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馬英九推國民黨進太平間裡的「遺事」

2017-03-25 07:10

? 人氣

政黨三輪替,馬英九成了國民黨孫文學院痛打的箭靶子。(盧逸峰攝)

政黨三輪替,馬英九成了國民黨孫文學院痛打的箭靶子。(盧逸峰攝)

馬英九因洩密被起訴後,坊間四下一直有個密集討論:

「馬英九何時下獄?」,「會關多久?」

這不只是綠營的關切話題,更是藍營的熱門焦點。

藍營何以也會期待「馬英九何時下獄」?

這當然是個假議題。主犯黃世銘都可以易科罰金45.5萬定讞,何況該案的教唆者怎可能入監關押?

綠營會關切,在情感上屬於天經地義。有個阿扁戴上手銬的現例對照組,隨時都在提醒招喚「台灣人的悲情記憶」,如果再搭配郭瑤琪、郭清江以及謝清志等的羅織冤案, 馬英九絕對不該逃得過輪迴厄運的政治現世報。這是很可以理解的心情!

但,藍營何以也會期待「馬英九何時下獄?」呢?他們也在等待「聖人」誕生嗎?

馬英九捐軀能成為藍營凝固強力膠?

有個立論很有意思,值得一起來探討與深思:馬英九如果入獄服刑,會不會造就藍營大團結?說白了,就是馬英九願不願意犧牲自己而轉化為藍營凝聚力的超級強力膠?

這當然又是個扯淡的假議題。

水仙型(Narcissus納西瑟斯)的馬英九怎麼可能為黨而捨身取義?一個連國務機要費都要花光買光用光掏光的馬英九,又怎麼可能甘為國民黨而從容就義?

一言以蔽之,馬英九本來就不具備「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英雄式悲劇性格,你又怎能期待他會成為普羅米修斯式的悲劇人物?

那麼,綠營是否也就該來反問:如果,真的把馬英九戴上手銬強押進監獄,在藍營世界裡會發生甚麼地動山搖的化學變化?對2018的選舉會發生分裂式的細胞突變嗎?

國民黨主席選舉競爭激烈,前副總統吳敦義與副主席郝龍斌搶食前總統馬英九(中)的「挺馬藍」選票。(資料照,陳明仁、甘岱民攝/影像合成:風傳媒)
國民黨主席選舉競爭激烈,前副總統吳敦義與副主席郝龍斌搶食前總統馬英九(中)的「挺馬藍」選票。(資料照,陳明仁、甘岱民攝/影像合成:風傳媒)

民主與自由從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

1977年縣市長選舉中,國民黨在桃園縣長選舉投票過程中作票引發人民集體包圍警察局中壢分局、搗毀並放火燒毀警察局、警方發射催淚瓦斯以及開槍打死多位青年的事件,被認定是台灣人民首度自發性地上街頭抗議國民黨選舉舞弊,也因此開啟了爾後「街頭運動」的序幕曲。許信良因此而躍登為黨外民主運動最具影響力的實質領袖。

1979年1月22日,發生在高雄縣橋頭鄉的示威遊行活動,是台灣實施戒嚴三十年以來第一次的政治示威活動。時任桃園縣長的許信良由於參與(領導)橋頭示威遊行活動,被台灣省政府停職。這一紙停職令,竟造成黨外民主力量再一次更大的集結與力量的擴散。

當時黨外民主運動的「美麗島」政團(雛形)決定採取一致的譴責與對抗行動,共同簽署了「黨外人士為許信良休職案告海外同胞書」,此被史家評定為導致了美麗島事件爆發的導火線。黨外民主運動的聲勢自此如排山倒海而來。

1979年12月10日,美麗島事件及事後大逮捕和大審判、1980年2月28日林宅滅門血案、1981年7月3日陳文成命案、1989年4月7日鄭南榕自焚案、江南在美被刺命案等等,哪一件不都成了扭轉歷史乾坤的關鍵點?從黨外民主運動一路走到民進黨組黨成功,再到解嚴,再到國會全面改選和總統直接民選,循其歷史軌跡,都內含了關鍵事件和抗爭的換軌樞紐。

民主與自由從來不是天上掉下來的餡餅,更不是上帝對台灣子民的特別恩寵,不爭就永遠不會有,這是絕對不變的真理。

國民黨居然被一個笨、蠢、無能的人給害「亡」了

曾經,在去年116國民黨大敗選後,整個社會都在熱烈討論國民黨敗部復活的可能方案,尤其想要以民進黨為師,岌岌於尋找國民黨的「類小英」人物能出來力挽狂瀾,扶國民黨這棟百年大廈於將傾。可惜,近廟欺神,他們都無人正眼去看到一個最有可能也最具能量出來「救黨」的機會人物--馬英九。

馬英九在多數藍營人物的評價裡大約都是「笨」「蠢」「無能」。如果真是這樣,那當初曾經投票支持他的每位選民豈不是都當然比他更「笨」、更「蠢」、更「無能」嗎?他都能這麼成功的掩飾其「笨」「蠢」與「無能」的特質,贏得769萬張選票,而且還一而再的騙過全民讓他繼續連任,可見他其實並非「笨」「蠢」或「無能」,或是說,用「笨」「蠢」及「無能」並不足以解釋他把國民黨「害」到這舉日維艱而幾乎活不下去(柱柱姐語)的地步,也把中華民國「亡」到非國民黨所有(政權都讓出去了)?誰才是真的很「笨」、很「蠢」或很「無能」呢?

不敢應戰同黨主席所下的戰帖 馬英九在怕甚麼?

藍營的檯面人物最喜歡自慰的一句話是「在哪裡跌倒就在哪裡爬起來」!

蔣介石在中國南京丟失政權,並沒有在南京再站起來;蔣介石被共產黨趕著到處跑,來到台北擁兵封王建立蔣氏王朝,也沒在中國再站起來;現在政權全丟了,國民黨上下內外,連到底是在哪裡跌倒都沒能找到位置,焉能奢談想要在哪裡「再站起來」?

洪派的孫文學會已鐵了心要將馬英九釘死在「害黨亡國」的歷史評價裡,並展開對馬英九施行「清創手術」的剿滅行動。柱柱姐能否如願選上黨主席尚不得而知,倒是此行動負責人的張亞中算是賺飽了。不僅讓自己名字平行連上了馬英九,也可在柱柱姐的輔選功名簿上記上最大一筆。如果當張亞中透過媒體對馬英九公開發出邀請函,邀其擇日參與「國民黨領導人歷史評價」系列論壇時,這原本是一個很可能讓馬英九力挽乾坤的大好機會,很遺憾的,馬辦發言人徐巧芯在第一時間卻及時聲明「這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非善意的邀請不予回應。」馬英九對於同黨主席等人所下的戰帖到底在怕甚麼?馬英九對此明擺著的「贏回榮譽」的機會竟然不敢應戰?

答案很簡單:性格使然也。趨利避凶,保護好自己,永遠是水仙的第一考量選項。

藍綠基因各異的思維  操作必然大異其趣

這事若換成綠營的思維,大約應該會是這樣設計的:

首先,在接到馬英九因洩密被起訴書的第一時點裡,馬辦會即時宣布放棄法庭抗辯權,疾言聲明「要殺要剮,悉聽尊便」;然後做好準備隨時要被銬上銀光亮恍恍的手銬,由員警層層護衛著押進監獄。這樣的影像,如同當年的阿扁那樣,馬英九立刻就會在藍營中樹立起偉岸的悲情英雄形象,他將又再度成為藍營第一領導人了。別說現有的6位黨主席候選人相對黯然失色,連對岸的強國皇帝都不得不對馬英九刮目相看。

甚至,馬英九入獄後,在獄中石破天驚的逕行宣布回鍋參選黨主席。則藍營那曾經撞破頭要尋找的「救世主」自是冉冉而現,國民黨敗部復活即時出現大逆轉,這列寧政黨也可能因此而徹底翻轉成新型民主政黨,對台灣民主與前途焉知非福?

馬英九的水仙原型救不了國民黨

畢竟,馬英九原就缺少梟雄之氣,自戀型的水仙性格也由不得他甘願捨得放棄眼前的既得利益。8年主政,已讓台灣墮落到如此不堪的地步,不就因為他那顧影自憐的自戀癖好所驅動的麼?結果其下場卻是眾叛親離,才卸任不到一年就被迫要公開對同黨喊話:不要再對他清算!而國民黨中央的電話也為此被打爆了!

美國選民對於政治人物的英雄事蹟會給予特別加分,即使只是其家族中的英雄人物都會移情到政治人物本身而給予支持。台灣選民在感情上會同情弱者,對於受難者本身也一樣會自發性的產生巨大移情作用。因此,在民主反對運動時期,國民黨越是壓迫,所得到的支持選票就會越多。這也是綠營選戰中很擅長於打悲情牌,乃至迷戀於扮演被壓迫者角色的緣由之一。

國民黨玩的是皇朝宮廷的一套運作邏輯。傳統士大夫「溫良恭儉讓」的虛矯造作才是他們的專擅。也因而在目前檯面上的國民黨大咖們的一整代人裡,其生命基因中從來都缺乏一種與命運直面相搏的頑強鬥志與氣概。吳、郝、洪、詹、潘等人都只熟悉競挖黃復興票源的遊戲規則,卻不思如何接上台灣地氣與全民共享喜樂哀怒。

徐巧芯作為馬辦新生代重要幕僚,如果敢大膽向馬英九建言,何妨就公開舉辦一次「坐監惜別會」(主題比如:為國民黨捐軀),國民黨現下的主席選舉定然立刻歸於一尊--馬英九說了算,信不?

當然,說了也是白說,馬英九歷經8年總統大位下來都還唸叨著他的歷史定位,他怎會想到要去對體制進行一次生命中的大衝撞?他怎會捨得下所曾懷抱的掌聲與喝采的記憶呢?所以,他就只能被同黨釘死為「害黨亡國」的巨大罪名刻上其墓誌銘囉!

當然,這一切假設都必須是「司法完全獨立」為基本前提。你認為可能嗎?

文末,不能已於言者,仍在於對國民黨躺在太平間的起死回生給個小句號。轉型正義及黨產歸零,都是國民黨在台灣必須面對的問題,此問題不解套,國民黨就根本難以再起。

再來則是面對中國問題。若其認為「統一是選項」,則針對中國的政制,少數民族,甚或中共留下的轉型正義問題,都必須有清楚立場以及有承擔的責任與勇氣。若只是空喊統一口號,甚或一昧附和中共,則對中國人民有何幫助?對台灣人民又有何說服能力?此盲目式之統一,徒將台灣奉送給中共而已,誰會舉手贊同?

20170323行政院長林全出席前瞻基礎建設記者會.他親率相關部會首長陪同與會.(左起)發言人徐國勇.交通部長賀陳旦.政務委員張景森.政務委員吳宏謀.林全.國發會主委陳添枝.(陳明仁攝)

國民黨若肯認同台灣,不再迷戀虛幻的中國,則必須在清理歷史包袱後,以公共政策和其他政黨公平競爭。從最近國民黨之表現,實在還看不到任何重生之機會,有如送入太平間前的掙扎而已。若非小英政府的表現太不盡人意,國民黨早已入墳了。

無能為力大摡是馬朝和英朝最大的共同特色,中國現在是霸主雄才(以傳統標凖)當家,戰略產業不斷以歐美為師(抄襲&兼併)。台灣這部國家機器,是蔣經國打造的架構,現已無力回應世界變局。佛家講的共業就是此涵意。台積電和聯發科之後的產業,沒人能説個譜!其實最清楚的標準答案就在人工智慧,但其內涵恰是這些領導者之盲點。拼湊50億給國網執行(擋下交大的提案),前曕基礎建設8000億投入人工智慧,也許台灣還能拼出一條血路。惟,這政府的智商,僅止於把打電玩當成教育指標。唐鳳是玩家不是專家。歷史會証明扁朝是有成績的,至少當時有危機意識。馬和小英就像寵壞的富家子,大產業只會揮霍而已。一嘆!

*作者現任桃園農田水利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曾任立委。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