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兩旁有公園、空地,為什麼一定要我們社區?」塭仔圳重劃案重啟都委會 自救會要求:排除重劃或安置都要公文

2017-11-29 13:39

? 人氣

反塭仔圳反迫遷連線今(29)日上午集結,參與新北市政府都市計畫委員會專案小組(第二階段),在場外高喊「住戶要排除,都委給全圖」。(陳子萱攝)

反塭仔圳反迫遷連線今(29)日上午集結,參與新北市政府都市計畫委員會專案小組(第二階段),在場外高喊「住戶要排除,都委給全圖」。(陳子萱攝)

新北市政府辦理「塭仔圳地區」新莊、泰山市地重劃案,曾於9月20日、25日在泰山體育館舉辦4場座談會,然而20日的座談會一度與警方發生肢體衝突、居民也被阻止進入會場。而新北市政府城鄉發展局日前則發函自救會住戶,邀請參與今(29)日在泰山區公所舉辦的新北市政府都市計畫委員會專案小組(第二階段)。塭仔圳反迫遷連線上午集結,高喊「住戶要排除,都委給全圖」,要求時隔3年又重新開啟的都委會,新北市政府應該要針對居民、工廠具體說明是否排除於重劃之外、或者其他的補償安置方案,且應以白紙黑字公諸於眾。

在地居民和工廠何去何從?新北市缺具體安置和補償

三泰路居民葉建忠指出,過去4場座談會阻止居民進入參與,事後又對外宣稱抗爭住戶已排除於重劃案,然而在座談會上所展現的圖,只是將抗爭住戶列入為「第二階段」、而非「排除區塊」,因此實際上並沒有修改都市計畫圖,葉建忠說,像是三泰路雖然沒出現在第一階段的計畫圖上,但是其實早就被第一階段開發的30米道路所貫穿,「這樣有將住戶排除嗎?」

三泰路居民葉建忠指出,三泰路雖然沒出現在第一階段的計畫圖上,但是其實早就被第一階段開發的三十米道路所貫穿,「這樣有將住戶排除嗎?」(陳子萱攝)
三泰路居民葉建忠指出,三泰路雖然沒出現在第一階段的計畫圖上,但是其實早就被第一階段開發的三十米道路所貫穿,「這樣有將住戶排除嗎?」(陳子萱攝)

文程路居民黎清表示,自己已是在此居住48年的合法住戶,但是市府規劃塭仔圳20多年卻從來沒有找住戶討論過,「一直到2014年,準備要拆我們房屋了,才知道」,黎清指出,在自家所處的合法住戶周邊,200公尺以內沒有其他建設或住家,但城鄉局在都市計畫中卻不願修改規劃內容來保障居住權。

文程路__表示,在這裡已是48年的合法住戶,但是市府規劃塭仔圳二十多年卻從來沒有找住戶討論過,「一直到2014年,準備要拆我們房屋了,才知道」。(陳子萱攝)
文程路黎清表示,在這裡已是48年的合法住戶,但是市府規劃塭仔圳二十多年卻從來沒有找住戶討論過,「一直到2014年,準備要拆我們房屋了,才知道」。(陳子萱攝)

塭仔圳工廠代表鄭淑慧指出,9月20日座談會所指的都市計畫內容和過去兩年是一樣的,工業區在重劃案裡沒有被規劃,安置方案也從未具體說明,鄭淑慧表示,每回向市府詢問安置問題,市府人員都是回應「附近有很多閒置的工業地」,所以不願在重劃案中設置工業區;但鄭淑慧質疑,既然附近有這麼多閒置的空地和空屋,為什麼還要在新莊進行重劃開發?400多公頃有將近一半的土地都是工廠,但是市府卻無視在地需求,只有不斷創造住宅空屋。鄭淑慧也說,如果沒有要設置工業區,新北市府也應該要考慮具體的補償或安置方案,「這裡不是只有工廠,裡面還有很多員工,他們的生計要如何考量?」

塭仔圳工廠代表鄭淑慧指出,每回向市府詢問安置問題,市府人員都是回應「附近有很多閒置的工業地」,所以不願在重劃案中設置工業區,但鄭淑慧質疑,既然附近有這麼多閒置的空地和空屋,為什麼還要在新莊進行重劃開發?(陳子萱攝)
塭仔圳工廠代表鄭淑慧指出,既然附近有這麼多閒置的空地和空屋,為什麼還要在新莊進行重劃開發?(陳子萱攝)

爾後抗爭居民進入區公所內參與會議,但原本要進到會議室內發聲的居民,被市府人員與警方阻饒,並發生爭執與推擠,最終則被移請至隔壁禮堂觀看直播,居民則登記依序進入會議發言。

原本要進到會議室內發聲的居民,被市府人員與警方阻饒,並發生爭執與推擠。(陳子萱攝)
原本要進到會議室內發聲的居民,被市府人員與警方阻饒,並發生爭執與推擠。(陳子萱攝)
原本要進到會議室內發聲的居民,被市府人員與警方阻饒,並發生爭執與推擠。(陳子萱攝)
原本要進到會議室內發聲的居民,被市府人員與警方阻饒,並發生爭執與推擠。(陳子萱攝)

居民:塭仔圳今天會變成這樣不是地主的問題,是政府的問題

在都委會專案小組中,磚雅厝居民呂文賓說,重劃應該是政府的德政,但是現在公辦重劃比財團還不如,「財團重劃還會一家家拜訪,但是政府卻沒有」,呂文賓表示,磚雅厝已世居超過百年,然而市府人員卻從來沒有實際到訪溝通過,「非常不負責任,政府只看到土地和利益,卻無視在這裡工作、居住的人」,呂文賓也提到,工廠不是不搬,也曾到附近另尋落腳地,但沒有適合的,更何況員工都住在此地、且原本相互依賴的產業聚落經遷移後必會被破壞,如何說搬就搬?

另一位磚雅厝居民呂瑞欽則在發言時首先痛批,「今天會場的安排我非常不認同,市府人員口口聲聲說要依程序問題安排,但大家今天犧牲工作特別來參與,卻不讓居民真正進來發聲!」,呂瑞欽也指出,塭仔圳今天會變成這樣不是地主的問題,是政府的問題,「磚雅厝到現在已經到了第七、第八代,重劃之後這些老人家要搬去哪裡?這都沒有被市府真正說明,政府口口聲聲只說重劃開發的好處,卻沒有說明地主的稅金、或之後的生活會需要擔負甚麼成本。」

磚雅厝居民呂表示,市府人員卻從來沒有實際到訪溝通過,「非常不負責任,政府只看到土地和利益,卻無視在這裡工作、居住的人」。(陳子萱攝)
磚雅厝居民呂文賓表示,市府人員卻從來沒有實際到訪溝通過,「非常不負責任,政府只看到土地和利益,卻無視在這裡工作、居住的人」。(陳子萱攝)

「路兩旁都有公園或空地,為什麼一定要開我們社區」

文程路居民賴秀蓮發言表示,政府應正視合法住戶的生存權和居住權。賴秀蓮說,文程路住戶在這裡已經住了48年,但直到2014年才知道房子一定會被拆,這對家裡和老人家來說是晴天霹靂。賴秀蓮指出,從計畫圖來看,明明道路稍微向空地挪移就不會影響到原本的住戶,「路兩旁都有公園或空地,為什麼一定要開我們社區?這非常不合理。」並痛批,設計方案本是政府職責、應該是由政府規畫,怎麼會是由居民提出?「而政府要求住戶自己提出其他方案,卻又用其他理由搪塞,這非常不合理!」

塭仔圳居民在禮堂觀看隔壁會議室進行的都委會專案小組會議。(陳子萱攝)
塭仔圳居民在禮堂觀看隔壁會議室進行的都委會專案小組會議。(陳子萱攝)

三泰路居民葉長青則在會中直接質問,「請問在場的委員有人住在三泰路、塭仔圳這裡嗎?」他並表示,居民們在此落地生根5、60年,但是因為這個已經吵了近20年的重劃案弄得人心不安,市府口口聲聲說已經排除,從2015年就開始陳情抗爭,卻從未見具體的明文告示,「這次可以給我們公文嗎?我們不希望下一次委員又重新換過,最後又得從頭來過!」

在本次市都委會專案小組的報告中,磚雅厝、美華新村、輔大三角商城等有抗爭戶區域已有部分計劃被排除於重劃案之外,但仍待送至市都委會大會審議才有最終定案。另外,塭仔圳重劃案第一階段在9月座談會時,曾預告重劃計畫書將在今年底送交內政部進行審議,而第一階段主要受影響的大批工廠聚落安置狀況仍未明朗。

喜歡這篇文章嗎?

陳子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