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以為女人結了婚就是完勝!鄧惠文醫師:婚內失戀的人妻比大齡剩女還慘

2017-12-12 17:33

? 人氣

偶然看到一本書,談的是「剩女」。「剩女」不是一個新鮮的名詞了,很多人都知道這是熟齡未婚女性在主流社會中被貼上的負面標籤。不過書封斗大的英文書名震撼了我──「剩女」被譯為“Leftover Women”。

已婚剩女?

Leftover,在日常用語中,不就是剩菜的意思嗎?其實不只是剩菜,leftover可以泛指各種「沒用上的東西」,不是沒用,是沒被用上,例如製作商品或建築時的剩料。《紅樓夢》中的賈寶玉跟一顆石頭有淵源,那石頭是女媧補天時沒用上的,因此藴積著種種曲折情懷,說起來就是個leftover。

看見這名詞時,我正在整理這份為已婚女人寫的書稿,不禁百感交集。與「剩女」相對的,應該是已婚的女人,或說「得以結婚」的女人。然而,跨越「婚姻」這條分類線,到達另一邊的女人,就完勝了嗎?在婚姻的那邊,感覺幸福的到底有多少?

近年台灣的離婚率不低,簡化地說,可以想像為每三對結婚就差不多有一對離婚。而在結婚與離婚之間,處於已婚狀態的女人,許多是不快樂的,那感覺恐怕比未婚熟女更像leftover─ 沒吃完的冷掉的肉排,失去風味的蔬菜,乾掉的米飯或硬掉的麵包...。

曾經認真地料理起來,隆重澎湃地上桌,歡喜期待著被吃掉而融入一個人的生命。結果,只有一小部分被吃掉(或者根本整個都沒被動到),剩下來被丟著、冷藏著,不掙扎的話,就會被遺忘到徹底變成廢物,直接通往垃圾焚化廠,連餵豬的時機都錯過。但若掙扎,吵著重新端出來,手舞足蹈地喊著「我還可以吃喲」,約莫也是徒勞,只會遭到更無情的嫌棄。

有名無實的妻子,寂寞的女人,對著做臉的美療師、洗頭的妹妹、賣保養品的櫃姐、心理治療師...這些不相熟卻願意觸摸她們身體心靈的人,傾訴無法與枕邊人分享的空虛。無處發揮的熱情與困頓的抱負,像洗髮精的泡泡那麼香香柔柔,卻只能等著被水沖走,直到與空化為一體,再也不信自己懷有什麼珍貴的潛質,別說是補天,連鋪地都沒有人願意踩。

還掙扎著、抗拒泡沫化的過程中,也曾求教於他人。但得到的建議大約是「婚姻本來就像這樣」、「妳幻想太多」、「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有名無實的妻子,寂寞的女人再也不信自己懷有什麼珍貴的潛質。(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婚姻是愛情的墳墓?

年輕人才不相信這句話,一心想著我的愛情當然會持續到婚姻裡,不止綿延不絕,還會開花結果。婚齡漸長才開始領悟,婚姻本來就是所有愛情的墳墓,只是時間不同意義就不同。弱質的愛情進入婚姻不久便磨耗早夭,婚姻無疑是它的墳墓;至於長壽的愛情,得以在婚姻中安居直到最後安息的一刻,婚姻不也是它的墳墓?問題並不是「愛情終將死在婚姻裡」這個事實,而是如果愛情死了人還要活在婚姻裡,那就是活人住在墳墓裡。

感情還活著的人,住在冰冷的婚姻裡,伸手抓不到人,叫喊只聽見自己的回音。那不只是寂寞,是比寂寞更逼人的,生命慢慢冷卻、存在漸漸稀薄的流失感。

我在心理治療工作中遇見許多這樣的女性。很苦、很悶、不快樂,不確定自己的不滿是否合理,不知道自己該追求什麼。繞來繞去,要好久的時間,才小心翼翼地說,我還想要戀愛的感覺。

「我不想找別人,我還是希望他愛我。」然後掩面懊惱起來:「我為什麼這麼沒用,被他吃死死的。」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不確定自己的不滿是否合理,不知道自己該追求什麼,繞來繞才小心翼翼地說,我還想要戀愛的感覺。(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婚內失戀?

對於已婚無愛的女人,「戀」是個扎眼的字。這字有言,有心,兩旁還有情意密密纏繞。而她們和喚作丈夫的之間,早已無言,也不覺有心。

沒有人不知道戀愛的感覺。失戀了,本來也應該很清楚。

如果妳是單身者,他不來找妳、他含蓄或明白地拒絕見面、他無意製造甚或逃避身體的接觸…妳會知道該想下一步了。

但若這人是妳的丈夫,原本簡單的判斷就會變得很複雜。有個聲音一直對妳說:「老夫老妻本來就是這樣」、「沒有熱情不代表婚姻有問題」。妳覺得自己不應該覺得不開心。

如果妳真的覺得沒問題,那就好。

如果妳一邊說服自己沒問題,一邊不斷地對另一半施壓,或是幽怨地期待他改變,做著心口不一、言行分裂的事,那麼,妳不是在逃避問題就是在製造問題。

妳真的不需要再問「我這樣的婚姻算有問題還是正常」。沒有人能替妳定義什麼樣的婚姻才算正常。婚姻又不是燈泡,會亮就正常,不會亮就該丟掉。婚姻更像一碗麵,在好吃到無可挑剔與噁心到要吐掉之間,存有很大的變異空間。妳覺得極為不滿的婚姻,對某些人而言簡直就是天堂。有人認為家事分工不均就算嚴重的問題,有人卻連無性、無互動,甚至另一半外遇,只要偶爾還會回家,都認為很正常。

每個婚姻都有個性,就像人有個性一樣。所以婚姻正不正常,無法確認也不需確認。不過,妳過得不快樂,甚至很痛苦,這就值得確認也值得關注。

放下「無論如何他還是我老公」的障眼法,試著像單身時一樣直覺地面對,妳一下就會看出問題── 妳失去了愛。

然後,從年輕時就會的失戀求生的種種智慧和能力,才可能啟動。由於已婚者跟失戀的對象還有關係── 住在一起的關係、共同教養小孩的關係、法律上的夫妻關係、面子上的依存關係…這種失戀當然比單身者的複雜又難處理。但一切都還是要從面對失戀的本質開始,才有機會改變處境。

說有感覺的話、做有意義的行動、拒絕被無愛婚姻的黑洞吞沒。

披上白紗那一天,我以為失戀這種事再也不會發生在我身上。
我疏於操練一個人生存的技能,以至於連失戀都無法辨認。
我為我的怠惰懺悔,但我接納我自己曾做的一切。
我在婚姻裡面失戀了。
現在開始我要停止無用的追逐,找回自我的價值。

(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說有感覺的話、做有意義的行動、拒絕被無愛婚姻的黑洞吞沒。(示意圖非本人/翻攝自youtube

作者|鄧惠文

精神科醫師、榮格分析師、作家、廣播主持人。
台北醫學院醫學系學士、台北醫學大學醫學人文所碩士,曾任台大醫院精神部總醫師、萬芳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講師。

英國塔維史托克心理治療中心(Tavistock and Portman Clinic)進修
英國塔維史托克伴侶關係研究中心(Tavistock Center for Couple Relationships)進修
美國國際心理治療機構(International Psychotherapy Institute)培訓
國際分析心理學學會(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Analytical Psychology)個人會員

目前專職個人及伴侶心理治療、心理成長課程,並擔任廣播節目「鄧惠文時間」主持人。研究及教學主題包括人際思維的拆解與重構,以及個體化歷程的心理探索。

著有《非常關係》、《直說無妨:非常關係2》、《愛情非童話:給妳的床邊故事》、《不夠好也可以:女人的趣味》、《有你,更能做自己》、《學習。在一起的幸福》、《別來無恙》、《還想遇到我嗎》、《寂寞收據》、《解開愛情的鈕扣》等多本暢銷書,並獲選2016金石堂年度風雲作家。

本文經授權轉自平安文化出版《婚內失戀:有婚無伴的人生,不奮鬥就等著變灰燼!》(原標題:已婚剩女?)
責任編輯/蔡昀暻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