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中華民國與台灣 豈能相看兩生厭?

2017-08-04 06:30

? 人氣

中華民國值得民進黨政府多愛一點點。圖為2016年國慶四海同心大會,與會者身著國旗T恤。(資料照/陳明仁攝)

中華民國值得民進黨政府多愛一點點。圖為2016年國慶四海同心大會,與會者身著國旗T恤。(資料照/陳明仁攝)

做為三十年老政治記者,經歷過台灣最跌宕起伏的民主年代,看過修憲修到國民大會和台灣省蒸發或報廢,見證三次政黨輪替,估計兩岸無事則肯定還有第四次、第五次…,不過,民主愈「成熟」,殺伐之氣愈重,公共政策的歧見,動輒上綱上線到反蔣去中搞台獨,或者紅左賣台搞促統,卻也是極其特殊且難以理解的氛圍。

統獨對立,在台灣不是新鮮事,從前總統李登輝主政時期,做為落實台灣主體意識的國家元首,被罵台獨司空見慣,廢掉萬年國代萬年立委,讓「國會」終於進入第二屆,他被非主流或後來的新黨痛罵為廢棄(中華民國)法統,以行政效率之名廢省,總有人說他是突破「台灣是中國一省」的說法,但不論如何,上述兩大修憲議題,都是在「朝野聯手」後通過,要說李登輝是台獨,朝野都是共謀者。

套用歷史學者汪浩的語言,讓許多去蔣而後快的人士極有違和感的說法:蔣介石、蔣經國父子加上李登輝,都是中華民國在台灣「意外的國父」,從蔣介石時代聯合國兩岸兩席成空、蔣經國一句「我也是台灣人」到李登輝「台灣命運共同體」,中華民國不論是「在台灣」或「是台灣」,所謂的「A型台獨」和「B型台獨」(華獨)某種程度已經有重疊交合之處,所異者不過是對「中國」或兩岸關係的終極想像,而「終極」擺在大歷史的時間軸裡,可以是一代、二代、三代或更久,看看中國歷史自春秋戰國以降,統一前統一後,還少過分裂的時刻嗎?

 20161126-前總統李登輝出席「台北高校同學會年會」活動.李登輝.(陳明仁攝)
李登輝是不是台灣,他在不同時期有不同說法,唯一確信他執守「台灣主體意識」。(資料照/陳明仁攝)

政策有異見不能視為中共同路人

急不得的事,愈急愈麻煩,最麻煩的是北京不急,台灣自己統獨兩端不知急些什麼地彼此對幹;更麻煩的是,早歲台獨被一黨獨大的國民黨定性定調為「三合一敵人」,和共產黨送作堆,如今民進黨當政,竟也隨意隨性將異議運動扣上紅左統的帽子,因為台灣內部政治矛盾,在不同的時空的異議者都成了政敵口中的「中共同路人」,這不是荒唐嗎?

李登輝為了破解北京在國際間聲言的「台灣是中國的一省」,一不做二不休把台灣省給廢了,順帶瓦解他一手拉抬的宋楚瑜的政治能量,結果,宋楚瑜沒垮,垮的是國民黨;如今,民進黨為了破解北京的「一中」,恨不能把「中華民國」掃進歷史的灰燼,能這麼簡單嗎?不說執政的民進黨公職,都是宣誓效忠中華民國的公職,就想想當年蔣介石退出聯合國,不只是退出了一個席位,而是所有的聯合國轄下組織,想像一下,民進黨想「取消」中華民國,能保證「台灣國」可以無縫接軌嗎?所有以中華民國、中華台灣或台澎金馬的有限國際組織、國際活動或雙邊協定,豈不是給了北京一個大好機會,一次繳械?

中華民國是台灣的金鐘罩

做為邦交國極有限的「國際法人」,至少截至目前為止,中華民國給了台灣一個基本安全的防護罩,而中華民國若沒有台灣,中華民國還有任何意義嗎?

陳水扁執政時代,曾經動念以「改名」讓「中國」或「中華」轉身,比方說中油或華航,甚至念頭還動到民營企業中國信託和中國時報,民營企業把扁政府當神經病,國營事業(中油和華航)終究沒改,為什麼?問問一個名字要換多少國際合約吧!這不是把台北介壽路改成凱達格蘭大道、台中中港路改台灣大道,花點錢換門牌就能了事的。

民進黨重返執政,號稱要「維持現狀」的蔡政府,換個「轉型正義」的名頭,揮刀陣仗更驚人,一舉就把「中華民國紅十字會法」給廢了,到現在不明白廢法之後有任何新的建樹?

行政院不當黨產委員會目標多到驚人,所有已經處分的黨產,全部列入聽證,甚至十年老案「重啟偵辦」,中影案一出手就先押人,中廣案長時間複訊「證人」趙少康後請回,果若再押媒體經營者,蔡政府大概就要創下解嚴後的人權與言論自由「最低標準」。

20170421-「重現狂飆-大學雜誌50週年紀念研討會」下午登場,會前出席活動的民進黨總召柯建銘、中廣董事長趙少康兩人交換意見。(蘇仲泓攝)
司法到底是一把尺還是兩把尺?政黨輪替除了人事更迭,連已經偵結的陳年老案都能重啟調查。圖為趙少康和民進黨總召柯建銘出席「重現狂飆-大學雜誌50週年紀念研討會」。(資料照/蘇仲泓攝)

而從解嚴後依照人團法登記的團體,不論是救總、救國團或婦聯會,全部在清繳之列,婦聯會最後在內政部出面協調下,形同資產充公,改隸為國家管轄之基金會,即使如此,民進黨人依舊有人極度不滿,為什麼不滿?有此一說,「這樣政黨再輪替,又要換回去。」難不成民進黨要把老蔣夫人宋美齡的婦聯會,「轉型」成民進黨的婦女政治動員工具?這到底是「轉型正義」還是「轉型不正義」?

這面國旗值得民進黨多愛一點

扭曲的其實不只是民進黨,最近還有一個不大不小的新聞,基隆市長林右昌以中華民國童軍總會理事長的身份,率團到蒙古共和國參加活動,「青天白日國旗飄揚亞太大露營」,竟引起臉友的批評,指為是「媒體吹捧當權者」,說來可嘆,童軍總會的確是少數還能以「中華民國」行走國際的組織,何以故?很重要的原因是,中共建政後除了少年先鋒隊,根本禁止童子軍活動,彼岸中國的童軍活動晚到二千年之後才開始。

2017年度童軍亞太大露營於7月28日在蒙古烏蘭巴托舉辦,我國旗難得突破中國打壓,得以和其他國家一起飄揚於蒙古大草原上。(取自基隆市政府教育處粉絲專頁)
2017年度童軍亞太大露營於7月28日在蒙古烏蘭巴托舉辦,我國旗難得突破中國打壓,得以和其他國家一起飄揚於蒙古大草原上。(取自基隆市政府教育處粉絲專頁)

自一九八八年高銘輝常務理事(當年理事長由教育部長兼任)膺選為世界委員,甚至帶領總會爭取到二00四年世界羅浮大會在中華民國舉辦(在扁政府執政時期,可沒有因為政黨輪替硬要換掉童軍總會人事),而「帶著國旗全球跑」,早就是中華民國童軍總會參與活動的「慣例」,林右昌循例為之,的確不必引以為怪,國旗在蒙古共和國(外蒙)升起,也不稀奇,中華民國駐烏蘭巴托代表處,甚至還有國旗,但在駐外館備受打壓之際,多一點暖心之感,又有何可怪?

林右昌身為民進黨籍公職,願意背著國旗跑,鼓勵鼓勵又有何不可?難不成中華民國台灣真要憋死自己?提醒一點,中華民國與蒙古共和國的「實質承認」,互設代表處,始自民進黨第一次執政的陳水扁總統時代!

台灣民主三十年,政黨三輪替,族群對立漸次消弭,藍綠統獨敵視卻猶勝以往,而且,愈罵愈難聽,實非國家之福,中華民國「在」台灣,事實已經成了中華民國「是」台灣,不論是否「胸懷大陸」,中華民國與台灣能成為敵視彼此的理由嗎?彼岸中國的自由民主還有段長路,在此之前,中華民國在台灣或是台灣都存在無可言說的高風險,中華民國台灣無可分割,在爭執政策分歧之外,中華民國認同與台灣認同,多找些彼此相愛相守的理由吧。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