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年來F1唯一女車手 沃爾夫挑戰極限

2014-04-20 13:24

? 人氣

蘇茜.沃爾夫要在男性主導的F1賽車界證明自己(取自網路)

蘇茜.沃爾夫要在男性主導的F1賽車界證明自己(取自網路)

一級方程式賽車(F1)今年的賽季,將出現22年來第一位女車手:來自蘇格蘭的蘇茜.沃爾夫(Susie Wolff),賽車界也再度掀起女車手在生理與心理上是否真能與男性一較高下的爭議。面對入行以來接連不斷的性別論戰,沃爾夫表示她將在賽車場上以成績證明一切。




「我想有些人不太能接受被女性擊敗,」現年31歲的沃爾夫曾說,「我有一名隊友會因排名賽績輸給我而落淚。技師甚至會透過廣播說,『哇,你輸給蘇茜了』,好像這是比賽裡最糟的事。」


F1總執行長埃克萊斯頓(Bernie Ecclestone)則明白地表示,沃爾夫是個好車手,「但是,她真的能證明她很棒嗎?我對此存疑。」



埃克萊斯頓(美聯社)


64年內僅5名女性出賽


這些質疑有其歷史背景。女性在F1的64年賽史中並沒有留下太深刻的身影,在沃爾夫之前只有5名女車手拿到入場券,出賽29場,進入大獎賽(Grands Prix)15次,只累積0.5分──這是義大利車手隆巴蒂(Lella Lombardi)在1975年的西班牙站縮短賽程中以第6名成績獲得的減半積分。


在1992年參加3場F1賽事的義大利賽車手阿瑪蒂(Giovanna Amati)在資格賽便被淘汰,效力於馬魯西亞(Marussia)車隊的西班牙車手瑪麗亞薇羅塔(María de Villota)原有望成為F1第6名出賽女車手,卻不幸在2012年一次試車意外中頭部重創,右眼失明,2013年因心臟病發,含恨以終。




先天劣勢非限制


女性生理上的先天劣勢,也成為質疑的理由之一。沃爾夫表示:「我知道女性的肌肉量大約比男性少了30%,這也是許多人相信我無法在F1的世界成功的一大原因。」


賽車過程中,核心肌肉與上身肢體會承受相當大的轉向作用力,頸部的感覺尤其明顯。前F1醫務官哈斯坦(Gary Hartstein)曾經在雙座賽車中體驗賽車手承受重力值,他說自己只撐了5圈:「我想如果還要繞第6圈,我就要按下按鈕表示『我不玩了!』,因為我的脖子真的快承受不住。」


但哈斯坦表示,男女肌肉比例的差異不會成為絕對的限制,任何女性都可以透過訓練達到賽車所需的上身強度。去年完成89圈測試的沃爾夫也認為,後天努力可以克服先天的生理弱勢,「這不會是阻止女性進軍F1的因素。」


心理強度?成績說明一切


在84歲的前F1名將摩斯(Stirling Moss)看來,比起生理條件,更值得擔心的是女性的心理強度。摩斯表示,他不確定女車手是否具備與頂尖男車手激烈碰撞的專注與膽識。


一些新科學證據也顯示,許多兩性刻板印象並非毫無根據。哈斯坦指出,人類的大腦與行為與性別關係密切,「許多性別表現可以在跨文化紀錄中找到共同點......大體而言,男性比較強悍、急躁且喜歡冒險。」這些兩性的行為差異,可能會影響賽車表現。


但是,哈斯坦也補充,這不代表女車手不可能在技巧與求勝心上超越男性,較冷靜的賽車風格也不一定比咄咄逼人者來得差。


對沃爾夫來說,這些例證只是學術論辯,賽車場上的表現才是實戰結果。她說,「當我戴上頭盔,進入賽道,我的性別並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我的表現。這也是運動比賽最重視的東西:成績。」


更多女性亮相才能改變生態


埃克萊斯頓的最終關切則回到最基本的金錢問題。即使一名女車手表現達標,她能否吸引到足夠的贊助?「因為沒有一個車隊會簽下一名沒有贊助的女車手。」


即使沃爾夫已吸引到足夠的媒體關注,許多廣告商也一向認同女性代言人較為討喜、真誠。但F1眾多主打雄性幻想的贊助商,可能不太認為沃爾夫適合宣傳自家產品,包括沃爾夫隸屬車隊威廉士(Williams)的主要贊助商馬丁尼(Martini & Rossi)。


當然,女性車手也可以有其他贊助商機會,但問題又回到她們能否在賽場上掙得漂亮成績。畢竟,獲勝車手車身上的贊助標誌比較有價值,沒有人希望自己贊助的運動員墊底,尤其是一名已經備受關注的女車手,所有表現都可能受到放大鏡的檢視。


沃爾夫認為,贊助關係自有運作方式,目前對女性車手來說最重要的是上場比賽。「小女孩們會得到激勵、加入賽車,其中有些女孩將會成為頂尖車手。」沃爾夫將在7月於英國與德國舉行的練習賽中露面。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