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民調不可信?為何藍綠兩大黨都偏愛全民調提名?

2018-01-31 06:00

? 人氣

國民黨在基隆的市長初選作業出現重大爭議,關於政黨提名是否應採取民調的討論也跟著一時喧囂了起來。圖為基隆議長、國民黨基隆市長參選人宋瑋莉。(資料照,取自宋瑋莉臉書)

國民黨在基隆的市長初選作業出現重大爭議,關於政黨提名是否應採取民調的討論也跟著一時喧囂了起來。圖為基隆議長、國民黨基隆市長參選人宋瑋莉。(資料照,取自宋瑋莉臉書)

由於民調公司發生嚴重烏龍,誤算加權比重,使得國民黨在基隆的市長初選作業,於本月28日出現重大爭議。也因此,關於政黨提名是否應採取民調的討論,一時喧囂了起來。

日前正式宣布參選國民黨新北市長初選的前縣長周錫瑋,就在第一時間出來質疑黨中央全民調的制度,表示不能相信民調,必須採取黨員投票。然而這樣的說法有道理嗎?還是有其他替代方案?其優缺利弊如何?過去兩大黨的實務運作又是怎麼發展的?

有其他提名方式嗎?

針對黨內初選,其提名依據,一般來說,不外乎幹部評鑑、黨員投票、民調,以及衍生出的混合制。

在早期,由於黨紀較強,因此幹部評鑑較受青睞,然而由於所謂的評鑑在實質上高度仰賴於「評審」的個人主觀認定,有極大的上下其手空間,所以近年來基本已難再見到此種提名方式。

在時序上,取幹部評鑑而代之的則是黨員投票,也就是說,由黨員來決定黨的公職人選。就政黨理念來看,由黨意來決定人選,再自然不過。然而以當代政黨之目的,也就是以勝選考量來看,則黨員投票就存有相當矛盾。因為若採取全黨員投票,就很可能使得有意競選者,僅耕耘黨員,而忽略其他選民,最終產生符合黨內主流,卻與外部民意主流相悖的參選人。

此外,由於黨員分布不均,在黨員基數較少的情況下,就很可能出現有心人士藉由掌控人頭黨員來操弄選舉;且由於上述兩個因素,全黨員投票相當有利於現任者,不利於挑戰者,從而損害於黨內世代交替、接班。所以在存有黨職選舉的制度下,以勝選為主要考量,各主要政黨目前已少有全黨員投票的公職人員初選制度。

所以當幹部評鑑和黨員投票存有諸多弊端與缺失,在科技日新月異的發展之下,民意調查就被廣泛用做於黨內初選的提名依據。而雖然民調亦存有不少缺失,例如在取樣、人員、問題設計等等因素上,都可能影響民調結果。但相對於幹部評鑑和黨員投票來說,民調可以說是爭議較小、較少人治色彩,有助於黨內青年接班,且較能產出勝選機率較大、接地氣的公職參選人。

從政治學的角度來看,任何制度皆有優缺點,沒有一套制度是至善至美的。尤其是涉及到各方重大利益的公職提名,可想而知,更不可能有一種讓各方皆滿意的制度。因此其所涉及到的主要問題,就在於哪套制度較能切合環境所需,即是制度選擇問題。而民調作為政黨初選的提名依據,其價值就來自於其相對性。也就是說,雖然民調仍存有瑕疵,但由於幹部評鑑和全黨員投票具更多弊端,因此這就使得民調成為現有政黨初選提名最好的辦法。

民進黨用什麼方式提名?

民進黨在早期,由於仿製國民黨制度建黨,因此在提名方式上亦採取幹部評鑑和黨員投票,不過由於派系和人頭黨員的人治問題,便逐步納入民調,且增加其比重。不過有意思的是,民進黨在過渡期間的1994年和1996年選舉,曾效仿美國的開放式初選制度。也就是讓所有選民,無論黨員與否,經登記即可投出民進黨的公職參選人。然由於美國這套制度行之有年,且人口基數甚大,參與度較高,得以有效減少弊端。因此民進黨在不具備上述的條件下,就出現大量舞弊的情況,導致其改弦易轍,採取以民調為重、黨員投票為輔的混合制。

不過即使納入民調,作為攸關利益的提名方式,亦難避免爭端,從採取全民調抑或是民調-黨員混合制,到全民調採排藍亦或是不排藍民調,在民進黨內都上演多次茶壺風暴。

其中最顯著的例子就莫過於2006至2007年的「十一寇事件」,現在被歸類為正國會,當時任職民進黨秘書長的林佳龍便透過修改提名辦法,採取排藍民調,讓新潮流的許多政治人物都在初選時就落敗。與此同時,民進黨也在2008年遭逢歷史上的大敗,瀕臨瓦解危機,引來黨內對排藍民調的一片檢討聲浪。因此當蔡英文接任黨主席之後,不僅將提名方式從混合制改為全民調,亦基本放棄排藍民調,從而奠定民進黨日後的重建與勝選的基礎

國民黨為什麼也採取全民調?

在黨內環境上,國民黨較民進黨有所不同的是,其嚴密的黨組織和充沛的黨員數量,因此即使捨棄幹部評鑑制度,黨員投票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都在公職提名中扮演重要角色。即使在2014年,雖然黨中央有意採取全民調,然而在地方反彈之下,還是回歸到民調7成和黨員3成的提名方式。因此在這樣的提名制度下,在部分地方發生黨員投票在關鍵時刻導致結果發生逆轉的情況。所以選後,自然就針對這樣的結果進行了一些制度檢討。

有鑑於民進黨採取不排藍的全民調,以及國民黨過去的經驗,因此國民黨主席吳敦義便選擇在此次地方公職人員提名採取不排綠的全民調,以此來避免過往的種種弊端。

而除了前述所說,全民調較能產生高勝選機率參選人,有利青年接班,減少人治的人頭黨員和派系黑箱作業外,由於國民黨中央在過去對地方具有極強的掌控能力,為地方所詬病。因此在採取全民調的同時,也能減少黨中央強勢介入地方的情形,避免地方因此而分裂,不利選情。

所以在選情較為激烈的地區,雖然有些聲音仍對全民調有所微詞,不過在優點遠大於缺點,當前沒有其他更好的方式,且適合國民黨黨情的因素下,吳敦義便自始堅守全民調的提名立場。這也使得本次國民黨的初選,相較於過去,爭議已然減少許多。且沒有出現民進黨近日在台南、高雄,從中央到地方各派系殺到見骨的內鬥。

而一旦吳鬆動這樣的立場,開始介入各地選舉,那就不僅走回老路,讓改革打水漂,更可能導致國民黨在2018的提名策略上發生骨牌效應而崩盤。因為黨內參選人看到一個案例成功之後,便會千方百計透過人脈、派系等等關係,來爭取黨中央介入提名,導致黨內將上演毫無秩序的內戰,進而重創2018選情。

對於黨中央來說,自然必須以大局為考量,因而堅守全民調的立場。慶幸的是,此次基隆提名爭議,問題並非出在黨中央,或是全民調的方式,而僅是民調公司以及地方黨部在技術層面上的差錯。在日後只要慎選更有公信力、經驗更為熟捻的民調公司,以及標準化的複查作業,即可避免再度上演此類爭議。

所以說,趁此次爭議而全盤否決全民調的批評,事實上皆並非以顧全黨內大局為考量,而更可能是僅關注增加自身提名機率,甚至願為此致黨於內鬥、分裂的險境。如此舉動並非基層選民所樂見,因為對於藍營支持者來說,早已厭惡黨內高層內鬥不斷,顧私利而輕大義的舊習。

因此就目前來看,國民黨要切合基層期盼,避免內鬥、要爭取最大勝選機會,以利制衡監督民進黨、要促使青年世代交替,為黨注入新血、要避免人治上下其手和派系利益交換,就仍必須堅守全民調的提名策略。

*作者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助理研究員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冠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