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昭南觀點:對馬英九的「清創手術」才正要開始

2017-03-18 07:10

? 人氣

前總統馬英九遭起訴後,出席第一屆台大哈佛論壇開幕式,演講完後向與會者揮別。(陳明仁攝)

前總統馬英九遭起訴後,出席第一屆台大哈佛論壇開幕式,演講完後向與會者揮別。(陳明仁攝)

2016年1月16日當晚,「台灣大翻轉了!」的歡呼聲讓無數的台灣人都哭了!

那一夜,台灣人乾杯的祝賀聲中,基本都是哽咽的喜極而泣的。

那一夜,小英在競選總部舞台上,以最堅定的語調呼籲我們說:

「如果你的眼中還有淚水,請大家把它擦乾。我們一起用快快樂樂的心情,來迎接台灣新時代的開始,好不好?」

笑中帶淚的台灣人們很聽話的悄悄擦乾眼淚,改換成快樂心情共同來迎接台灣新時代的開始。斯情斯景歷歷在目,焉能不讓千萬人為之動容?

在共同迎接台灣新時代的開始中,有一句心頭話就是:「馬英九有罪!」

馬英九被起訴了,人民奔相走告

520小英就職大典後,台灣人左盼右盼的,熬等了將近10個月,終於一個訊息劃破天驚狂飆而出:「馬英九被起訴」了。

這又一次讓無數的台灣人喜極而泣!恰如受害者的當事人「永遠的柯總召」感嘆說:「等這一刻,等很久了!」

雖然相比於阿扁甫一卸任即遭境管,檢察官們並大陣仗排開一致宣示「誓辦到底」的粗暴景況不能對照,但畢竟讓「罪人公示」的一點小小正義的願望,已足以稍稍平撫台灣人心了!

儘管「法院是國民黨開的」刻板印象仍揮之不去,畢竟還是讓台灣人翹盼司法正義甘霖的微弱心願找到可以自慰的一丁點希望。

20170316-前總統馬英九至淡江大學民主宮燈講堂專題演講。(盧逸峰攝)
前總統馬英九被起訴後,依既定行程至淡江大學民主宮燈講堂專題演講。(盧逸峰攝)

馬英九到底會被「關多久」?

馬英九洩密案起訴文洋洋灑灑長達5萬2千字,有耐心看完的大概沒幾人。卻可以領會到檢調偵查者們的謹慎用心。但無論其用心多良苦,這起訴動作一旦丟出來,不出所料,社會又必然開始要掀起個大翻騰,正的反的,左的右的、上的下的,各種說法各種意見全都出籠了。不過最最核心的關鍵重點,絕大多數人所關心者仍在於:馬英九會被「關多久」?(對照於阿扁已關了8年)

因為前面有個迄今仍然在審判中保外就醫的卸任總統「阿扁」當對照組,所有關心者們當然會取之為參照比較。既然藍綠陣營都各自將此對照組指責為都是屬於政治追殺的「羅織罪」,相互得到的差別待遇和量刑輕重自然也都會被彼此放到天平上秤一秤量一量。

羅織之意,考其典故來自《羅織經》,是一部宮廷權謀互鬥的專業用書,專講如何對政敵羅織罪名,陷害入罪並斬殺的書。據史書記載:「一代人傑宰相狄仁傑閱罷此書,冷汗直冒,卻不敢喊冤;雄才女皇武則天面對此書,歎道:如此機心,朕未必過也。」可見其入罪手法之細密與陰毒辣狠。

夏珍在前兩天的《風傳媒》上才剛發表了文章《立委關說無罪 總統權鬥犯法 馬英九還搞不懂?》,在該文中即曾提到:

「羅織」語出唐代酷吏來俊臣,他還寫了本《羅織經》,從權術角度詳述入人於罪的各種辦法,簡直是「刑上權臣」的技術指導。千年以降,「羅織」即成「構陷」,而法網竟能「羅織」到元首頭上,沒有貶意,只有敬佩,這就是民主與封建皇權之別,而臺灣這法網不分顏色,自有民選總統以來三位元首都得套上一套,一位沒事,一位下獄,馬英九則得繼續與司法奮戰。

知法、玩法、弄法,都非尋常人也

夏珍文中所提到的三位元首,沒事的一位是農經博士;下獄的阿扁是法學專業的名律師;才正要開始與司法奮戰的馬英九則是美國哈佛法學博士,這是巧合或是各自造化?

馬英九當初代表藍營猛出重手,對阿扁及前朝官員進行殘酷政治追殺的「羅織罪」,視之為竊國寇讎故而心狠手辣必欲除之,這是綠營普遍一致的說法與認定。

現在輪到綠營就該以牙還牙,以其人之道還致其人才對。但顯然小英並未如此認為,而且還客客氣氣的講究「法理」,施政上小心奕奕儘量迴避了「粗暴」兩字的外在批評。卻也因為過度客氣,而不斷遭致來自於支持者們的嚴詞抨擊。

司法改革國是會議恰逢其時,監委提名人陳師孟還趁勢揚言:要用監察權掃除司法敗類,並誓言要清除「辦綠不辦藍」的恐龍法官。司法與政治交纏得難解難分的氛圍升高到最高沸點。

李登輝今(8)日由李登輝基金會秘書長王燕軍陪同到花蓮兆豐農場關切養牛事業。(取自李登輝臉書)
前總統李登輝是第一位「被起訴」的民選總統,最後無罪判決。(取自李登輝臉書)

「羅織經」歷經幾千年依然妙用無窮

當行政權凌駕於司法權之上時,政治鬥爭或政治追殺最方便的手段就是熟讀「羅織經」,按經行事對任何政敵都可以無往不利。中國朝廷的東廠西廠就是專事「羅織」案件的鬥爭工具;兩蔣時期施加白色恐怖的警總與調查局也是統治者遂行政治鬥爭的御用「羅織」機關。對此台灣人民應該都不會陌生的。馬英九埉私怨而大膽跨過民主紅線,以總統之尊指揮司法機關對國會議長發動政爭以洩私欲,這是他的個人對權力的迷思,更是毀憲亂政的自我腐化心魔所焚燒。認真追究,無非就是天朝皇權無限大的遺毒作虐所使然,真真玷污了他在哈佛名校的博士學位了。

至於他會因此獲刑多久?究竟會關押多久?我個人認為已經不必再去計較了。

一個納西瑟斯(Narcissus)水仙型的自戀者,一個太過在乎自己歷史定位的人,只要被宣告「有罪」定讞,即使只是關押一天徒刑的有罪宣告,他的內心世界自然就會崩潰,他的歷史定位就會是「罪人」的書定。納西瑟斯的憔悴而亡就是個詮釋馬英九命運最好的寓言啟示。

本文無意論定馬英九的罪責或刑期,一則是討論馬英九如何進行訴訟攻防的言論已是滿山滿谷,基本上都是媒體戰爭,沒多大意義。而且本案既已進入起訴階段,就靜待審判的司法程序,說再多還在於運氣而已(司法叢林裡會不會碰上恐龍)。此刻,我比較在意的還應該是在於國民黨對於馬英九被起訴的態度反應。這是國民黨傳統上的宮廷鬥爭必然的反應,更重要的是涉及該黨是否將因此而點燃「自毀」引信!

再者,重中之重的關注焦點,乃係台灣憲政民主的權力制衡體制中:司法官體系將會對此一案件如何反應?尢其司法體系內的世代正義將如何展現?馬案只是個標準指標,而我岌岌以為:只有讓國民黨在台灣完全消亡,國家機器才有機會不再遭受有形無形間的黨國思維所控制所指揮,今後所追求的「司法獨立」也才會有機會完成實踐。唯有如此,民主選舉與政黨輪替才可能讓各政黨安心無慮的上台下台。這也才能真正實現「政權和平轉移」的民主體制。

擅長宮鬥的藍營追殺 威力遠勝於綠營千百倍

據本周剛剛出爐的《新新聞》評論指出:「洪營及柱粉對馬的歷史功過早已定調,『害黨主席、亡國之君』就是終極評價。」

3月10日上午洪秀柱接受廣播訪問關於馬英九功過論斷時,她突然高分貝指出:馬英九「溫良恭檢一讓,把天下都讓出去了」。這是國民黨現任黨主席在評論前任黨主席的重量撻伐?

依據《新新聞》的報導敘述:

「張亞中等親洪人士,平日談起馬英九幾無好話,許多挺洪秀柱的臉書社團、LINE群組,更充斥開除馬及前副總統吳敦義黨籍的聲浪,連洪日前都親自開口諷馬,『溫良恭儉,但把天下都讓出去』,可見洪營及柱粉對馬的歷史功過早已定調,『害黨主席、亡國之君』就是終極評價。洪營早就精心策畫,將藉綠營司法清算啟動的良機,同步進行鏟除馬影響力的『清創手術』。」

20170317-國民黨團還馬英九清白記者會。(盧逸峰攝)
馬英九會成為棄子嗎?國民黨中央批馬不遺餘力,國民黨立法院黨團還仍舉行「還馬英九清白」記者會。(盧逸峰攝)

馬英九即將淪落成為國民黨的棄子

何謂「清創手術」?據醫生的說明:「清創手術目的是避免傷口的細菌感染,一般傷口、燒燙傷、褥瘡或是手術的切口若是沒有保持清潔和乾燥,很容易會滋生細菌。」

這意思就是把馬英九視同已發生病變的傷口急需切除之而後快了?換成白話就是鋸臂斷尾求生?馬英九卸任不到一年就在其黨內找不到立足之地乎?

在這時候急於幫馬英九按上『害黨主席、亡國之君』的莫大罪名,豈非就是要送進手術檯「清創」的診斷證明書?

如果傳言中的國民黨執掌黨機器的洪派們已開始對馬英九執行「清創手術」屬實,再對照洪營第一戰將蔡正元選擇在228議題上對馬英九首先發難,轟出第一擊,馬英九接下來很可能會成為國民黨的棄子。

蔡正元於3月2日在其臉書寫道:

馬英九在今年二二八前,以卸任總統的身分應喝綠營「蔣中正當然有責任」;馬英九享受八年榮華富貴,竟然有資格說蔣中正有責任,馬英九八年,沒有讓二二八無辜喪生的外省人,獲得絲毫賠償,沒有讓蔣介石獲得公正的評論,任令綠營說謊造謠還編入教科書......

洪派將截擊於渡河之半,馬吳同沉之危

民主政黨的政爭其決戰點在數人頭;列寧政黨的政爭其決戰點在砍人頭;國民黨洪派一旦啟動對馬英九的追殺行動,就只能不見屍體不罷休了!

這不就是也等於宣告:國民黨已經進入「自爆」的毀滅程序中麼?

值得觀察的是:洪派基於黨主席勝選考量,藉勢於馬英九洩密案的起訴官司,將之鬥垮鬥臭,再藉機一併將吳敦義拉下水,令其百口莫辯,一石兩鳥。敵人死一個,阻力就少一分,標準宮廷鬥爭手法,加油喔,柱柱姐!

「中國國民黨」和「台灣國民黨」終究要來一次生死大會戰的。

*作者為現任農田水利研究發展基金會董事,曾任立委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昭南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