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任昌觀點:《新國富論》暗示華人取代歐美成為世界強權?

2017-03-18 06:50

? 人氣

瓦特在1776年改良蒸汽機,此後就開啟工業革命的紀元。(取自維基百科)

瓦特在1776年改良蒸汽機,此後就開啟工業革命的紀元。(取自維基百科)

哈佛大學歷史與經濟學教授藍迪斯(Landes, 1924-2013)在1999年出版《新國富論:人類窮與富的命運》(The Wealth and Poverty of Nations),臺灣書商為它的中譯本撰寫簡介:「過去六百年來,全世界最富有的國家幾乎全在歐洲;但在廿世紀以後,這項平衡開始轉移到亞洲諸國。為什麼有些國家能得天獨厚,有驚人的成長?許多國家卻一直在貧窮中掙扎?答案就在這本重要的劃時代巨作中。」

看到「平衡轉移到亞洲諸國」似乎讓華人雀躍不已了!所以,我們持續看出版商的陳述:「藍迪斯斷言,西方諸國早年藉著注重工作、知識,與充滿活力的開放社會相互作用,導致生產力增加,創造出新科技,習慣於追求改變。今天,新的經濟強國遵從幾乎相同的途徑,得到權勢;動作緩慢者則無法複製此一決定性的成功公式,而功虧一簣。」

臺灣是注重工作、知識,與充滿活力的開放社會?

《新國富論》是近代經濟文明發展史,全書特色是作者加入許多規範性(normative)評論,而非僅止於實證性(positive)敘述。作者分析地理與氣候因素導致各民族經濟發展的先天性區隔,更引用德國社會科學家韋伯(Weber, 1864-1620)的著作《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再衍生主張新教與猶太教鼓勵注重工作、知識,與充滿活力的開放社會,促成近代西方文明的富強。

《新國富論》分析東、西方學者已經熱烈討論的問題,例如,為何中國沒有發生工業革命?為何日本得以趕上西方工業文明?為何亞洲四小龍得以快速成長?藍迪斯重提其他學者已經提出的模仿與制度移入(透過殖民)因素外,也提出一個嶄新的有趣論點:華人與日本人使用筷子用餐,因而訓練出高度的手工靈巧度,在精細裝配的生產線上發揮作用。這個特性成為東南亞國家跨入工業化的契機,而有別於南美洲等相對落後地區。

《新國富論》共廿九章,藍迪斯在最後一章強調:我們從人類經濟發展史獲得的最大啟示是,文化決定一切。(原文:“If we learn anything from the history of economic development it is that culture makes all the difference.”在p.516)事實上,這個結論已經隱含在第十四章「為何十八世紀的歐洲發生工業革命?」(Why Europe? Why Then?)的內容中。因為我認為中譯本沒有將工業革命的精髓闡述清楚,我利用下文分享我對第14章的解讀。

牛頓、瓦特、微積分、蒸汽機、工業革命

牛頓(Newton, 1642-1727)和瓦特(Watt, 1736-1819)都是英國人,都是全球小學生就知曉的人物。牛頓在1687年發表《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Mathematical Principles of Natural Philosophy),發展微積分當作分析工具;瓦特在1776年改良蒸汽機,開啟工業革命的紀元。以上二個事件相隔89年,似乎意謂學術歸學術,發明歸發明?

首先,我們必須認清的事實是,瓦特沒有「發明」蒸汽機,而是「改良」蒸汽機,讓蒸汽機的效率提升數倍之上;後來的持續改良讓它可以「帶著走」,可以裝在輪船,可以裝在火車,改變這個世界的面貌與生態。

關於蒸汽機的發展,《新國富論》第206頁如此陳述:十八世紀的科學家尚不能解釋為何與如何蒸汽機得以運作;直到1824年,熱力學(thermodynamics)之父卡諾(Carnot, 1796-1832)才發表他的著作,而建立熱力學定律。蒸汽引擎早於熱力學的建立,並非意謂引擎的製造不需依賴既有的科學知識(the engine builder did not draw on earlier scientific acquisitions.)。在瓦特從事蒸汽機的研發與製造事業之前,他在蘇格蘭的格拉斯哥大學(University of Glasgow)擔任技術員,而成為經濟學之父亞當斯密(Smith, 1723-1790)與科學家布雷克(Black, 1728-1799)的朋友。

布雷克是瓦特的上司與導師(master and mentor),瓦特並沒有從布雷克獲得改良蒸汽機的靈感;然而,為布雷克工作,卻得以學會探索問題與解決問題的經驗與方法。而且,瓦特是許多愛丁堡與格拉斯哥大學教授的朋友,包含許多哲學家與科學家。瓦特學得數學、系統性實驗、熱效率的計算;也就是說,瓦特利用已經累積的知識與想法,而提升技術(build on accumulated knowledge and ideas to advance technique.)。

作者認為,牛頓對基礎科學的貢獻,建立起英國工業革命的基礎。(取自維基百科)
作者認為,牛頓對基礎科學的貢獻,建立起英國工業革命的基礎。(取自維基百科)

孤獨一生的牛頓

以上是《新國富論》對於瓦特的敘述,我再補充如下:瓦特擔任技術員時的專業與敬業,自然實踐人的存在價值,未必要追逐學位或生產論文。關於亞當斯密與瓦特的關係,《新國富論》書中並未敘述,是我參考自英文版的維基百科。

牛頓終生未娶,未成家;牛頓過世時候的葬禮之隆重,應該是遠超過英國歷任國王或女王。更重要的是,他不求官,不當國會議員,也對院長或校長等職位沒興趣,他只求發展知識與傳遞知識。牛頓對基礎科學的貢獻,建立起英國工業革命的基礎。

微積分工具不僅影響數學發展,更直接應用於力學,包含靜力學與動力學,也被利用於熱力學的分析。在應用科學形成之前,工匠或工程師都是依照傳承的經驗施工,施工與用料方法是否具有足夠安全係數?是否太過浪費?缺乏效率?微積分工具的成熟,導致古典力學的成熟發展,讓工程師可以更充分掌握科技應用的「所以然」(how and why),可以更放心也更精密的發展科技應用。

因為想討論學術倫理的議題,我再去圖書館借出《新國富論》詳讀之,而書寫以上心得。我再找機會持續分享閱讀這本書的啟示,也將說明台灣學術倫理蕩然的三大原因是:第一、病態文化,志在功名;第二、門神呆滯,慾求不滿;第三、西方的教堂相當於華人的祠堂,前者直接對上帝負責,後者肩負光耀門楣付託。

最後,我再提醒《新國富論》的主張:「我們從人類經濟發展史獲得的最大啟示是,文化決定一切。」如果沒有誠實、負責的學術文化,再多的學術獎助都會伴隨弊病,更會導致整個世代的沉淪。

*作者為德明財經科技大學財金系助理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