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支持罷韓是什麼樣的民主樣態?

2020-05-26 06:10

? 人氣

自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民進黨就鎖定罷韓。圖為豪雨來襲,高雄市長韓國瑜(見圖)親自坐鎮豪雨應變中心。(高雄市政府提供)

自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民進黨就鎖定罷韓。圖為豪雨來襲,高雄市長韓國瑜(見圖)親自坐鎮豪雨應變中心。(高雄市政府提供)

以藍綠政治鬥爭的角度來看罷韓,這是綠營敗選後的復活戰與延長賽;以綠營長期於高雄市和高雄縣執政的觀點而言,這是政黨政治與地方派系利益的集體反撲。但若以民進黨中央執政的觀點分析罷韓,這場捋倒韓市長的罷免投票,對於陳其邁只有「撿菜尾」的殘值,對於傳聞即將獲得監察院院長提名的前總統府秘書長陳菊來說,更是政治汙點與倫理瑕疵,雙陳支持罷韓將毫無政治效益可言。

罷韓到底對誰有利?當然是現職立委,特別是想要換軌競選市長的綠營特定立委比較有利。響應罷韓的綠營立委,不乏邱議瑩、賴瑞隆、劉世芳、許智傑、趙天麟等人,其中以趙天麟委員相比他人更加積極。如果韓市長罷免通過,所剩任期即使由民進黨籍候選人當選補任,不到二年半的任期,這不是「政治菜尾」,難道是全新氣象?再糟糕一些,「政治菜尾」說不定淪為「政治廚餘」。因為罷免案成功,民進黨難道不懼怕泛藍陣營的集體反撲?政治不是殊死戰,沒有趕盡殺絕的必要。韓與蔡競爭總統大位,懸殊得票差數,已經教訓韓市長與羞辱國民黨,蔡總統與民進黨等泛綠陣營,難道不懂「歸師勿掩,窮寇莫追」的政治兵法要義?

陳其邁在行政院服務,競選高雄市長已非現下必然的優先要務,能夠在未來四年獲得蔡總統肯定與拔擢,對於他未來的政治職涯,相比高雄市長更有高度潛力與爆發力。綠營當過八年市長卸任而被迫離開政壇者,不乏多人,箇中最主要原因就是舞台拆卸了,離任就是退休,殘餘政治價值已不能維持政治熱度。基此,陳其邁所應思考的長遠之計,並非補選高雄市長,而是如何在蔡總統未來四年任期內,爭取更多表現機會來加值自己的政治身價。參與補選,只是「糟蹋」陳的政治地位與黨內價值。

其次,以陳菊前秘書長預定為監察院長的人事安排來說,菊姐更不可能為罷韓的領導人物,直白講,公開發言支持罷韓,這將是擔任監察院長的政治汙點與道德瑕疵。罷韓四君子的政治謀算與活動利益,不相等於菊姐的利益,更不可能有利於監察院長提名後的立院審查。因此,菊姐若為了未來監察院長提名同意與國家人權委員會的業務推動,應該有更適當的高度與態度,對於罷韓可以不予置評而且保持笑容。

至於趙天麟委員的換軌企圖,嚴格說,這也是一種落跑模式。林佳龍擔任立委時,曾經挑戰市長大位,市民沒把他的換軌競選當成「落跑」,主因是在於選民可以接受,而且競爭對手並未著重攻擊「政治背信」與「問政成績」。從立委到市長,這是很大的改變,前者是民意代表,後者是地方行政首長,相比地方首長競選總統,行政層級從地方提升為中央,這是兩種不同層次的比較。

 黨內出現由陳菊出任第六屆監察院長的呼聲,但也有盼其續留總統府的意見。(柯承惠攝)
担任高雄市十多年,却讓韓國瑜大勝當選,如今將轉任監察院的陳菊若公開罷韓,將是她的政治汙點和道德瑕疵。(柯承惠攝)

換軌並非落跑,韓市長競選總統,也不是落跑或政治背信,不會有背棄高雄人的狀況。但是,罷韓團體刻意政治操作,以誠信與政績交叉深化罷韓力道,某個程度分析這種罷韓理由,似乎是「雞蛋裡挑骨頭」,尋釁式遍找政治麻煩。6月6日罷韓投票,韓市長任期尚未過半,如何要求韓市長有一定水準的政績?再者就算有實質政績,泛綠陣營所組成的罷韓團體,在議會質詢時,怎會客觀肯定與理性問政?

罷韓是高雄人自打臉的矛盾,當初89萬票的肯定,怎會因為韓市長競選總統就徹底消風?民調倒數第一若能成為罷韓理由,難道總統的滿意度不及50%,也要發動罷免?帶職參選並非落跑,政壇有太多這樣的案例,例如立委帶職競選市長、議員帶職競選立委等等,我們所欠缺的經驗與案例,就是市長帶職參選總統。

韓市長是市長帶職參選總統的第一人,因為這樣的新樣態與新模式,民進黨為了增加攻防深度,當然會操作落跑市長與背棄市民的政治誠信議題。國民黨初選之時,綠營網軍也公然操作「唯一支持韓國瑜」,故意把朱立倫、郭台銘等人邊緣化,因此,韓市長代表政黨參選總統,難道綠營網軍不是「功臣」之一?昔日功臣,現在淪為罷韓的共犯,這不是政治惡鬥,什麼才是邪惡的鬥爭?

如果前總統陳水扁可以特赦,韓國瑜怎能被罷免?前者是總統職權,後者是公民權,當然不能相提並論。可是,民眾的觀感與政治倫理,容得下這種荒謬繼續複製與重覆?陳水扁當年險勝趙少康當選台北市長,藍營沒有以罷免作為敗部復活的延長賽,四年後,阿扁就算有市政的政績,又能如何抵抗藍營堅強的候選人?同理可證,2022年的地方改選,如果韓市長無法獲得廣泛高雄市民肯定與投票支持,連任之路也是危險重重,恐怕難逃敗選的宿命。

再給韓市長不到兩年半的時間,驗證他的執政能力與市政政績,算是人之常情與政治包容,可以緩衝藍綠的劣質惡鬥。高雄市民若能發揮政治智慧,謹慎檢視罷韓的正當性與必要性,6月6日不去投票,對於高雄市的美好未來,應該是比較適當的決策。看在已故黃俊英教授的未竟之志與無辜落敗,再給韓市長一個機會,有何不可呢?

*作者為自由作家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