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義雄無限期禁食 以死反核四

2014-04-21 08:42

? 人氣

林義雄交待女兒,「爸爸一斷氣,就馬上用當時睡著的床單包起來」,儘可能在最短時內,送到火葬場火化。(余志偉攝)

林義雄交待女兒,「爸爸一斷氣,就馬上用當時睡著的床單包起來」,儘可能在最短時內,送到火葬場火化。(余志偉攝)

為了要求停建核四,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將自4月22日起展開「無限期禁食」行動,選擇最激烈的非武力抗爭方式以肉身來抗爭,林義雄禁食行動支援小組20日發出公開信表示,林義雄的禁食行動,不是要與掌權者對抗,「他憂心的是,人民對掌權者的深沈失望和消極冷漠,將會助長獨裁專斷,使民主陷入危機;他真正期盼的是,他的行動能激發更多同胞認真思考:做為國家的主人,我們可以如何要求掌權者尊重、服從人民的意志」。

「從林先生的新書中,就可以看出他以無限期禁食行動,甚至不惜至死方休,來要求馬政府停建核四的決心,是如何堅決了!」一熟知林義雄行事的公民團體幹部如此說到。了解林性格和決心的人都擔心,林義雄以無限期禁食的態度非常絕決,因林義雄眼見馬政府宣稱的核四安檢即將過關,緊接著燃料棒一裝填試運轉,核四啟動將無可逆轉。

實際上,早在今年3月初,林義雄的舊屬、公民團體就已知悉林義雄要以絕食來訴求停建核四行動,大家憂心忡忡,之後318學運展開,林義雄的絕食行動暫緩,林義雄認同並支持學生們同樣以非武力抗爭方式長期佔領國會議場,因此以靜坐方式加入學生行動,原本眾人們心存佼倖地希望林義雄能打消絕食念頭,沒想到,在學生運動告一段落,並林義雄依然照著原先的規劃展開無限期禁食行動,如果馬政府始終不理不睬沒有回應,他甚至不惜一死來喚起社會大眾正視核四停建問題,所以他選擇在當年發生林宅血案的義光教會做為他無限期禁食地點。

林義雄在今年2月底出版的新書「只有香如故─林義雄家書」,已對女兒林奐均清楚交待了他的後事了。在書中第二篇「爸爸死了怎麼辦?」一文中,林義雄交待女兒,「爸爸一斷氣,就馬上用當時睡著的床單包起來」,即刻請「會從心中很自然」叫出「阿伯」「阿姑」「阿叔」「阿姨」的人,趕來送行,他強調,儘可能在最短時內,送到火葬場火化,遺骨磨成細灰後,隨即送到「慈林墓園」,很虔誠地撒在祖母的墳上,不另外留下任何痕跡,林義雄不要傳統的入殮、告別,出殯等任何儀式,「只要很少的至親摯友幫忙處理遺體,並送我最後一程就好了」。甚至,林義雄交待,「爸爸很不喜歡不相干的人碰觸到身體」,所以他要求,「從用床單包我到丟進焚化爐以來撿骨灰、撒骨灰都必須是他所強調的至親摯友,還有裝骨灰的盒子或罐子,「必須用我們家裡準備丟棄的瓶瓶罐罐」。

林義雄在文章中,仔仔細細地向女兒交待著他過世後各項事務處理方案,甚至告訴女兒,「爸爸死了,你當然會傷心一陣子,但我希望這時間越短越好,其實『我死了』『您活著』到底誰比較好,只有天知道」,看破生死的豁達人生觀表露無遺。

林義雄選擇以無限期禁食方式,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他早在「爸爸失去意識時怎麼辦?」一文中告訴女兒,「請您要尊重我所決定的死法,也就是當我決定離開人間時,您(最好)很心安地祝福我,至少不應該有任何形式的阻擾」,他說,「當我決定完全不進食時,你知道我已經解脫了生死的關卡而為我高興、祝福我。並且好好地和我相聚,讓我享受即使不算美妙,也應該是非常感人甚至可能是溫馨的最後時光」,林義雄決定以無限期禁食來要求政府停建核四,做為他「正確處理自己的死」的方式。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