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性仁觀點:黨產會決定查封國政基金會有失民主精神

2017-12-13 06:40

? 人氣

「無論國政基金會是否有理?今日黨產會逼迫國民黨的力量是一個具有明顯針對性,以黑漂白的清算鬥爭為主的壓迫力量,蔡政府花那麼多公帑,養這些專門對付國民黨的行政力量,這不是清算鬥爭、什麼才是清算鬥爭?」圖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召開「促進轉型正義還是促進威權?」國際記者會。(資料照,蘇仲泓攝)

「無論國政基金會是否有理?今日黨產會逼迫國民黨的力量是一個具有明顯針對性,以黑漂白的清算鬥爭為主的壓迫力量,蔡政府花那麼多公帑,養這些專門對付國民黨的行政力量,這不是清算鬥爭、什麼才是清算鬥爭?」圖為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召開「促進轉型正義還是促進威權?」國際記者會。(資料照,蘇仲泓攝)

被行政院黨產會認定為不當黨產,處分追討8.6億餘元。行政執行署已在十一月查封國家政策研究基金會所在地之建物,未來資產除收歸國有外,等於逼國民黨智庫立刻打包走人。被一個多數暴力的促轉條例認定,被一個不合程序、不守體制、不尊重專業意見的民進黨政府迫害,台灣民主無異是最大的諷刺。儘管國民黨提出再多的證據,黨產會先入為主,入國政基金會於罪完全不論作為一個自籌財源與無受國民黨黨產捐助的基金會,查封在野黨的智庫是一個多麼反民主、暴力的反智行為,民進黨竟然敢在世人面前做出如此荒腔走板的舉措,此刻也正式宣布台灣民主已死。

雖然身為在野黨,但也必須具備基本人權及享有訴訟權利,國民黨也已經正式提出行政訴訟等法律途徑救濟。但此事突顯的暴力舉動與近來資安管理法都有著一曲同弓之妙。就是「非我族類必將處死」之霸權心態,已經變成意識形態的偏執,不再是民主與法治的問題,而是不折不扣的政治鬥爭。黨產會的作為非但不是為了追求轉型正義,而是製造不正義,羅織國民黨罪名,製造暴力行為,產生新的不公不義;可悲的是,行政執行署反而在國民黨未提救濟前就變成打手及幫凶。殺人不過頭點地,民進黨等於逼這些人打包走人。國民黨卻只能堅守公平正義原則,卑微地爭取自己訴訟權利。

更離譜的是,《促轉條例》憑什麼賦予行政機關擁有指揮憲警的司法調查權?更何況促轉會的組成,完全由執政者全權提名、掌控,明顯違反憲法及比例原則,破壞五權分立及權力分立的憲法精神,而且嚴重侵犯人權及財產權,入國民黨於罪,在法律未決定前就查封國政基金會,對其中同仁及其家屬造成極為嚴重的人身損害,快過年了對他們情何以堪。

國政基金會被查封。(Solomon203 ∕維基百科)
國政基金會被查封。(Solomon203 ∕維基百科)

國政基金會的歷史可以稽考,一個認定就可以任意侵奪人民團體的合法財產權,違反民主法治原則,甚至還可以收歸國有充公,這難道不是共黨國家之所為嗎?中國國民黨已經死無其所,除了應當將所有的證據攤在世人面前,該錯的該還的就還,但不該還的被污賴的,就只能靠自己在下一次選舉中爭氣,替民主公義爭回一口氣,都已經到如此地步還能不團結嗎?還有分裂的本錢嗎?打鐵還須自身硬,已經到了谷底了難道還不應當前硬起來嗎?

不知道李登輝對於蔡政府此舉,心裡有什麼想法?會不會覺得太超過了,有損台灣陰德?成立於2000年7月29日的國政基金會,這麼多年來,理性對藍綠政府提建議,裡面的顧問、諮詢委員和召集人等更是學界極具聲望的大學者,他們並非替政治服務,只是秉持專業良心,替公義找出路,替國家提建言,多少年來,並沒有因為馬政府執政而興,並沒有替政治服務,秉持專業良心,今日受到這般對待,民進黨等於摧毀專業,看看台灣有多少號稱智庫,卻充滿意識形態為一黨一派一人服務,想來更加可悲。

黨產會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憲政怪獸?比起動員戡亂時期的警備總部也相去不遠,它是一個專門針對國民黨進行清算鬥爭而成立的工具性單位,這個單位美其名是職掌臺灣戒嚴時期之政黨財產的調查、返還、追徵、權利回復,然而實則面對婦聯會、中廣等單位及史料已經擴大解釋適用,認定其為國民黨附隨組織或是不當黨產取得。已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政治鬥爭工具;無論國政基金會是否有理?今日黨產會逼迫國民黨的力量是一個具有明顯針對性,以黑漂白的清算鬥爭為主的壓迫力量,蔡政府花那麼多公帑,養這些專門對付國民黨的行政力量,這不是清算鬥爭、什麼才是清算鬥爭?

總之。民進黨不願意與國民黨在政策上一較高低,公開民主競爭,在2018及2020選前搞一些動作,就算贏了也不光榮,輸了反而要擔心被報復清算,如此真是得不償失,俗話說「打蛇打七寸,逼虎會跳牆」,當國民黨面被逼到退無可退的局面,又豈會在各項政策上與民進黨好好溝通協商?黨產會做的太超過了,凡事若不留有餘地,必損陰德,也使台灣民主蕩然無存;反過來說國民黨更要爭氣才是。

*作者為文化大學國發大陸所副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