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民主是台灣主動出擊的利器

2017-04-29 07:00

? 人氣

民主是台灣生存的依靠,也是主動出擊的利器。(圖為蔡英文總統當選夜/美聯社)

民主是台灣生存的依靠,也是主動出擊的利器。(圖為蔡英文總統當選夜/美聯社)

前文《台獨黨綱與「國家正常化」》,在文末提到一個有趣的問句:

「如果今天國民黨宣布台灣獨立,但其獨裁法西斯體制毫無改變,你支持或反對?」(70年代的大問句)

蔣介石在50年代致力推動臺灣獨立的陰謀

那是1970年代時節,國外媒體,特別是英美兩國均再三報導了:蔣介石棄守「海南島與撤退舟山群島,以及堅守金馬外島等決策」,實即蔣介石就是在為「中華民國在台灣」建立一個堅實的美台論證基礎。如果蔣介石當時的構想得到美國華府的認可,則台灣獨立於中國之外的另一個國家就會成為事實,這也就是「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前奏曲,之後的「兩國論」、「一邊一國」等等,延至到90年代才由李登輝和阿扁所公開推動的國家定位政策,其實早在50年代時即已由蔣介石暗中策劃並推動進行中。

史學家汪浩博士最近才在其所撰《蔣介石是臺獨教父嗎?》中有一段描述:

1949年6月18日,蔣介石在日記中寫道「臺灣主權與法律問題,英,美恐我不能固守臺灣,為共匪奪取,而入於俄國勢力範圍,使其西太平洋海島防線發生缺口,亟謀由我交還美國管理。」因此,他決心『死守臺灣,確保領土,盡我國民天職,決不能交還盟國。』但如果美國願『助我力量,共同防衛,則不拒決,並示歡迎之意。』

汪浩博士在該文中的後半段也有一段至關重要的史實陳述,他寫道:

「1950年6月25日,史達林和毛澤東支持的北韓進攻南韓,此舉讓美國不得不馬上採取行動,27日,杜魯門下令第七艦隊協防臺灣,明確了阻止中華人民共和國武力奪取臺灣的政策。杜魯門提出「臺灣未來地位的決定必須等待太平洋安全的恢復,對日和約的簽訂或經由聯合國考慮」。杜魯門提出「臺海中立化政策」和「臺灣地位未定論」,修改了他自己1950年1月5日發表的關於尊重中華民國對臺灣行政管理的聲明。蔣介石雖然口頭反對杜魯門的「臺灣地位未定論」,但為了臺灣安全,他不得不接受美國與中華民國在軍事與外交上實質「共同管理臺灣」

汪浩博士繼續寫道:

「蔣介石晚年試圖改變中華民國國家戰略,逐漸在心態上和戰略上接受『兩個中國』的前景和外交安排,他明確地把臺灣的國防戰略從反攻大陸的進攻戰略調整為保衛臺灣的防守戰略,希望中華民國能偏安於臺灣一隅。」

這樣的景況,此一「台獨政策」,當時在台灣島內仍然被掩蓋的很嚴實。台灣人民完全未察覺蔣介石在「一中」的所謂「漢賊不兩立」,其實已經實質轉換為「一中一台」的策略部署,只是外在形勢仍然掩蓋在:看似其仍堅持「反攻大陸、解救同胞」的色厲內荏天下大謊言而已。

國民黨人對蔣介石推動台獨的陰謀故意視而不見

還有一位享譽國際的美籍史學家林孝庭教授也在其最近才剛出版的《意外的國度》一書中,充分討論到美方推動「神諭計畫」的「台美共同防禦條約」時的記述。林教授在書中特別提示:

「回顧歷史,當時台北政壇裡對於協防條約內容還有所疑慮的人士,或許未曾真正意識到,此一結果(意指簽定「台美共同防禦條約」)也許正是蔣介石此刻所企盼的,也是遷台後國民黨政府在主客觀環境下所能爭取到的最佳結果。協防條約簽訂當天,蔣介石在日記裡寫道:『此乃十年蒙恥忍辱,五年苦撐奮鬥之結果,從此我從台灣反攻基地始得確定,大陸民心乃克振奮,此誠黑暗中一線之曙光,難怪共匪之叫囂咒罵,可知其心理之恐怖為如何矣。』(蔣介石日記1954年11月11日)......」

環顧今天,國民黨人經常叫罵現政府巴結美國,或只看美國人臉色,正是因為他們不肯認真去看待或選擇性的遺忘,蔣介石當年對極力爭取美國保衛台灣的那段史實真相而已。

作為史學家的高度,汪浩博士對此有一份極深刻的註解。他說:

「蔣介石反對臺獨,只是擔心他在臺灣統治的合法性,害怕臺獨力量被美國利用,成為除去其父子的工具。雖然擔憂統治的合法性,但事在人為,如果是他自己領導的臺灣獨立,則另當別論,所以,儘管有心理障礙,在萬不得已時,蔣介石並不完全排斥自己宣布臺灣獨立的可能性。」

汪浩博士的這種說法,其實在70年代的美國台灣人生活圈內並不陌生。也因此我才會豪不客氣的對台獨聯盟大老級人物提出質問:「如果國民黨勇敢宣布台灣獨立,你支持或反對?」

蔣介石晚年(時報出版提供)
蔣介石堅持反共,「意外」促成中華民國在台灣。(時報出版提供)

如果一個列寧政黨政權繼續掌控著已獨立的台灣

如果當真國民黨在蔣介石或蔣經國時期放膽推動「一中一台」的兩國論,但是國民黨政權在台灣仍繼續實施戒嚴令並維續其以黨領政的威權黨國體制,則當時在美國揭櫫台灣獨立為奮鬥目標的「台獨聯盟」必然頓失所據又將何以自處?

或是說,如果一個列寧政黨政權繼續掌控著獨立的台灣,別說是中共擅以民族主義強壓台灣,即以國民黨慣性反民主反人權,在台灣依然施行其「黨禁」、「報禁」並繼續豢養著警總、人二等東廠機構遂行其特務統治,在美麗島事件之後的「黨外運動」還會提出「台獨」訴求於台灣人民嗎?

同樣的場景,前總統李登輝在1999年提出「兩國論」的主張,總該可以視之為「台灣跟中國明白劃清界線」了吧?這算不算是國民黨政府迂迴宣告「台灣獨立」?則民進黨的「台獨黨綱」豈非成了空架子?

再看2002年8月3日阿扁透過視訊會議,對在日本東京舉行的世界台灣同鄉會第29屆年會上,向與會人士提出「一邊一國」。他將李登輝的兩國論再往前推進一步,他說:「相對於特殊兩國論僅認為台灣與中國大陸分屬不同國家統治(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邊一國論更強調台灣有別於中國之外的獨立性。」

這又算不算是阿扁以總統之尊代表民進黨政府公開宣示「台灣獨立」?那麼,民進黨還死抱著的「台獨黨綱」是真的要當作神主牌供為祭拜之用嗎?

某些政客迄今猶然只會高喊「台獨」口號,卻不願面對「主權獨立」的現實狀態,不就是一種欺騙嗎?

20170321專訪胡佛檔案館東亞館館長林孝庭.(陳明仁攝)
胡佛檔案館東亞館館長林孝庭最新著作《意外的國度》描述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歷史形成過程。(陳明仁攝)

國民黨會被掃進歷史灰燼的根本原因

國民黨今天會潰敗至趴在地上再難活化,連中共的芝麻官都可以任意譏嘲其為「扶不上牆的爛泥巴」!小英政府民調即使再直直落,也沒讓國民黨的民調反彈上揚,何以故?不就是因為這扶不上牆的爛泥巴已被台灣人民徹底遺棄了。遺棄的理由只有一個:「反民主」。一場幾近分裂的黨主席競選,連早已過時的聯署書都還繼續在大作其弊,只是更加讓人民看破其手腳而已囉!

今天台灣之所以會面臨層出不窮的「亂局」,當然是有多層次的原由,但國民黨的敗相所導致的「自走砲現象」則當屬重要亂源之一,絕對難辭其咎。

話又說回來了,台灣再亂,亂得讓人民感到極度厭煩而深感不耐,乃至言論的暴力層級都已上升到「要砍」、「要殺」、「要死人」,甚至黑道份子都敢趁亂搖著五星旗公然嗆聲說要代表中共推動「全面展開斬首行動」!設使台灣社會不是已經高度民主化,目前的社會亂象一定引發一波波的動盪。然而,我們卻在紛擾的亂象中只看到:總是那樣一幫人在搖旗嘶喊,參與人士則日漸弱化;更重要的,絕大多數人民還是士農工商,各安其份,原因何由?民主所賜也。民主已然內化為台灣社會的安全閥。

這是台灣人民幾十年奮鬥的最大成就,也是台灣能在國際上備受肯定的主要道理。

不民主的中國得不到舉世的敬意

即使曾經有人,比如郭台銘,輕佻地揶揄說「民主能當飯吃嗎?」這是養豬哲學思維下的一種不文明反應,無足掛齒。商人畢竟是商人,金錢與獲利永遠是其掛帥的基本前題,抑或說,企業家的責任就是盈利而已,治國政治的思維自有其應具備的高度與廣度的視界與邏輯推理,兩者無法放在一起相拚比。

但,台灣的民主在對抗中共併吞威脅下的險惡環境,絕對是一個最重要的武器,也是國際上能夠贏得支持與聲援的一個最重要因素。中共可以有成千航空母艦,可是在面對台灣已取得的民主成就上,她就得先矮七八分。

有人嘗舉2014年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危機」比喻為「台海危機」做為警示。這是因為該案例中並未或故意忘了,將台灣作為第一島鏈中心點的地理戰略位置的重要性加計在內。冷戰時期這戰略地理位置非常重要,現在又何曾改變過?

若我們肯以這樣的態度和理解去看看對岸,習近平好大喜功,揚言要替代美國接管世界秩序充當繼起的國際警察。姑不論其真正的國家實力如何(我是嚴重存疑的),單單在反人權與反民主的紀錄上就很難讓國際輿論給予支持或肯定。更難讓世界各國視之為「共主」。國際秩序的維護畢竟仍然需要「普世價值」的說服力。中共可以不斷增強軍備並擁有強大武力,惟其如果不能優先完成政治改革並在其國內建立普世價值的民主政治,充其量也就是個不文明的土豪暴發戶而已,如何能在國際世界位置上登上高峰?

中國現在仍是一専制獨裁國家,其將「共產黨一黨專政」大膽寫進憲法的事實,使其永遠難以擺脫獨裁者的陰暗臉孔。台灣是中國的戰略利益(進出太平洋)之地。關於台灣獨立之訴求,也是其面對國內西藏丶新疆或香港等獨立份子時,上上下下在短期內無法接納之困局。眼前,中共都只能掩蓋式的解釋說,這是美日利益保護下的政治實體而已。但因台灣內部已因民主改革而成為正當性與合法性均已解決的政治實體,這一點美丶日、歐等先進國家均無法否定及干預。而中國在解決台灣問題時,就必須嚴肅面對這民主課題。

20170418夏珍-蔣氏後人等相關約訪.楊魯軍(陳明仁攝)
中國經濟學者楊魯軍也認為,兩岸關係是民主與專制之爭。(陳明仁攝)

民主政體才是兩岸談判的最大籌碼

若中台之間是兩個國家,則以互不干涉內政為原則,中國就可以運用國際政治的外交邏輯和台灣保持良性來往,甚至可進一步洽談區域合作之諸多問題。但是,倘若中共硬要當成是勢必統一之民族主義問題來處理,以香港之前車之鑑,此政治實體只能被逼以民主訴求相抗衡。中國要干涉台灣內政,台灣則必然也會被迫干涉中國內政。中共要扶植第五縱隊顛覆台灣政權,台灣也照樣可以集結中國民主自決等異議人士對共黨政權造成威脅。易言之,也就是「民主課題」已經躍升為兩岸要解決國家「主權矛盾」的大問題點。此問題必須被攤開在兩岸人民面前。究竟是民主主義會贏得人民支持,或是民族主義才是13億人民的最大選項,終究是要做一決戰的。

台灣人民不分藍綠,應該都不會自承是美日走狗,也無意要去破壞習大大所畫出的「中國統一大夢」(很遺憾,我們完全嗅不出民主味道的「中國夢」),我們所要求就是必須保有這份得之不易的民主成果。

大膽一點說吧,如果中國執意要談兩岸統一,那對不起,民主課題就應該先擺在第一順位,2300萬人就一定會是中國最大且最具威脅性的反對黨,中國現有專制政體就必須優先呼應台灣對民主的最大需求而先進行體制變革。爾後每一次選舉都將會是一種嘉年華式的民主演練,我們也歡迎統派人士,打著中共旗號來競選。而這意義所代表的,正是民主的普世價值,最終還是要擺在中國人面前提供選擇。

台灣人爭取民主一路顛頗蹒跚流血流汗的走過來了。如果中國那麼在意台灣這個寶島,也請先行走過民主之路,先行鋪出民主大道,讓自己先具備民主政治後,在普世價值的大前提下,再來議論統一大課題。

而現下,台灣就是一個實踐民主的主權國家。

球,已發在中國政府與人民手上,只要人民擁有充分的自由意志,無論是統一或是獨立均要民主政治制度,這就是台灣人民堅持的最後底線!夠簡單了吧!

下一篇〈民主與獨立的論證系列之3〉我們就從兩岸談判角力的「民主課題」談起。

*作者為桃園農田水利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曾任立委,本文為〈民主與獨立的論證系列2〉。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