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春鴻觀點:蒙古、台灣、歐陽娜娜

2020-10-03 06:50

? 人氣

歐陽娜娜出席北京十一國慶晚會,正反批評紛沓而至。(取自歐陽娜娜臉書)

歐陽娜娜出席北京十一國慶晚會,正反批評紛沓而至。(取自歐陽娜娜臉書)

藝人歐陽娜娜參加對岸十一國慶晚會,並與陸、港藝人合唱<我的祖國>。對此,行政院長蘇貞昌說 : 「有些人他享受我們的自由民主,享受健保資源,身為公眾人物,還跑到對岸去唱不適當的歌,國人自有公評。」還說「歐陽娜娜的下場,可以參考爸爸演的《藍與黑》對白。」台灣的陸委會文化部只好跟著出氣。台師大教授臉書則評論說,總統蔡英文信誓旦旦的說,「國人不必再為心中的想法而有所恐懼」,倡議獨立的備受贊揚,主張統一的就被批判,民主是長得這個樣子的嗎?「難道是『警總』復辟?」

台灣人移民美國、日本,入籍時要宣誓效忠美國、日本,且要唱國歌。這些海外「華僑」很多人生了病、看牙補牙也都會跑回台灣「享受健保」,蘇貞昌和文化部難不成也要像對待歐陽娜娜一樣入罪於200萬「僑胞」嗎?

「祖國認同」之前可能是「文化認同」

雖然歐陽娜娜只有20歲,但她可不是一般藝人。12歲的她就舉辦了第一場個人演奏會,成為台北國家音樂廳有史以來年紀最小的獨奏家。去年,她被《富比士》雜誌以「台灣」音樂家、演員的身分,入選為「亞洲10大領域30位30歲以下傑出青年」。歐陽娜娜的音樂生命很明顯地是養成於台灣,她7歲的時候進入台北世紀兒童交響樂團,以大提琴主修第一名成績考進敦化國民小學音樂班。11歲時獲得全國大提琴獨奏冠軍並以特優第一名保送師大附中音樂班。13歲時考上專門培植音樂天才的美國柯蒂斯音樂學院(The Curtis Institute of Music)才赴美深造。

歐陽娜娜並不是突然出現唱起《我的祖國》的,去年她就在在微博、臉書和Instagram發聲表明「我是中國人」,她說 : 「我為我身為中國人驕傲,我永遠記得我的祖籍是江西吉安,永遠記著在老家族譜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時的那份感動。」台灣有很多人活到中老年對自己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仍在搖擺,歐陽娜娜小小年紀就已經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她的年紀小到,沒有經過國民黨「大中國歷史」的「洗腦」;也沒有趕上民進黨「108新課綱」的「荼毒」;她到中國發展也是近幾年的事兒,說她是被共產黨「特別栽培」的也太「小咖」了;至於藝人選擇在中國發展,可以有錢賺,這跟台商選擇在中國做生意有甚麼差別?

就像台灣的年輕人很多是「天然獨」,成因如何頗堪深思;歐陽娜娜的「祖國認同」過程如何,脈絡並不清楚,也很值得探究,從她說「在老家族譜上看到自己的名字時的那份感動」,說她是一種「祖靈控」好像又太沉重。會不會就是「文化認同」吸引了她。這本來是大多數上年紀,尤其唸文史科系的老台灣人,或被稱為「統派」的台灣人心靈上共同的「質地」;當然,偶也附身在少年老成者,亦未可知。「文化認同」是怎麼發生的?對年輕人來說,經常只是某種「次文化」的認同。一群人的認同,就形成一種身分,這種身分經常在政治上被人「利用」,說它叫做「國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

鄭春鴻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