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脫歐》英美「特殊關係」備受考驗 川普期待美國選民做出類似選擇

2016-06-26 14:33

? 人氣

美國總統歐巴馬23日於倫敦發表演說(美聯社)

美國總統歐巴馬23日於倫敦發表演說(美聯社)

作為美國在國防、外交及經濟等層面的重要盟友,英國23日做出脫離歐盟的決定,不僅將削弱華盛頓對歐盟政策的影響力,也可能迫使美國在歐盟及英國轉而專注自身事務時,在國際舞台中變得更為孤獨。觀察英國脫歐及美國總統大選的態勢,部分評論家指出,兩國人民展露的民粹怒火,可能預示了美國共和黨參選人川普(Donald Trump)的表現也將有出乎意料的結果。

英美「特殊關係」不會改變

英國人民在23日透過公投,以51.9%的支持度決定退出歐盟。這項決定引來歐盟官方失望而強硬的回應,正到訪愛爾蘭的美國副總統拜登(Joe Biden)也承認,「我必須說我們期望的是不同的結果。」

在4月訪英時少見地強力支持英國留歐的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雖然最終沒有獲得英國人民的肯定,在24日表示這將不會改變美英之間的特殊關係(special relationship),兩國也將持續致力促進經濟成長及金融市場的穩定。

但歐巴馬及白宮官方聲明中都強調,英國與歐盟的關係都是重要的「基石」(cornerstone)。歐巴馬也補充,歐盟依然會是美國「不可或缺的夥伴」之一。

美國民主黨總統參選人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也肯定英美特殊關係經得起這樣的考驗,並表示「我們的首要任務將是確保(英國脫歐)引發了經濟動盪,不會傷害到美國的勞工家庭們。」希拉蕊也不忘強調,在這不確定的時期,更需要冷靜、穩定、有經驗的領袖。

川普期待美國人民在11月也「贏回主權」

共和黨方面則對於英國的選擇給予較廣泛的認同,表示他們可以「理解」追求獨立的希冀。共和黨聯邦眾議院議長萊恩(Paul Ryan)說,「作為一名美國人,我們重視主權、自決、民意統領及有限政府的原則。英美特殊關係無論如何都會持續下去,就是這樣。」

脫歐公投結果公布時,正在蘇格蘭訪視高爾夫球場的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川普(Donald Trump)更讚賞這是「一件很棒的事」。他認為歐盟的崩解「已經開始」,接下來會有更多類似的事件發生,因為人民希望取回國家的主權。

川普說,美國人民在11月也有這樣的機會,重申獨立的權力,「他們將有機會拒絕來自全球菁英的統治,並擁抱真正的改變,迎來一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

英國及歐盟可能減少對外合作心力

英國脫離歐盟的決定,被認為反映了英國人民的國族心態,希望向內而非向外關注,可能減少參與國際事務的意願。下一任美國總統將必須決定,是否減少對英美特殊關係的倚賴,增加對德國、法國等歐洲重要國家的投資,以強化跨大西洋的合作關係。

歐巴馬訪德,梅克爾。(美聯社)
歐巴馬與德國總理梅克爾。(美聯社)

分析師擔心,這代表華盛頓失去一個在歐盟中支持美國的聲音,減少對歐盟決策的影響力。歐盟也必須致力守護自身團結,協調與英國的未來關係,減少與美合作參與國際事務的心力。這些發展可能增加俄國向西方進佔的可能性。

前美國駐北約(Nato)大使、芝加哥全球事務委員會(Chicago Council on Global Affairs)主席達爾德(Ivo Daalder)表示,英國在北約及歐洲政策會議中支持美國的力量將會大幅削弱,美國可能必須為此付出更多心力,而任何削弱歐洲力量的事件,「都會是俄國的勝利。」一名匿名美國情報官員也認為,這無疑會鼓勵俄國人持續或加強支持西方及東歐極右勢力的活動。

與美國同屬親自由貿易陣營的英國離開,也將使美歐「跨大西洋貿易投資夥伴協定」(TTIP)進展更加緩慢。自2013年展開第一輪協商的TTIP希望擴大大西洋兩岸的貿易及經濟成長,但目前因規範差異及反跨國貿易情緒提升而進度有限。

北約秘書長拉斯穆森、英國首相卡麥隆與美國總統歐巴馬觀看戰機表演(美聯社)
北約秘書長拉斯穆森、英國首相卡麥隆與美國總統歐巴馬觀看戰機表演(美聯社)

即將下台的英國首相卡麥隆(David Cameron)與歐巴馬在安全層面有密切合作。包括阿富汗戰爭、在敘利亞及伊拉克打擊「伊斯蘭國」(IS)的軍事行動、對俄國介入烏克蘭的制裁,以及情報資料的互通。前美國中情局(CIA)代理局長莫洛(Michael Morell)認為,反恐合作的重要性「不能受到政治的影響」。

雖然美方表示,英國官員已向他們保證,退出歐盟不代表英國人也將退出國際事務。但這些做出保證的英國官員不一定能在未來的政治地震中繼續掌權。

美國戰略及國際研究中心(CSIS)歐洲部主任康莉(Heather Conley)表示,歐洲移民危機、「伊斯蘭國」、烏克蘭停火監控及俄國制裁議題,將不會獲得英國人非常大的注意力,「當我們需要英國及其領導力時,她的注意力會聚焦在國內事務上。」

火上加油的是,脫離歐盟可能促成蘇格蘭北愛爾蘭離開聯合王國。這個發展可能會動搖英國在聯合國安理會中的地位。一直以來,做為常任理事國的英國是美國在安理會中最忠實的夥伴。

反建制的人民怒火震撼英美政治圈 

部分觀察家也將英美政治情勢及選舉結果做出類比。美國民意專家藍茲(Frank Luntz)表示,「我已預見了未來。如果民粹主義可以將英國推出歐洲,它也能將川普推上美國總統的位置。」

在英國脫歐公投及美國總統競選活動中,都可以看見反建制的怒火、政客的恐嚇、對菁英階級的敵意及不信任、國家主義的崛起、感覺受到忽視的人民希望重新取得參政的意念。例如,英國脫歐派強調移民威脅,川普也曾多次表露他反移民的立場,包括希望在美墨邊界逐牆阻擋非法移民入境。

向來被視為較為保守、實務的英國人民,不論政治領袖(包括美國總統歐巴馬)、經濟學家、國際貿易組織及各方學者的建議及警告,做出了出乎意料的決定。前英國首相布萊爾(Tony Blair)認為,中間路線的政黨接下來必須在這「受憤怒主導的氛圍中」找出一個有力的回應。

不過,英國脫歐的後續發展可能會提供美國選民一個參考案例。希拉蕊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表示,美國人將會看見英國脫歐為國家及經濟帶來的影響,並在11月做出自己的決定,選擇他們想要一個什麼樣的領導者。

2009年的英國保守黨黨魁卡麥隆(左)及美國總統歐巴馬(右)(美聯社)
2009年的英國保守黨黨魁卡麥隆(左)及美國總統歐巴馬(右)(美聯社)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