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任昌觀點:學術倫理、學術遺憾、學術道德

2017-03-04 06:50

? 人氣

作者指出,國科會195萬元的研究計畫補助,僅貢獻一個臺灣學術機構的研究表現,卻貢獻二個中國學術機構,其中包含北京大學。(資料照,風傳媒)

作者指出,國科會195萬元的研究計畫補助,僅貢獻一個臺灣學術機構的研究表現,卻貢獻二個中國學術機構,其中包含北京大學。(資料照,風傳媒)

在討論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刊登政大國貿系郭教授研究成果的文章中,我說「國內財金界似乎仍然局限於台大與政大的老師,才有刊登在這二個期刊的紀錄?」所指的期刊是《財金研究評論》(Review of Financial Studies, RFS)與《管理科學》(Management Science, MS)。

以上陳述留下了許多值得深考的議題,例如,為何英國的文明與學術聲譽在美國之上?(顯而易見的證據是:牛津大學、劍橋大學、Nature系列的學術期刊都座落在英國)學術論文一定要刊登在英文表達的國際期刊,才算是成就?真的僅有台大與政大的老師,才有刊登在RFS或MS的紀錄嗎?我先在這裡回答最後一個問題,答案是No,說明如下。

國科會補助政大財管系教授的研究成果刊登在2010年刊登在MS。(作者提供)
國科會補助政大財管系教授的研究成果刊登在2010年刊登在MS。(作者提供)

科技部$195萬的補助貢獻一分在台灣二分給中國大陸

國科會(科技部的前身)在2005與2006年對政治大學財管系教授劉玉珍共補助$195萬元,執行「衍生性金融資產的尖端研究:行為財務學對選擇權訂價的影響」的計畫,研究成果在2010年刊登在MS,如圖1所示的論文首頁資訊。四位作者都是華人:劉玉珍(Yu-Jane Liu)、蔡知令(Chih-Ling Tsai)、王銘駿(Ming-Chun Wang)與朱寧(Ning Zhu),隸屬的機構分別是:北京大學、加州大學、高雄第一科技大學、加州大學與上海高級金融學院(Shanghai Advanced Institute of Finance)。

也就是說,高雄第一科技大學金融系的王銘駿副教授在2010年就有刊登在MS期刊的紀錄;但很遺憾的是,國科會的受補助單位「國立政治大學財管系」竟然沒有出現在這篇文章的機構列表。這是一個「學術遺憾」!雖然,主要作者劉玉珍在論文末尾陳述「本研究部分成果在政大財管系服務期間完成,感謝國科會的經費補助。」(Yu-Jane Liu acknowledges funding support from the National Science Council, 95-2752-H-004-001-PAE.)在錙銖必較的學術績效世界,這個補助紀錄會留在資料庫,但沒有人會關心這個紀錄;學術世界計較作者與機構(大學)的研究產出。

國科會的補助也必然支應到王銘駿的博士論文寫作過程,該論文題目是「台灣期貨交易所選擇權投資人的交易行為」,在2007年畢業於政大財管系,指導教授是劉玉珍。但在論文被接受時,王銘駿在高雄第一科大任教,績效算在高雄第一科大。劉玉珍也在2007年離開政大,到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任教,所以,這個績效也算在北京大學,受國科會補助與委託管理計畫的台灣政治大學,也沒有績效紀錄!在二岸的特殊關係下,「必然」會被質疑,為何國科會$195萬元的補助,僅貢獻一個臺灣學術機構的研究表現,卻貢獻二個中國大陸學術機構的表現。請注意,該篇MS論文並沒有聲明受到台灣國科會以外的其他經費補助。我所謂「必然」者,是指如果有政治人物拿出來做文章,才有此「必然」;學術界不會去關心這個弔詭的現象,反映的是台灣管理學界對學術倫理的漠然!

這個事實,沒有是否違法的爭議,也沒有是否違反學術倫理的爭議,但從中華民國納稅人的觀點,總是有些許遺憾的感覺。圖1的第四位作者朱寧,表彰自己來自加州大學與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因此,第一位作者可以比照之,填寫二個機構,有正在服務的北大,也有受委託管理國科會$195萬計畫經費的台灣政治大學。劉玉珍以傑出、優秀、善緣馳名於國際學術界,如果她願意多表達一次「Taiwan」,台灣會因為她而多沾光一分。

劉玉珍教授是政治大學財管系學士,中山大學企管系碩士與博士,是一個道道地地的土博士,卻可以不斷的利用台灣的資料與經驗,貢獻於全球知識的累積。她的專長是利用台灣的資料庫,驗證全球學者正在熱中討論的行為財務的理論。現在,她正在利用中國大陸的資料庫,持續在發光發熱,為北京大學生產更多登上國際頂尖期刊的研究成果。她的經驗彌足珍貴!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網頁上關於劉玉珍的介紹。(作者提供)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網頁上關於劉玉珍的介紹。(作者提供)

兵荒馬亂的高教環境,誰在其中獲利?

遠見雜誌曾經用「教授收入比小學老師差,誰想在台教書?」當作標題,討論劉玉珍等傑出教授出走台灣,貢獻中國大陸的事實。有人出走,就應該空出職缺,為何當前的台灣反而出現嚴重的博士沒有工作的現象?而當初制定錯誤教育政策的教育部官員,卻坐享退休時,被各私立大學瘋狂網羅的機會。教育部退休官員號稱自己是「人才」,應該繼續到私校占缺,卻對自己當年制定的政策,才造成台灣人才流失到對岸的現象,視而不見。

錯誤政策導致私立大專院校慌亂。在爭取學生、績效、獎助與曝光度的兵荒馬亂的混戰中,制定錯誤政策的教育部退休官員成為各私立院校競逐爭取的對象。他們深知教育部評鑑或爭取計畫的遊戲規則,可以協助學校競逐於「你爭我奪」的零和遊戲,卻對台灣學術與教育發展沒有提升,更因為學校資源消耗在爭取門神,而浪費社會資源。這些人的確不違法,卻是遺憾,更是嚴重的道德瑕疵。

我個人排斥學校間「你爭我奪」的零和遊戲,我站出來揭發造假、抄襲、買論文的「假績效」,讓投機者警覺有人在公然揭發。否則,大家在競逐於舞弊與投機以快速爭取績效,就會跟遊覽車業者不斷的在試探違法、超時、節省、削價、競爭的底線一般,終究導致毀滅性災難。

教育部已經成功執行每位大學生都要修讀沒有學分的「服務學習」,教育部退休高官更要親自表彰「服務模範」:停止當門神,空出職權給失業的台灣博士們,將你們的服務經驗與智慧,寫出文字,表達出來,像我一樣的分享給全體國民。如此,不再有私校之間不公平競爭的爭議,促進全國大專院校的共同提升,更留得美名流傳子孫!

最後,補充劉玉珍的論文引用資訊:Liu, Y.J., C.L. Tsai, M.C. Wang, and N. Zhu (2010), “Prior consequences and subsequent risk taking: New field evidence from the Taiwan Futures Exchange,” Management Science, 56: 4, 606-620. Doi: 10.1287/mnsc.1090.1131

國科會(科技部)對劉玉珍的2005年(100萬)與2006年(95萬)的補助資訊,可由此查詢

*作者為德明財經科技大學財金系助理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