○年代英倫搖滾的傳播格局。

喜歡這篇文章嗎?

楊緬因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