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盈德觀點:進退失據的黨產會

2018-02-03 06:40

? 人氣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就婦聯會案後續程序記者會,認定婦聯會為國民黨附隨組織,財產立即凍結,(左起)發言人施錦芳、主委林峯正、委員連立堅。(陳明仁攝)

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就婦聯會案後續程序記者會,認定婦聯會為國民黨附隨組織,財產立即凍結,(左起)發言人施錦芳、主委林峯正、委員連立堅。(陳明仁攝)

婦聯會在1月31日決定不簽署行政契約,黨產會隨即在2月1日一致通過決議,認定婦聯會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並凍結名下資產,理由是人事、財務、業務曾被國民黨實質控制,且未以相對價轉讓。在1日黨產會召開的記者會上,有媒體質疑,為何婦聯會同意簽署行政契約時,就能說它不一定是附隨組織,但現在拒絕簽約後,它就確定是附隨組織,這個邏輯在哪?黨產會主委林峯正則回應:「和解有和解的路和考量」;媒體再問:「若這事情本來就是個事實認定,不會因為簽不簽約而有所變」;林峯正回說:「我剛已經說了!和解我們必須釋出善意,我們也要走和解的態度」。

然而這真的是為了和解嗎?其實過去一年多,黨產會發動的程序,包括兩次聽證會,其重點都在婦聯會是否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若認定是則黨產會可調查婦聯會的財產的正當性,並對認定「不當」者做出處分。惟黨產會一直無法認定婦聯會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只能透過各種方式要求婦聯會簽署行政契約。令人詫異的是,就在婦聯會拒簽行政契約後,僅需一日的時間便立即認定婦聯會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速度之快的確正如記者會上有媒體詢問是否有完成調查的時間表?林峯正僅表示:「很快,我們比各位還要急」。

 

但究竟什麼是行政契約?按行政程序法第136條規定:「行政機關對於行政處分所依據之事實或法律關係,經依職權調查仍不能確定者,為有效達成行政目的,並解決爭執,得與人民和解,締結行政契約,以代替行政處分。」由此觀之,代替行政處分之行政契約係因行政機關對於行政處分所依據之事實或法律關係,經依職權調查仍不確定,始與人民締結行政契約。

但是黨產會似乎忽略了行政契約仍有行政程序法第135條但書規定之限制,即依事件之性質或法規規定,不得締結行政契約,即婦聯會的財產若是被認定為不法,是否仍可依此締結行政契約,尚有疑慮。由此看來,內政部與婦聯會簽訂行政契約看似於法有據,事實上是因為黨產會一直無法認定婦聯會為國民黨的附隨組織,且為了避免未來與婦聯會冗長的訴訟纏鬥,迫於種種現實下的選擇。

依據不當黨產條例第2條,不當黨產的調查與處置權限乃專屬於黨產會,即便先不論此種以行政機關來取代司法機關的合憲性。但對於婦聯會是否人事、財務、業務曾被國民黨實質控制,且未以相對價轉讓,都須依不當黨產條例第11條第1項之規定,恪遵正當法律程序,且以符合比例原則的方式為之。而一旦認定為不當財產,就得依據不當黨產條例第6條,由黨產會命婦聯會於一定期間內,將資產移轉給國有或者追徵其價額。所以,在婦聯會是否屬於國民黨的附隨組織,以及財產的正當性做出處分前,不當黨產條例並無明文可以簽署行政契約替代。因此,內政部要求婦聯會簽署行政契約,即便黨產會同意,卻嚴重違反法律保留原則。事實上,法律的基本精神,即在先程序而後實體,也為行政調查不可省略的程序。黨產會要追溯數十年前的資產合法與否,本身就存在一定的困難度,但是法治國的基本精神豈能因此而放棄或便宜行事,在未走完調查程序就下定論,難謂符合法治國的精神。

20180130-婦聯會會員潘維剛舉辦「姐姐妹妹站出來,讓陽光照進婦聯」記者會。(盧逸峰攝)
婦聯會會員大會反對與內政部簽行政契約,不當黨產委員會旋即認為該會為國民黨附隨組織 ,並同步凍結其資產。圖為反對簽行政契約的婦聯會會員潘維剛。(盧逸峰攝)

監察院會在106年3月14日在全體出席委員無異議情況下,認為不當黨產條例確有違憲之虞,以保障人民權利為由,向大法官提出釋憲聲請。然這個不當黨產條例釋憲案,就這樣過了10個月而無任何回應。司法院大法官釋字第400號早已在解釋文中闡明:「憲法第15條關於人民財產權應予保障之規定,旨在確保個人依財產之存續狀態行使其自由使用、收益及處分之權能,並免於遭受公權力或第三人之侵害,俾能實現個人自由、發展人格及維護尊嚴」。黨產會直接認定婦聯會為國民黨附隨組織,並凍結婦聯會名下385億元資產。更是讓政府機關以非稅捐及徵收的方式,而係直接以處分方式強制剝奪人民團體所有之財產,已然違反憲法保障人民財產權之精神。

去年年終,台灣選出的年度漢字是「茫」,過去的一年政府打著轉型正義、清算黨產及年金改革的大旗,到處點燃仇恨的戰場,台灣的社會早已是傷痕累累。大法官們實莫再觀望、作壁上觀,不當黨產條例除了涉及政黨間公平競爭與政治安定外,更已經嚴重危害憲法所保障人民的結社權與財產權。事實上,過去當在野黨與執政黨有衝突或爭議難解時,大法官適時地做出解釋對台灣社會的和諧及政黨政治的運作,都發揮定亂止紛的功能。面對目前不當黨產的爭議,大法官們更應勇於導正憲政亂象,避免民主憲政秩序瀕於毀壞。

*作者為中國文化大學法律學系副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