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鴻源觀點:認同台灣的「異鄉人」

2019-03-31 07:10

? 人氣

作者直言,台灣和中國最大的不同就是自由與民主的生活方式,然而有些人卻不是這麼想,他們認為理所當然,甚至認為是國民黨的「功勞」。圖為凌友詩。(資料照,新華社)

作者直言,台灣和中國最大的不同就是自由與民主的生活方式,然而有些人卻不是這麼想,他們認為理所當然,甚至認為是國民黨的「功勞」。圖為凌友詩。(資料照,新華社)

繼「平凡的台灣女孩」凌友詩之後,在台灣長大的歐陽娜娜,也公開宣布她是中國人。行政院蘇貞昌院長表示,歐陽娜娜到了不自由的國家唱歌表演,為了賺錢養家,只好被迫這樣做,這顯示台灣和中國的不同,所以我們要更珍惜得來不易的自由。沒錯,自由的台灣人可以自己決定要不要賺「需要折腰的錢」,如「館長」陳之漢那樣,關鍵就在於正確的國家認同。凌友詩說她「在自己國家的土地上擔任自己政府的公職,何罪之有呢?」顯示國家認同是台灣當前的重大問題。

近年來,國家認同一直是困擾台灣社會的嚴肅問題,有些人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有些人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也有些人認為自己兩者皆是,這是將政治體制、生活方式與血緣、文化混為一談。重點在於,我們到底是認同民主體制或獨裁體制?那些喜歡在專制體制下生活,沒有獨裁者可以崇拜就覺得渾身不自在的人,大可以自由選擇去住在哪裡與其「你儂我儂」,絕對沒有人阻擋,何必免強其他不喜歡生活在那種體制下的人不可?香港的「一國兩制」又如何?真是「兩制」嗎?世上還有哪一國家是這樣的制度?

二戰時,前美國總統艾森豪,原本是德國裔,卻以美國人身份,率領盟軍討伐其「祖國」—德國。也是德國裔的愛因斯坦,更建議羅斯福總統趕在「祖國」之前發展原子彈,及早消滅他們,以免生靈塗炭。當時也有不少日裔美國人參加美軍,與自己「祖國」—日本作戰。這些事實顯示,國家認同重於血緣與文化,國家認同的差異是因為政治體制與生活方式不同所致。身為自由人,怎麼會選擇住在不自由的國家?以前戒嚴時期,國民黨老是宣傳戒嚴只影響「一小部分」人,若是如此,為何會發生美麗島事件?為何留美學人陳文成博士會枉死?世上有哪一個號稱「自由民主」的國家,總統與民代可以當到死又可世襲,國會可以永不改選?所以民主前輩施明德說:「當獨裁成為事實,革命就是義務」。

美國是由很多國家的移民所組成,一旦移民自願成為美國公民,美國就是他們法理上的祖國,他們就有義務為它納稅與盡忠。至於原先的祖國,只是文化與血統的祖國,人生下來就是其公民,無從選擇,兩者不應混為一談,如同日據時代,任何台灣人一出生,不管你喜歡不喜歡,就是日本國民,滿清、明鄭與荷蘭時代的台灣人也是如此。當時許多台灣人並沒有認清這一點,以致日本投降後,誤將當時專制、腐敗、落後的國府當「祖國」,最後造成悲劇!

20190326-總統蔡英文「海洋民主之旅」訪馬紹爾群島,26日出席太平洋婦女領袖聯盟會議。(取自總統府@Flickr)
總統蔡英文。(資料照,取自總統府@Flickr)

誰說不喜歡當中國人就一定是日本「皇民」或美國「奴才」?台灣人想做我自己,以台灣為母親或祖國,難道不行嗎?日前小英總統的南太平洋和平之旅,所訪問的那些國家領土才多大?總人口只有多少人?經濟與軍事實力又如何?為何人家可以成為聯合國的堂堂會員國而台灣卻不能?為何人家不與其鄰近的大國統一?今天為何我們會成為國際孤兒?是誰造成的?未來應怎麼辦?都值得我們深思,否則只會讀書、做研究,強調「貨出、人進」、做生意、「賺大錢」,卻沒有國格與做人尊嚴,又何用?

相較於以上兩位自稱中國人的「小女孩」,近年來卻有許多來自「異鄉」的外國女孩,透過不同方式的努力,設法讓自己成為台灣人,以取得台灣身分證為傲,以身為台灣人為榮。

俄羅斯籍的安妮已經考到丙級中餐證照,德國籍雪兒寧願放棄一小時六百元收入的英語教學,選擇在街頭做一小時一百元的紅豆餅,他們都努力學做當台灣人。烏克蘭籍藝人瑞莎最近因為獲得台灣身份證而感激落淚,越南籍的女學生鄭翠玄,最近也因獲得台灣身份證而雀躍。她們都大讚台灣的自由與民主,喜歡台灣人的好客與人情味,都以身為台灣人為榮,國台語也都嚇嚇叫,讓許多始終不認同台灣的國人汗顏。

日前也有位俄羅斯正妹大聲喊出,中國想偷走台灣,有問過他們嗎?影片被網友讚爆,認為台灣不該被中國巧取豪奪。她說:「台灣有些人可能太習慣了,所以忽略自己的優點。」(Some Taiwanese might be too used to things,so they tend to forget about how great some things are.)

其實不少來台的外籍留學生也有同感,如比利時留學生Cedric說:「我覺得他們(台灣、中國)應該不要在一起,因為大部分這裡的人認為自己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換言之,在外國朋友眼裡,從政治制度與生活方式看,兩岸始終是不同個體。為何一些「異鄉人」可以認同台灣,想當台灣人,而一些在台灣長大的台灣人,卻以當中國人為榮?難道只是因為有利可圖,還是國家認同出了問題,或兩者皆是?

這些外籍人士因為喜歡台灣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更愛台灣的人情味,真心誠意認同台灣,努力學習國台語以融入台灣社會,並以身為台灣人為榮。他們不選擇當中國人,因為那裏的生活方式不適合她們,到處有監視器監視民眾的一舉一動,任何人沒有隱私可言,無法讓她們自由自在的暢所欲言與行動,也因此其民間的人情味與熱情好客遠不如台灣人。

歐美國家基於國安理由,雖然也有監視系統,但也只是對少數有前科者,不像中國,沒有人例外,可能成為政府打擊異議人士的工具,除非中國也能民主化,從事政黨政治,由兩黨輪流執政,互相監督與制衡,沒有哪一特定政黨可以萬年執政,畢竟「專制必然帶來腐敗,越專制則越腐敗」,這是前南斯拉夫政治家吉拉斯的名言,證諸人類歷史,屢試不爽。台灣在國府戒嚴時期也是如此,主政者不只腐敗、亂殺人,還屢屢侵害人權,當時所實施的政治是變相的中國帝制,不是民主體制,所以為何他們可以累積那麼多不義黨產與家產。

陳文成(圖/維基百科)
作者指出,沒有哪一特定政黨可以萬年執政,畢竟「專制必然帶來腐敗,越專制則越腐敗」。圖為白色恐怖受難者陳文成。(資料照,維基百科)

台灣之所以有今日的自由與民主,絕非國民黨的施捨,或自動從天而降,而是海內外許多民主前輩奮鬥與犧牲的成果,如黃信介與施明德等美麗島人士,以及為民主而犧牲的陳文成與鄭南榕等人。如果沒有他們的奮鬥與犧牲,相信今日的台灣社會還在戒嚴中,人民生活與目前的中共與北韓差不多,言論與行動自由備受限制,國會與媒體是一言堂,利益被少數人壟斷。遺憾的是,如今有些人卻濫用民主前輩為大家所爭取到的言論自由,躲在網路後面,對其他黨派人士或不同意見者,施以言語霸凌,做人身攻擊,毀人名譽,甚至威脅、恐嚇,實非成熟公民應有的民主素養,也不懂得飲水思源。

這些外籍人士是為了想了解台灣的文化與生活方式而學習台語,沒有任何政治目的。反觀許多國民黨人並非如此,他們學習台語是為了選舉,有政治目的,並非誠心想融入台灣社會。有些人不僅不願意學台語,甚至還限制民眾與戲劇節目講台語,並灌輸一堆崇尚獨裁專制的中華文化,無疑是一種殖民式的教育方式,因為這些中華文化,曾經「培養」曾國藩、李鴻章、左宗棠、沈葆楨與駱炳忠等漢奸,他們甘心當奴才也罷,還背信忘義,以十分殘忍的手段殺害無數太平天國志士,包括許多無辜的老弱婦孺,可說比禽獸不如!

幾年前,作家龍應台在歐洲其新書《大江大海1949》發表會上表示,她童年時受的地理教育,都是在講長江、黃河等中國的大山大水。她說:「我們從小被教育,這個小島代表整個中國。我們成長在一個矛盾的環境中,總是在學習我們不曾擁有的東西,卻假裝你周圍的東西並不存在。」她長大後才發現,這是殖民者的教育方式。她對台灣長期不正常文史地教育的批判,可說是一針見血!可能因為這樣的教育,讓許多人對於自己到底是台灣人或中國人搞不清楚。

龍應台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她大兒子在德國唸小學時,老師發給他們每位同學一張他們所居住的小鎮地圖,興奮地找她一起研究,她卻覺得悲傷,因為她小學在台灣讀小學時,從來沒有拿到這樣的一張地圖!試問,哪一國的文史地教育不是採同心圓之教育方式?換言之,先讓學生認識自己生長的周圍環境,再由近而遠、由裡而外,慢慢擴及到其它較遠的地方?為何我們要那麼早就讓學生就了解遠在天邊的中國大山大水?不先讓我們子弟先認識自己生長的地方?正因為長期教育的本末倒置,因此才有一些在台灣長大的人將對岸當祖國,也有民歌手創作並演唱《龍的傳人》以自豪!

台灣和中國最大的不同就是自由與民主的生活方式,然而有些人卻不是這麼想,他們對台灣的自由與民主價值,不是視而不見,就是認為理所當然,甚至認為是國民黨的「功勞」,只會幻想中國歷代皇朝的榮光,卻不知裡面有多少專制腐敗的皇朝,連殖民中原、屠殺無數漢人的蒙古與滿清皇朝,也當作自己的「光輝」歷史的一部分,是否很可笑?為何我們非得要在「成王敗寇」的中國歷史中循環不可?

1931年11月22日,愛因斯坦發表了《主權的限制》一文。精辟闡述他的國家觀。他指出:「國家是為人而設立,而人不是為國家而生存。······我認為國家的最高使命是保護個人,並且使他們有可能發展成為有創造才能的人。······國家應當是我們的公僕;而我們不應當是國家的奴隸。」這也是當時許多歐洲著名科學家與各界人士,寧願放棄「祖國」國籍,入籍美國的主因。

以上所有「異鄉人」有一共同點,就是「將他鄉當故鄉,將他國當祖國」,只因他們所認同的國家,不是只有血統、文化、信仰等傳統因素,更重要的是,其政治制度與生活方式是否重視自由、民主與人權?換言之,所謂中國人或台灣人,應該站在甚麼觀點看?

*作者為台大物理博士,現為文化大學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