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慶餘專欄:要馬英九改革?別說笑了!

2014-04-21 06:36

? 人氣

需要改革的豈只國民黨務而已。(吳逸驊攝)

需要改革的豈只國民黨務而已。(吳逸驊攝)

318學運震撼全球,世界各大媒體皆予肯定,連中國國台辦主任都表示「受到啓示」,承認服貿協議「受益面不均衡」,願在訪台時與新世代對話。對藍綠兩黨,318更已激起內部世代交替聲浪。蘇、謝同時退選黨主席,蔡英文篤定當選,她並已承諾「堅定承擔,承先啟後,完成世代傳承和黨的改革」。而馬英九也發出了「改革令」,宣佈要與王金平一起推動政務,要黨秘書長提出組織、文宣、新媒體改革方案,要加強黨與縣市首長連結。

馬英九真的要改革了嗎?

所有人的答案想必都是「要馬改革?別說笑了!」馬從來不是改革者,從年輕到老,在國民黨歷次改革中,他都是謹慎的保守派。國會全面改選,沒聽他發言贊成過。總統直選討論時,他是委仼派支持者。他去年慷慨激昂,誓言解決「年金改革、世代正義」,根本是虛晃一招。更別提他所有號稱改革的事,如油電、證所稅等,都是找百姓麻煩,把台灣物價炒到空前高漲,對弱勢窮人的剝削無以復加,創造20世紀70年代之後最大的通膨潮(從去年到今年,台灣大小餐廳及小吃店,平均漲價兩次以上,漲幅在25%到40%之間)。

而如果不是馬政府失職,大幅降低富人所得稅及遺產稅,放任這些游資不投入生產業,反而引入陸資,聯手炒房,台北市房價也不會攀高到所得比破世界記錄的15.01(全世界公認房價所得比最高的香港只有14.9,全世界房價次高的溫哥華更只有10.3),年輕人薪資完全買不起房子。同時對富人減稅之外,再加上經濟全球化造成貧富更加懸殊及錯誤的經濟政策,年輕世代失業率居高不下、實質所得16年不成長,馬政府又全無「所得再分配」計畫,台灣的「社會正義」「世代正義」空前淪喪。318學運會由受害最深的新世代發起,弱勢團體及學術界群起響應,形成「馬政府與整個世代為敵」,一點也不意外!

物價及通膨空前高漲,社會正義及世代正義空前淪喪,這些都是馬的「傑作」,是318學運的導火索及亟需改革的兩大「空前」。但馬注意的卻是黨內組織、文宣、新媒體的改革,是要加強與郝朱胡地方諸侯的連結、與王金平立法權的合作、與年輕世代的對話。這些所謂「改革」,與回應新世代的訴求又有何干?

新世代要求的是完善民主程序及國會監督權(先立法後審查)、拒絕黨國獨裁、拒絕黑箱決策(尤其是最危險的兩岸密室交易)、挽救憲政危機,馬卻把改善黨內「家務事」當改革,與318學運的要求南轅北轍。

更令人驚訝的是,馬連黨內「家務事」也不想好好改革。他的改革組織、文宣、新媒體,可能只是要加強國民黨的文宣能力;他強調與地方諸侯的連結,可能是要更牢牢掌控他們;他口稱要與王金平合作,動作卻是不顧黨內群起勸阻,繼續對王採「報復性」訴訟,繼續以「黨政高層」名義放話中傷王;他要與年輕世代對話,也是與國民黨內年輕幹部座談,是由上而下的誘導式談話,而非由下而上的開放式對話。

沒有由下而上,事實上就是拒絕與新世代對話!

馬英九確實不是改革者,即使近年他宣稱要改革的事,也都是改革他人,藉此博取個人虛名,一旦發現改革(例如黨產、年金)對自己沒利,他馬上棄置不顧。他明知服貿協議對台灣不利(經過318學運反覆辯論後,再笨的人也搞懂了)後,仍堅持通過服貿協議,也是自認服貿對他有利(完成「馬習會」、「歷史定位」美夢),至於對台灣、對未來世代有多不利,他大概是不放在心上的。林義雄是否為核四絕食至死,他大概也是不放在心上的。他的心中只有自己,318學運訴求的全是要他限制權力、放棄獨裁、放棄「馬習會」(歷史定位)的事,那麼自私、自戀的人可能同意「改革自己」嗎?別說笑了!

如何讓馬「改革自己」?答案也許只有罷免一途。但他不怕罷免,因為台灣現行罷免門檻誰也罷不了,這是藍綠兩黨通過的「自肥條款」。要罷免馬,一定要先透過更大公民運動,讓2014國民黨七合一選舉慘敗,逼馬負起責任,才有可能達成。而罷馬就是促成改革。馬不下台,一切改革免談;馬要下台,一定要國民黨全黨懼怕民意,不得不犧牲馬以救國民黨,早已麻木不仁的國民黨才可能重視民意,共襄改革盛舉(內閣制將是最重要的憲政改革)。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關鍵字:

我要發風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並請附上姓名、聯絡方式、自我簡介,謝謝!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