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可笑的世紀騙局、還是邁向永生的初步嘗試?換頭手術引發科學與倫理爭議

2017-11-24 20:10

? 人氣

義大利都靈的神經外科專家卡納維羅說,他研究的目的是為了延長生命,因為他相信衰老是必須治療的疾病。(BBC中文網)

義大利都靈的神經外科專家卡納維羅說,他研究的目的是為了延長生命,因為他相信衰老是必須治療的疾病。(BBC中文網)

義大利神經外科醫生說,其團隊成功地實施了首次人體頭部移植手術。他還說患腦手術將來能夠讓人類獲得永生。他的說法招致許多同行質疑,還有人甚至將換頭手術和「魔鬼天使」門格勒相提並論。

來自義大利都靈的神經外科專家塞爾吉·卡納維羅(Sergio Canavero)2017年就說,準備在兩年內進行人體頭部移植手術。他還說「很多人」已經自願提出要求接受頭部移植手術。

身體癱瘓的俄羅斯的電腦程序員斯皮里多諾夫(Valery Spiridonov)自願成為第一個接受頭部移植手術的人。卡納維羅教授的團隊說,首例移植可能在中國器官捐獻者身上完成,因為出現中國身體捐獻者的機率更大。

美國紐約大學朗格尼醫學中心的學者阿瑟·卡普蘭教授支持「法輪功」組織關於中國當局活摘人體器官指稱,他說義大利醫生換頭手術是偽科學,而且把頭部移植和納粹德國的「死亡天使」門格勒醫生相提並論。

「長生不老」?

都靈的神經外科專家塞爾吉·卡納維羅11月17日在維也納的記者會上說,他很快就能夠給活人做頭部移植手術。他說,他研究的目的是為了延長生命,因為他相信衰老是必須治療的疾病。

卡納維羅說,「我們在太長時間裏受到自然法則的約束。我們出生,長大,衰老,死亡。人類進化了幾百萬年,共有1000億人死去。那是規模很大的人類滅絶。」

「現在的時代,我們能掌握自己的命運……或者會改變一切。首例人體頭部移植已經實現…...所有人都說這不可能。但是我們的手術成功了。」

按照卡納維羅的說法,手術過程分兩步。首先,把捐獻者身體的供血連接到移植者的腦部。然後切開頭部,用名為PEG的生物膠把神經和血管連接到新的身體上。

實施活體手術時,他們計劃使用電刺激新的神經末梢,然後用模擬現實幫助患者適應自己的新身體。卡納維羅說,他們會小心確保喉返神經不被切斷,這樣患者醒來的時候仍然能用同樣的聲音說話。

卡納維羅還宣佈計劃開始準備首次人腦移植手術,他說這將導致「永生」。他說未來人們通過移植腦部到年輕的身體上,那可能是通過自我克隆形成的身體,那樣人們就可以長生不老。

報導說,他們在中國使用了兩具屍體的部分進行了手術,手術進行了18個小時。不過對於「換頭術」的媒體報導,參與這次手術的哈爾濱醫科大學教授任曉平博士說,這次重大突破只是「完成人類第一例頭移植外科模型」,和「換頭術」尚有距離。

支持法輪功的活動人士認為,在中國有50-100萬法輪功學員被監禁 ,在2000到2008年期間約65,000名法輪功信徒被殺後他們的身體器官被取走。(資料圖片)
支持法輪功的活動人士認為,在中國有50-100萬法輪功學員被監禁 ,在2000到2008年期間約65,000名法輪功信徒被殺後他們的身體器官被取走。(資料圖片)

任曉平說,他們完成了第一例人體頭移植模型,是醫學史上的里程碑。但由於頭部移植手術難度太大,自首次提出完整移植人類頭部的手術到現在的100年間人們一直在研究探索。

質疑「偽科學」

不過科學界對「換頭手術」的反應大多是懷疑。許多專家說,只有在患者接受移植手術後活下來,才能說手術是成功的。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南部醫院的移植中心專家詹姆士·菲爾茲博士說,宣佈頭部移植手術成功是「自我膨脹的偽科學」。他說,卡納維羅或哈爾濱醫科大學的任曉平博士需要提供證據證明他們在大型動物身上完成頭部移植手術,而且動物恢復了足夠的身體功能,狀況比以前有改善才行。

菲爾茲博士認為,頭部移植項目在道德上不正確。這個努力似乎都離不開道德問題,在每個身體需要移植的病例中,這個過程都需要有一個人死去。

雖然義大利神經外科專家卡納維羅的手術成果不久將在《國際神經外科》雜誌上發表。任曉平對中國媒體解釋,因為該手術的特殊性,要考慮社會的承受度,因此有些圖片不便公開。他們雖然擁有所有的數據、影像、圖片,不過發表文章沒有用實際的圖片,他們做的是科學工作,不是拍恐怖片。

但是他們的手術仍被英國專家指為「自我膨脹的偽科學」。紐約大學朗格尼醫學中心的阿瑟·卡普蘭教授對《生命科學》雜誌也表達同樣觀點。他說,他相信頭部移植永遠不會成功。他說,卡納維羅最新的所謂「突破」是「繼續一種可惡的欺騙」。

排斥,接神經

阿瑟·卡普蘭說,「我們這裏(紐約大學)有一個臉部移植項目,僅移植臉部的難度就很大」,「那需要大量使用免疫抑制藥」,即抑制免疫系統反應,避免讓免疫系統排斥移植器官的藥物。

奧斯威辛集中營
德國納粹軍官和醫生門格勒被稱作「死亡天使」,他被指在奧斯威辛集中營用活人進行「改良人種」試驗,強迫受害者接受藥物注射(奧斯威辛集中營舊址)

他說,「頭部移植的問題更大,需要更大劑量的免疫抑制藥物」,阿瑟·卡普蘭說「那可能會讓你幾年後因為排斥和感染死去。」

另外一種可能就是因為頭部和捐獻者身體的生化差異,移植者可能永遠不會恢復正常的意識,「就像把燈泡裝入新燈座」 。卡普蘭說,「如果安裝的是一個頭顱和人腦,那麼化學環境和新的神經對接。我認為移植者會先發瘋然後死去。」

手術移植需要連接頭部和捐獻身體的大量神經和血管,還有脊椎和脊髓。卡納維羅說,他們發明一套連接頭部和捐獻身體脊髓,神經和血管的新技術。任曉平博士曾對媒體展示了他的團隊在中樞神經治療方面的重大突破。

儘管如此,卡普蘭仍然對卡納維羅團隊的說法表示懷疑:「如果他知道如何修復,在連接脊髓,他就應該對那些脊髓受損的患者做手術啊?」

但任曉平自信地表示:「脊髓損傷我們已經找到很好的解決方法」,「它突破到人都不敢相信。但我們做到了」。他說,全世界有50到100萬例的脊髓損傷,中樞神經損傷,傷殘率很高,但是哈爾濱科技大學團隊在中樞神經系統治療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

他說,「最新進展是我們的團隊在小動物(小鼠)、大動物(狗)身上成功進行實驗,從而發表了中樞神經、脊髓損傷修複研究的相關論文,這項研究是全球範圍內及其領先的。」

活摘人體器官?

卡普蘭甚至還提到了在奧斯威辛集中營作人體試驗的納粹醫生門格勒,他說,「那種移植頭部的說法像門格勒一樣」,要把一個得了患可怕病症身體癱瘓的人的頭顱移植到另外一個人的身體上。「這很殘酷,肯定會導致災難。」

德國納粹軍官和奧斯威辛集中營的醫生門格勒被稱作「死亡天使」,他被指在集中營用活人進行「改良人種」試驗,強迫受害者接受藥物注射,還在活人身上接種病毒和細菌,對他們進行截肢和摘除器官手術。

卡普蘭是器官販運問題歐洲/聯合國聯合研究委員會的負責人,積極呼籲締結關於囚犯器官走私的新國際公約。他還為法輪功發聲,指責中國摘取人體器官。他的行動導致主要的醫學期刊抵制發表來自中國關於器官移植的論文。

阿瑟·卡普蘭曾經幫助創立了美國器官分配製度。他曾經說,中國沒有關於遺體捐獻的制度,許多醫院,特別是軍方醫院,一度這樣(以器官移植旅遊的方式)公開招攬顧客。

美國媒體報導,加拿大支持法輪功組織的「保衛民主基金」的古特曼認為,在中國有50-100萬法輪功學員被監禁 。他還估計在2000到2008年期間約65000名法輪功信徒被殺後,他們的身體器官被取走。

2008年12月被《發現》雜誌選為科技界最有影響力的10大人物之一的卡普蘭,曾經譴責中國大陸一直在活摘器官「為需求而殺人」的罪惡。他還發表過《使用囚犯遺體做器官來源的道德倫理問題》的學術演講。

據說因為卡普蘭「把哲學辯論解釋得更容易被人理解」並且「普及生物倫理學」,所以才被譽為美國科技界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但是他的觀點被被經典哲學學者批評為「通俗實踐哲學」,還有許多同行指責其過於熱衷與媒體互動。

克里斯蒂安·巴納德
1968年克里斯蒂安·巴納德博士進行了首例心臟移植手術。他當時似乎面對相同的道德方面和專業方面的質疑。

弗蘭肯斯坦

英國報紙的報導後面的讀者評論說,「雖然不知道卡納維羅換頭手術能否成功,但是我還記得過去何曾幾時人們都認為器官移植是不可能的事情。」

1968年克里斯蒂安·巴納德博士進行了首例心臟移植手術。他當時似乎面對相同的道德方面和專業方面的質疑。當時普遍認為生理排斥問題使心臟移植不可行。

卡納維羅在維也納記者會上說,毫無疑問這是個意義非凡的手術,「我們探索進入了未知領域,就像登月一樣」。他還說「阿波羅11號成功了,阿波羅12號也成功了,但是看看阿波羅13號的結局。他們說我瘋狂,是個瘋子,是弗蘭肯斯坦。」

弗蘭肯斯坦(科學怪人)是世界最早科幻小說中一個科學家用不同的死屍拼湊的一個怪物。

因此有評論說,人們無法預見科學和醫學進步,但可以肯定的是,這種進步將來會越來越快。今天類似科幻故事弗蘭肯斯坦,可能在不遠的將來就會變成現實。因此要保持開放態度,不要固執己見。

還有評論說關於頭部移植的說法不準確,應該是給頭移植一個身體,因此這樣的手術是可能成功的。

許多讀者雖然不清楚換頭手術是否能夠成功,但是他們都擔心這麼做是否道德。有人回復說,如果你是個衰老的億萬富翁,換個年輕的身體繼續活下去,道德可能就根本不是個問題。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