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老去方知厭黨爭 國民黨還嫌自己不夠老而衰嗎?

2017-03-31 06:30

? 人氣

國民黨「黨內互打」讓青壯代立委忍無可忍,出面呼籲回歸良性競爭。(周怡孜攝)

國民黨「黨內互打」讓青壯代立委忍無可忍,出面呼籲回歸良性競爭。(周怡孜攝)

「海上淒清百感生,頻年擾攘未休兵,獨留肝膽對明月,老去方知厭黨爭。」─陳公博

陳公博,民國才子之一,先後加入國、共兩黨,是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代表,是國民黨第二次全國大會中央執委;又先後被國、共兩黨開除;汪精衛組南京政府,他擔任立法院長,汪死後任代主席、代行政院長,抗日戰爭勝利後逃往日本,後被押解回中國,以兩顆子彈漢奸罪名槍決。

陳公博寫下這首詩的時間在民國二十年底,國民黨因為容共拒共分裂又合流後,陳公博從歐洲返回中國船上,聽聞九一八事變有感而發,是年,他四十歲不到,已有「老去之嘆」,但厭黨爭之心不假。

內患外侮稀巴爛 國民黨照鬥不誤

十五年後,他被國民政府關押,寫下獄中遺作,回溯當年心境,早有決心進行「黨的團結」,否則黨敗則國亡;民國二十七年,汪精衛力邀他加人南京(汪偽)政府時,他也告訴汪精衛,「黨不可分、國必統一。黨的分裂痛苦,我已受夠了!我們要救國才組織黨,今黨不斷分裂,救國更何從談起?」受夠了也沒輒,汪精衛以中國國力不可戰,說服了他;獄中自白即使為汪政權辛辯解:「當日汪先生來京之時,淪陷地方至十數省,對於人民,只有搶救,更無國可賣。」卻完全諒解檢察官對他的論罪:「政治是那樣困難而波折…,哪一個敢說陳公博無罪呢?」

陳公博自十五歲與父親一起組建「三點會」反清被囚,他半百多一點的人生,走過民國肇建、軍閥割劇、北伐、對日抗戰卻成為「敵偽政權」二把手,唯一不變的是「黨爭」自始貫穿其一生,黨外交征戰而黨內互打頻。這實在是一個巨大的歷史問號、可能也是權力或人性的問號,當國家內患外侮到都稀巴爛的地步了,國民黨還能鬥得不到你死我活不罷休?

法庭上的陳公博。(左)
法庭上的陳公博。(左)

更神奇的是,這樣的政黨餘命不短,國已毀而黨猶存;鬥到敗逃台灣,走過威權年代,「民主」竟真在國民黨手上完成,中華民國在台灣能有三次政黨輪替,民進黨二度執政,能舉起轉型正義大刀,清算蔣介石的歷史功過、清算國民黨產的不公與不義,很大部份還有賴國民黨內鬥不止。

民主時代黨爭為常態 我死不了你活不好

軍政訓政時期的「黨爭」和民主時代的「黨爭」最大不同是,民主時代黨爭為常態,而黨爭不再是性命交關,國祚不因政黨輪替而中斷,政黨存續與國家存亡可以分而視之,朝野不論是鬥爭或競爭,頂多鬧到我死不了你活不好,就像馬政府和民進黨,蔡政府和國民黨的關係;而中華民國在台灣能否萬世太平,關鍵因素不在國民黨而在特殊的兩岸關係─雖然國民黨不願意承認。

早年國民黨打不贏比自己還集權還恐怖統治的共產黨,晚近選不過比自己更草根更接地氣的民進黨,主要癥結還在國民黨始終抓不到「人心之變」,三次政黨輪替之後,這一年來,國民黨還陷在「檢討前主席歷史功過」的情緒,而「前主席的歷史功過」說來說去,還是一個中國和對台獨退讓,「敗選萬般過,過在黨主席」,只因為「黨主席溫良恭儉讓,把政權都讓掉了」,這是多麼奇怪的認知?

民主爭選票,江山讓不出去,只有選不過來,在爭選票的過程中,若唯黨主席之命是從,國民黨還叫民主政黨嗎?若黨主席之命黨員和公職肯從,還會鬧到令不出朝的窘境嗎?若無國民黨公職的種種奇言怪行(諸如半分忠)鬧得出太陽花嗎?既鬧出太陽花學運難不成還要搞鎮壓嗎?國民黨的檢討只反映國民黨人極其矛盾的威權心態,對失去政權的兩任國民黨籍總統李登輝、馬英九厭之棄之,對威權統治的兩蔣念之懷之不能或忘之,這正常嗎?

台大政治系榮譽教授張麟徵火力全開,直指馬放棄兩岸統一終極目標,是導致國民黨衰弱的原因之一,並批評馬錯過解決國家認同問題的時機。(中評社)
台大政治系榮譽教授張麟徵在孫文學校火力全開,直指馬放棄兩岸統一終極目標,是導致國民黨衰弱的原因之一,並批評馬錯過解決國家認同問題的時機。(中評社)

民主ABC就是政黨必然輪替,威權政治是權力者再不好都換不了,民主政治是權力者再好都想換人,這叫「人心思變」,變,還有一個新鮮感的必要。蔡政府就任一年不到,嘗鮮期比前幾任政府都短,蔡英文總統民意支持度滑落得比前三任民選總統李、扁、馬都快,照國民黨洪中央批馬政府軟弱的邏輯,蔡政府豈不真要收緊統治手段?當蔡政府多項政策遭致強烈反彈和批評之時,在野的國民黨除了一門心思檢討前主席之外,又拿出任何政策之辯?讓已經思變的人心還有另一種選擇?

蔣介石再獨裁 稱病也是下野 不是不開會!

國民黨網內互打簡直成了歷史傳統,重點是還得打出個道理,蔣汪內鬥的題目多大?容共拒共、抗日或求和為生民;看看現在國民黨鬥什麼?黨代表和黨主席選舉的黨員資格!連一個黨員資格都處理不來,結果上一周中常會在沒有散會動議的情況下,黨主席洪秀柱直接宣布處理不了,散會!這是什麼議事規則的概念?這一周更絕,黨主席索性稱病,會議直接不必開了,連議事規則的概念都拋諸腦後,視中常委與副主席們為無物!

這招不知是跟誰學的?蔣介石再威權,發起脾氣是自己下野,丟下爛攤子讓副總統代理,國民黨眼下是攤子再爛也要牢牢抓在手,不讓人處理。青壯代立委終於按捺不住出面呼籲六位競選黨主席的參選人回歸良性競爭,這呼籲還真符合「蒼白文青」的調調。

百年老黨要從歷史中學教訓,從教訓中與時俱進,「時」的脈動豈能還停留在歷史的榮光之中?何況國民黨歷史榮光的時刻並不太長,真要留給國民黨一筆,除了抗日勝利所餘能談者,正是國民黨來台民主兩次失去政權,確定台灣民主之必然不可逆。國民黨該正常點走進新時代,否則,下一次青壯代立委不必呼籲,直接寫公開信宣示:「是到了告別的時候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