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正亮觀點:美國打香港牌能走多遠?

2020-05-26 07:10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要推出香港國安法怒不可遏。(AP)

美國總統川普對中國要推出香港國安法怒不可遏。(AP)

5月21日,中國人大宣布將審議《香港國安法》,以防堵香港國安漏洞,該法將管制四種威脅作為,包括顛覆國家政權、分裂國家、恐怖活動,外部勢力干預,人大還引用《香港基本法》第18條,將國安法直接引入香港實施,無須經過香港立法會立法,預訂將在5月28日表決。消息傳來,美國總統川普怒不可遏,立刻表示「如果中國強行推動,將做出強烈回應」

香港民主派會議召集人陳淑莊抨擊:「中國政府或人大決定繞過香港立法會,完全未進行公眾諮詢就為香港立法,是聖旨強加於香港人頭上,根本就是落實一國一制」。民陣召集人岑子杰更指出:「國安法殺到,民陣一定奮力而戰,香港需要大家一齊救,希望人數會多過200萬人」。5月24日,香港發起「反惡法」大遊行,港警派出2000名員警嚴陣以待,至少有180人因為「非法集結」、「行為不檢」被捕,可以預期5.28表決通過立法原則之後,反國安法運動必將遍地開花,一路抗議到9月立法會選舉。

面對山雨欲來的反中動員,以及即將來臨的美中對撞,5月22日,港股果然應聲而倒,收盤大跌1349.89點,跌幅高達5.56%,是2015年7月8日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隨著反中情緒高漲,美國兩黨議員早已聯手提出政治訴求,提案要求制裁推動「香港國安法」的中國官員和實體,但類似作為早在去年9月《維吾爾人權政策法案》就曾見過,對中國新疆政策幾乎看不到任何影響。

顯而易見,美國對中國足以產生壓力的香港牌,主要還是經貿牌,誠如香港美國商會所言:「需要警惕的是,國安立法可能導致美中針鋒相對,最終取消《香港政策法案》定義的香港特殊待遇」。關鍵有二:一是香港有別於中國的關稅自主地位,另一是香港作為「大中華經濟圈」的金融中心地位,但對美國來說,不管是打擊香港關稅自主或金融地位,都是投鼠忌器、損人不利己的自傷拳。

2020年中國兩會。第13屆全國人大:中國外長王毅(右2)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背對者)交談(AP)
2020年中國人大推出香港版國安法。中國外長王毅(右2)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背對者)交談(AP)

香港長年被評為全球最自由的經濟體系,不設任何貿易壁壘,也不徵收關稅(只有煙酒等極少數例外),外國及本地公司享有平等待遇,本地商品與各國商品完全自由競爭。2018年香港商品貿易總額高達11330億美元,相當於本地生產總值的312%,其中進口總值6020億美元(本地總值166%)、出口總值5300億美元(本地總值146%)。香港是全球第七大商品貿易體系,分別是全球第八大出口、全球第八大進口地區。

美國將香港視為獨立關稅實體,經香港轉口進入中國的貿易,並未計入美中貿易,香港可免除美中關稅。作為亞洲最大的轉口貿易港,2018年中國經香港出口到美國的貨物,高達中國總出口8%,總值370億美元;中國經香港進口的美國貨物,也占中國總進口6%,總值100億美元。一旦香港被取消關稅自主地位,將失去中美轉口貿易的免稅優勢,衝擊之大可想而知。

問題是,美國企業在港利益極其龐大。以貨物貿易來說,美國對港長年享有貿易順差,2018年高達311億美元,貿易順差排名第一,與美國對中貿易的巨額逆差,剛好完全相反。2017年香港是美國第四大農產品出口市場,金額高達430億美元。2018年香港是美國第三大葡萄酒出口市場、第四大牛肉出口市場、第七大農產品出口市場。從2014年起,香港從美國進口總值,每年成長率1.3%。據估計,2015年美國對港出口,支撐了美國本土18萬8000人就業。

2018年,高達1300家美國企業駐港,其中有290家是地區總部、434家是地區辦事處、627家是當地辦事處,幾乎包括美國各行各業的龍頭企業。2019年3月21日,美國國務院發布香港政策報告,顯示美港交流極其頻繁,估計在港美國人8萬5000人,2018年訪港美國人有130萬人,訪美香港人則有12萬7000人,高達11家美資航空公司,提供往來港美的定期航班,直航班次高達20班。

換句話說,一旦川普取消香港的關稅自主地位,必將嚴重衝擊美國企業長期擁有的轉口貿易利益,不但會大幅減少美國對香港的貿易順差,連帶導致美股暴跌,同時也將衝擊美國母公司,導致更多美國人失業。

中國人大制定香港版國安法,不僅衝擊香港自由民主,也影響中國與英國關係(AP)
中國人大制定香港版國安法,不僅衝擊香港自由民主,也影響中國與英國關係(AP)

香港光是轉口貿易,就和美國企業如此難捨難分,更不要說香港金融和美國金融霸權的密切關係,尤其在1983年香港採取聯繫匯率制度之後,以百分百外匯儲備保證,讓港元與美元做固定匯率掛鉤,香港更成為美國經營「大中華經濟圈」的金融中心。

自1997年以來,中國企業通過香港上市,籌集超過3350億美元資金,高達海外籌資八成。光是2018年,中國企業赴港IPO共籌資350億美元,超過在大陸上市募資210億美元。中國房地產開發商和金融機構,更是香港資本市場的融資大戶,2012-18年高達一半都在香港進行。

中國企業占香港股市市值和交易量,比重已經高達七成。2019年由於阿里、申萬宏源、中國東方教育、信義能源陸續赴港上市,使香港IPO仍然保持全球領先。香港占離岸人民幣交易比重高達七成以上,也是中國企業最大的離岸債券發行中心,很多中國對外投資也是透過香港進行。

不管是中國企業赴港上市或融資,或是中國企業赴海外投資,很多中介金融機構都是美國投行,例如高盛、摩根士丹利、花旗環球等等。2017年,美國在港外來直接投資高達417億美元,美國企業是香港金融業、進出口、批發和零售貿易的關鍵直接投資來源。2018年,美國銀行在港總資產高達1480億美元,客戶存款也有790億美元,占香港銀行業大約5%。另如美國保險業,在港公司有10家,在外資保險公司排名第三。

換句話說,一旦川普決定打擊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例如要求減持港元資產、限制赴港投資、限制金融中介等等,美國企業顯然也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而且很可能把「大中華經濟圈」的金融商機拱手讓人。誠如香港前金管局總裁任志剛所言:「如果美國將金融『武器化』,引致中國企業不能在美國集資,令中資概念股回歸,又或中國因此決定加快將人民幣國際化,以減低美元束縛,香港反而會更能發揮國際金融中心的功能」。

更何況,2020年正好是中國金融改革開放的重磅年。1月1日,中國推出《外商投資法》,進一步放寬外資准入的負面清單;4月1日,中國證監會取消證券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外資持股比例限制。5月14日,中國人行宣布粵港澳大灣區發展的《金融30條指引》,重申支持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國際化,具體措施包括:開放大灣區居民透過港澳銀行購買香港理財商品,建立跨境理財通機制,支持商業銀行在大灣區內地設立金融資產投資和理財公司,逐步開放港澳人民幣清算行參與內地銀行間拆借市場等等。

中國今年陸續開放的金融業務,外資金融機構垂涎已久,美國在港企業實力雄厚,正要摩拳擦掌大展宏圖,豈有可能讓川普突如其來的管制,導致流失空前的擴張機會?畢竟美國並非西方全部,香港還有很多非美系金融機構,同樣也是實力雄厚,也對中國剛開放的金融業務虎視眈眈。

綜上所述,川普儘管對中國人大推動「香港國安法」怒不可遏,也在第一時間表態必有「強烈反應」,但除了比照對付新疆,針對相關中國官員和實體進行政治報復之外,對港經貿報復恐怕都難以出手。不管是取消香港的關稅自主地位,或是打擊香港的金融中心地位,終究都是「打人三分、傷己七吋」的自傷拳,平白喪失美國企業的對港優勢而已。

*作者為前立法委員,本文原刊《美麗島電子報》,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