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問柯P,看不順眼就幹掉,不就是蔣介石嗎?

2017-04-01 07:10

? 人氣

柯文哲出訪東南亞談到「去蔣化」又引起正反不同意見。圖為柯文哲探訪印度 德里甘地紀念館。(取自台北市政府)

柯文哲出訪東南亞談到「去蔣化」又引起正反不同意見。圖為柯文哲探訪印度 德里甘地紀念館。(取自台北市政府)

柯P的白目發言風格曾經讓人感到政治素人的清新可愛而有趣。

但當白目演進昇化為肉麻當有趣後,這就會走火入魔了。

才在近日柯P又在泰國語出驚人說:「香港很無聊,一個小島有什麼好看的?」

柯P一出國習慣上就會胡說八道

這次柯P在出訪馬來西亞,於28日晚上與馬來西亞留學生餐敘並發表演說中,首度對「去蔣化」表達了反對的看法時說,「我看你不順眼就把你幹掉」的想法,無法解決台灣真正的問題。

柯P是高智商的名醫,這應該無可置疑。但高智商的名醫這樣的身分不代表柯P具備處理政治問題的敏感性,也不代表他有較寬廣或相對高度的歷史觀。

柯P在大馬當場的說法,據中央社報導大約是:

柯文哲表示,容忍是自由的基礎,「我們有不同的過去,但可以有共同的未來,我們只看到彼此的不同,卻忽略我們有更多的相同」。他並以四個互相為例說明,台灣要互相認識、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

(柯P這段話或許正足以解釋,他之所以繼續放任五星旗在101廣場和西門町上飛揚並任意做賤路人的政策思維,這且按下不表。)

柯P的論述顯然是在提出自己對「轉型正義」的期待。這方面姚立明先生在其新著《也許我們沒有共同的過去,但一定可以有共同的未來》中已有相當的闡釋。然而柯P卻將「去蔣化」和「創建共同的未來」的期許攪成一團亂泥,這就是一種史觀混亂的嚴重謬誤。說白了,柯P根本就是在胡說八道。

台北市長柯文哲26日啟程前往東南亞與印度,進行為期8天的市政參訪與觀光推廣。(北市府)
台北市長柯文哲26日啟程前往東南亞與印度,進行為期8天的市政參訪與觀光推廣,沒想到在東南亞談及「去蔣化」(北市府)

「不是去蔣化」,而是「去威權化」

文化部長鄭麗君在228當天紀念會上即說過了,中正紀念堂轉型,「不是去蔣化」,而是「去威權化」,轉型正義工作是全面的,包括還原歷史真相、釐清責任歸屬,平反及賠償,落實人權教育等等。

鄭麗君的宣告代表了官方立場,除非柯P蓄意要反「民進黨政府」政策,否則沒道理故意將「去蔣化」的改革政策扭曲為「我看你不順眼就把你幹掉」的情緒性反應。

目前在台灣幾乎一致的認定,應該而且必須給蔣介石「公正的評價」,這絕非僅止於是柯P個人之所願。那麼,公正評價何來?不就是根據歷史真相嗎?真相又何來?不就是根據歷史文獻嗎?否則要歷史何用?

所幸,關於蔣介石個人的史料近年來已都陸續出爐了,海內外也有許多位知名史家都正兢兢業業努力爬梳中。柯P脆弱的人文素養導致其主導的市政在文化環節的單薄無氣而備受詬病,這暫且不論,但對於攸關台灣人民賴以生存並需要強力捍衛的價值,如「轉型正義」的重大事件實在不應該如此輕薄發言的。身為市長可以不讀書,可以不讀史,但必須要學會藏拙,千萬別自曝其短。特別是在部署連任之路的市長,更應該要謹言慎行、謀定後動。官大學問大的封建傳統年代已一去不復返了!

約0.8平方公里就會看見一位老大哥

在台灣,蔣介石銅像之氾濫成災,套用「老大哥與你同在」的金句實不為過。據作家林雙不先生統計,台灣共有45000座大小不一,按面積計算,約0.8平方公里就會出現一座蔣介石銅像。這樣的密集性代表著甚麼?威權!

蔣介石在世時,台灣全民都必須尊奉他為「民族英雄」、「民族救星」、「世界偉人」、「民主燈塔」、「時代巨輪」......,相信柯P的就學年代裡一定也都已經歷過,那,這樣的造神運動,硬逼著人民去膜拜頂禮算不算是威權?

解嚴前後出生成長的新世代們不知道戒嚴時期的白色恐怖或高壓統治,所以很可能對蔣介石的功過是相當模糊的。但當他們走到哪裡都看得到這樣一個人的銅像死盯著自己時,他們會有甚麼想法?這個人太不可愛了,怎麼到處都有他!或者是,我們還要繼續提醒世世代代們,這就是威權遺緒?

威權幽靈不清除乾淨,台灣就不可能團結

誠如陳芳明先生在其臉書上對此所批判的:

「我對於所有的政黨都保持抗拒的態度,對於政客我也更加厭惡。蔣介石作為一個威權人物,殘害多少人權與人命,這個事實,我相信柯文哲與我之間應該沒有爭辯吧。所謂「去蔣」,是指蔣介石的銅像到處都是。這種不分正義價值的現象,正是台灣社會價值分裂的事實。」

蔣氏王朝在台灣的統治是否可歸類為黨國威權的殖民政府?蔣介石在台灣的假借「反攻大陸」所施行的高壓統治手段,是否屬於獨裁者的威權統治?蔣介石在位(台灣)幾十年所羅織、抓捕、深夜人間蒸發、親筆御批槍決的無辜人民之案例,也已不是迷霧,而是血跡斑斑可考的悲劇數字了吧?

這就是威權統治的典型也應該已經可以定論。

柯P自己就是親身經歷過的見證者。所以陳芳明才會篤定說:「這個事實,我相信柯文哲與我之間應該沒有爭辯吧。」陳芳明甚至直接挑明告訴柯P:「事實上,看不順眼就幹掉,才是蔣介石與國民黨的行事風格。」

如果台灣要堅持捍衛民主人權的價值觀,轉型正義當然事屬必要。這是不容扭曲的絕對性價值,更絕對不是柯P所戲言的「我看你不順眼就把你幹掉」。威權餘緒一日盤懸在台灣上空,不正義的價值現象還猶然四處可見,台灣就注定要分裂下去,台灣就不可能成就小英在就職時所宣示且念茲在茲的心願:團結這個國家。

校園內的蔣介石銅像存廢問題爭議不斷,每年適逢228日紀念事件,銅像也會被做出潑漆、破壞等舉動以示抗議。(取自中山大學官網)
校園內的蔣介石銅像存廢問題爭議不斷,每年適逢228日紀念事件,銅像也會被做出潑漆、破壞等舉動以示抗議。(取自中山大學官網)

「去蔣化」正是為了給蔣介石一個公正客觀歷史評價

關於「去蔣化」,蔣萬安身為第三代子孫曾說,應該要對蔣中正的功過並陳;柯P也主張說要給蔣介石一個公正的評價,這樣的態度正是我個人所主張的,只有真相才能讓大家所企盼的「正義」歷久而彌新。

正巧,最近國際史學家林孝庭先生剛出版的《意外的國度》一書中,適時的提供了很多可以據以對蔣介石功過論證的史料祕聞。

該書「以中、英文檔案史料為基礎,包括蔣中正總統文物、國民黨黨史資料、蔣介石私人日記、宋子文專檔與美國國務院、中央情報局等相關文件檔案,嘗試描繪出『中華民國在台灣』這段關鍵時刻的另一種歷史風貌,跳脫我們過去所普遍認知的框架,來重述這一段歷史。」

該書有一段揭秘史實,值得藉此節錄給大家理解。在導論中,林孝廷先生寫道:

「1950年韓戰爆發後,蔣介石極力敦促華府支持其趁勢反攻大陸,而杜魯門與艾森豪兩位美國總統則傾向於『圍堵』而非『推翻』毛澤東的新中國,本書利用解密的中、英文檔案發現,當韓戰陷入僵局時,其實是美國軍事情報高層,率先將國民黨政府的軍事反攻『口號』轉化為詳細的軍事『行動方案』,以符合美國在遠東的地緣利益。華府不時督促台北高層,在美方支持下,以實際軍事行動收復共產黨所控制的海南島與兩廣地區,反倒是蔣介石本人極力避免做出此類承諾,其目的在於鞏固其在黨國體制內的最高領導人地位,並確保台灣安全無虞。 換言之,1950年代初期,當蔣介石在島上的地位仍未完全穩固,其權力地位仍有可能為其他美方所支持的人選所取代時(按,此處所指的是陳誠、孫立人、吳國楨),蔣介石把政治現實考量擺在第一位,鞏固其在台領導地位與權力基礎,成了首要之務,反攻大陸推翻中共之事,此時已非蔣的首選。在蔣的眼中,對大陸沿岸發動局部性、規模相對較小的突擊行動,藉此維護其光復大陸之表像,最符合他的利益......」(內容請詳閱該書第九章〈重返大陸或擁抱海洋?〉P.285

所謂「反攻大陸」者,無非是假中國法統遂其正當化戒嚴之名,藉以實施其高壓專制的欺民禍心,在這份解密文件中已清楚揭露而無所遁逃。

對於台灣人要真正認知蔣介石在台灣的功過,這應該是一本最權威且淺顯易懂的入門史書。如果再佐以汪浩先生每周在風傳媒發表的關於蔣介石的研究心得專欄,姑且不論是否已能蓋棺論定,但至少應該可以對蔣介石這個人在台灣的功過有一個最適合的論斷依據了。

其實,最應該讀這份史書的人應該是還在大作「中國夢」的藍營蔣粉們;但眼下最應該快速惡補的,我認為就是柯P,如果柯P還想在這議題上保留有發言權的話。

高智商者踐踏「正義」的無知與無能表現

尤其是當柯P不經大腦說出:「轉型正義當然要做,但是不要變成只是勝利者的正義。」大概就已經完全洩漏了柯P在轉型正義上的無知,而完全可以無視其發言詮釋能力了。

在人類社會演進中,正義自有其客觀的道德意義和延伸的生存價值。這跟史家一樣也都具備了一定的客觀史實記載意義。隨意舉一首大家耳熟能詳的《正氣歌》所吟唱的:

「......在齊太史簡,在晉董狐筆。在秦張良椎,在漢蘇武節。為嚴將軍頭,為嵇侍中血。為張睢陽齒,為顏常山舌。.....」

這其中所要說明的不正是史學者們堅守的史實記載貞潔操守麼?豈容柯P隨隨便便就將之戲話為「勝利者的正義」!柯P的高智商顯然只能論醫不能談史!在歷史之前,他其實仍只是個白癡!

姚立明先生在其著作序言中巍然寫到:

「『傾聽』和「『接納』是推倒藍綠高牆的兩具推土機。傾聽不是與生俱來,需要用心學習。只要踏出傾聽的一步,就不怕沒有下一步的接納。」

而柯P既執意要走上連任之路,當前最重要的,除了好好讀史,也該好好養成『傾聽』和「『接納』的習慣喔!

《意外的國度:蔣介石,美國,與近代臺灣的形塑》(博客來)
學者林孝庭新作《意外的國度:蔣介石,美國,與近代臺灣的形塑》,對「中華民國在台灣」的形成,有深刻解析。(遠足文化)

柯P要認清:看不順眼就把你幹掉,才是蔣介石的行事風格

最後還得再強調個人對於柯P之言的基本觀點。

這次柯P之直白,實係正在誤導台灣人民普遍對「極權主義」的認知及反省。做為一般個人,他的說法或態度充其量只能說是無知和盲目;但做為首都市長的政治人物,那就是必須被嚴厲批判的很嚴重的政治道德問題了。

如果其論述合理,我們如何解釋從戒嚴時期到今日民主化,整個台灣社會發展所賴以在持續抗爭中的核心價值?請問,按柯P的態度,我們如何還給雷震丶殷海光等人一個公道(這些外省人,我們完全由衷佩服而並無族群對立之心!)?當中國迄今仍在掩蓋毛澤東反右丶大躍進所犯下之極大罪惡時,再請問,柯P之言論,豈非是已隱隱然是在跟對岸進行大唱和之嚴重嫌疑!

若大家有耐心將柯P之言論翻成對岸慣用之語言,那就成了是:在還給毛澤東一個公道;乃至進一步是在世界史上,還給希特勒丶史達林一個公道哦!

做為台灣的首都市長,這是非常不適格的更且是非常敗德的言論。也許他只是想爭取台北市某些特定大做「中國夢」之族群的選票,但整個社會將會因之而進步或退步呢?威權陰魂會因之除魅否?別忘了,他當年選舉所標榜平民與貴族對抗的訴求,難不成下次他想代表威權貴族們出征嗎?

若今天我們在此輕易放過去威權化的價值堅持,則明日何以面對獨裁者的併呑或侵略?拍手嗎?朝拜嗎?跪降嗎?那台灣不就是直接向香港的一國兩制靠攏了?

我們不需這種市長,因為他擁護的是一種特首的奇怪心態。

柯P誤認自己是能跟中共和解的「一國兩制的特首」

文末,請引錄一段向來最支持柯P的蔻蔻姐昨天剛說過的一大段話,作為本文註解。可愛又可敬的蔻蔻姐在電視上說:

柯文哲因為當醫生,有人生經驗的斷層,國民黨執政時造成台灣政治民主發展的扭曲,對柯來說是一段空白。她指出,柯對「去蔣化」的批評非常不恰當,顯見他對蔣介石根本不了解、胡扯一通,似乎在找灰色空間,以為自己是未來綠營能跟中國共產黨和解的「一國兩制的特首」。

她表示,柯文哲這番批評去蔣化的談話,應該受到譴責,柯自己對下面官員犯錯都不肯原諒,竟還叫受難者、受害者去原諒,這非常不恰當,「至少我自己到現在的心情,是不會投給他做連任的。」

也需要一提的是,鄭麗君部長在詮釋「去蔣化」的轉型正義時,所曾說明過的一種正解:「當我們不去面對歷史真相而選擇遺忘,同時也是遺忘人權價值!」

任何獨裁者在掩蓋或竄改真相的同時,也必然會要求人民努力遺忘。柯P,請問你,都懂了嗎?

*作者現任桃園農田水利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曾任立委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