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性仁觀點:公正處理慶富案,勿成世界醜聞

2017-11-25 07:00

? 人氣

作者指出,政治人物和名嘴也不應將慶富案變成政治抹黑的題材,否則不僅只會證明國艦國造是不可能的,還會將台灣朝野拖下醜聞的泥淖中,讓台灣變得更不堪,這豈是我們的期盼?(蘇仲泓攝)

作者指出,政治人物和名嘴也不應將慶富案變成政治抹黑的題材,否則不僅只會證明國艦國造是不可能的,還會將台灣朝野拖下醜聞的泥淖中,讓台灣變得更不堪,這豈是我們的期盼?(蘇仲泓攝)

慶富案越燒越大,中間的案情錯綜複雜,案情也不斷變化,隨著事件不斷越滾越大,很多政客及名嘴雖有心操作,但又往往產生許多意想不到的效果,隨著案件的偵辦,期盼檢調徹查應無上限,不要讓真相石沉大海,展現台灣在關鍵時刻的大是大非。

雄檢懷疑慶富造船涉嫌用假文件向多家銀行詐貸,不法金額恐破千萬元,認為涉及詐欺、偽造文書及背信等罪嫌,不僅同步搜索「慶富造船」公司總部、公司負責人辦公室及住家等14個處所,並傳喚公司負責人陳氏父子及「獵雷艦」標案相關業務承辦人員等共19人到案說明。而此案涉及到已有軍方多人受到懲處,而慶富公司確有違法、違約情事,海軍不僅應依合約解除契約,並循法律途徑向慶富求償,以維海軍權益,關於多家銀行也涉入其中,充分說明此案的嚴重及複雜的程度,恐已非一般弊案所能比擬。

首先,慶富副董事長陳偉志是否入府喬事?事實真相只有一個,雄檢應拿出良心說真話,供詞反覆反而會引人疑竇,也難杜悠悠之口;其次,本案調查的核心應在於慶富副董事長陳偉志去府之後有沒有改變獵雷艦案付款的事實?

關鍵在海軍當時的合約付款期程,應該第三期款項是在2017年編列24億才要撥,且合約內容中有提到;若年度預算沒有編列,即使提早完成,額度不足時乙方都不能求償或提出告訴,軍方2017年編預算要支付等3月提撥,不會有慶富可提告海軍的說法;此外,陳偉志說要撥付預付款,因為預算遭凍結所以延後撥付,但事實沒有,2016年11月才審議預算,陳偉志2016年10月說預算被凍結,陳偉志怎麼會先知道預算會有問題?顯見整起案件中出現太多時間斷點及不合理的地方,需要雄檢抽絲剝繭,一一理出,相信問題並不難解。

慶富集團董事長陳慶男。(盧逸峰攝)
慶富集團董事長陳慶男。(盧逸峰攝)

重點在於態度,對於時間上不對,近來不斷影射馬政府前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協助慶富,召開2次協調會;總統府公布入府資料,也爆陳慶男帶公司財務顧問,2015年12月時入府拜訪總統府副秘書長熊光華,都被視為有協助喬貸款的疑雲,也應當抱著謹慎的態度,勿任意栽贓造成人格受傷。

筆者期盼勿刻意影射任何政黨或個人,應隨著正確的時間點及證據說話,平心而論,慶富案的疑點實在不少,例如慶富公司副董事長陳偉志入府與新南向辧公室主任談了什麼?是否有高層下令,讓海軍司令部涉及陸、空軍預算有何能耐可提前撥款?高雄銀行又為何要提供聯貸案的履約保證等無法釐清?

當民進黨政府還一再想將責任推給前任的國民黨政府,炒作國民黨吳敦義主席在104年副總統任內,兩度於府內與前行政院秘書長簡太郎會面,企圖將此等會面與簡太郎召集的兩次慶富聯貸協調會進行連結,以塑造國民黨對銀行團施壓讓獵雷艦案聯貸案得以通過的印象,這是非常不道德的。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