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中央應儘速成立一級常設性緝毒專責單位

2017-11-25 05:20

? 人氣

作者認為,假使該單位的成立工程過於龐雜,不妨訂定具體時程,並且從成立中央一級常設性緝毒專責單位著手。(資料照,嘉義市政府提供)

作者認為,假使該單位的成立工程過於龐雜,不妨訂定具體時程,並且從成立中央一級常設性緝毒專責單位著手。(資料照,嘉義市政府提供)

民國黨近日提出「台灣零毒品行動」,認為政府砸四年百億反毒卻搞錯方向,並直指台灣最大問題是「反毒機制紛亂且各自為政」,因此訴求之一即「建立中央專責統籌機關」。本文要支持並呼應相關訴求:如果成立常設性「反毒」專責單位過於複雜,至少應儘速成立一級常設性的「緝毒」專責單位。

【熱銷蔬菜箱補貨!】 嚴選5大類12種品項蔬菜產地直送到家

民國98年行政院研考會調查顯示,毒品危害為國人第四大民怨。時值今日近十年來,各緝毒職司單位雖戮力偵辦毒品相關案件,毒品氾濫仍然是台灣社會治安重大威脅來源。

目前台灣約有5萬8千名在監受刑人;其中,因毒品案坐牢在監受刑人高達近2萬7千人,顯見毒品相關犯罪是整體社會治安主要威脅。更令人擔心地,隨著毒品製程進步與包裝變化多端,價格降低與外觀酷炫促使毒害「向下紮根」而染指校園,讓原來該是「純淨」意象的校園變成「毒品防治第一線」,甚或惰落成「販賣毒品最前線」。

而根據警政署統計資料指出,105年查獲毒品犯罪件數5萬5,481件,較104年增加5,905件,毒品犯罪人數也增加6,275人。此外,當行政院在今年7月推出所謂「新世代反毒策略」時,宣稱反毒是蔡政府重大政策,並高調宣傳緝毒成績為「史上最輝煌」。

看到這樣的緝毒「成就」,給予緝毒單位鼓勵的同時,仍然有值得深思的部份。一方面,突顯政府反毒的思維仍側重有數據可宣傳的「緝毒」面;這當然不無可厚非,畢竟在KPI(關鍵績效指標)的引導下,量化數據自然是「受歡迎的」,而且逐步成長的緝毒「成就」,乍看下的確突顯「政府重視」。但是另一方面,與日俱增的緝毒數據似乎反應國內毒品犯罪與毒品氾濫問題有日趨嚴重趨勢,遑論難以計數之毒品犯罪黑數。加之,亞洲鄰近國家對於毒品多採嚴刑峻法,相對寬鬆輕刑責的台灣對於毒品犯罪更具有「比較利益」優勢,這使得我國緝毒能量有提昇必要。

然而,縱使「緝毒」被視為「反毒」的最重要面向,目前割裂未統一的緝毒責任歸屬,使得許多資源無效內耗,負擔過高交易成本,無形中大為降低了我國緝毒能量。隨著經濟快速發展與科技日新月異,傳統執法思維與慣有反毒運作機制,實難以因應日漸複雜而專業的毒品組織化犯罪。正如民國黨所針砭,也是許多專家直指的,多年來我國在防堵毒品工作最為人詬病的病灶,即是職司部會長期各自為政、欠缺整合。

僅僅執行「緝毒」之事權,即散見於調查局、警政署、海巡署、憲兵隊、海關等多個部會組織,造成分工零散且有路線重疊的困境。實務運作上,由於各機關皆有本職業務核心,緝毒單位編制相對小、資源少,反毒策略與工作難獲得組織內共識;種種緝毒現況實難成比例落實中央政府高調反毒之宣示。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