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可惜了,李來希!

2020-05-15 06:20

? 人氣

李來希以踩著「家庭悲劇」上位,棒打罷韓立委王婉諭,引發強烈反彈。(甘岱民攝)

李來希以踩著「家庭悲劇」上位,棒打罷韓立委王婉諭,引發強烈反彈。(甘岱民攝)

疫情稍緩,罷韓正熾,全國公務人員協會榮譽理事長李來希為了反擊罷韓言論,臉書開涮「小燈泡媽媽」立委王婉諭,激起反彈,國民黨要他道歉,全國公人員協會與之切割,國民黨基層市議員北上送「退黨申請書」給他們口中的「豬隊友」李來希。

自蔡政府推動年金改革以來,李來希就是最猛烈的重砲手,攻擊火力少有人能敵,在二0一八年與二0二0年兩次大選,他都是選舉意見領袖之一,挺韓不遺餘力;然而,網路聲量與批評慣性,和權力的滋味相去不遠,都是會習慣、易成癮,一鍵出手,照顧了自己不滿或怨恨的情緒,却忽略鍵盤傷人的巨大力量;開地球的臉書貼文,不僅僅是同溫層的分享,其用心取意當然還在擴大影響,結果,何止擴大影響,而是擴大爭議,甚至成了「反反動員」的絕佳教材,成功擴大了王婉諭號召高雄市民六月六日回家投下罷韓同意票的臉書貼文;因為李來希言論,同樣發出臉書文呼籲「停止仇恨言論,不要在家庭悲劇上面灑鹽」的被罷免當事人韓國瑜,大概一肚子冤枉喊都喊不出來。

李來希拒絕道歉,但他真的認為「踩著自己女兒的頭顱往上竄」的諷刺適合嗎?從他從容不迫連續幾篇自辯之辭看來,他當然明白第一篇迅猛貼文有必要周延解釋,但他的解釋還是陷入愈描愈黑的盲點。第一,李來希主張,「王婉諭不能因為曾經有家庭悲劇,就可以任性發言,被豁免於人民的監督和批判」,身為立委,王婉諭任何言行自需受到公評和監督,李來希身為反年改代表號,也算半個公眾人物,同樣不宜「任性發言」,遑論以仇恨言論指控他眼中的「政敵」。

第二,他認為王婉諭的學識能力經驗和社會貢獻,當立委的機會極小,因為家庭悲劇躋身立委,就該不忘初衷,把時間和資源用於預防悲劇再發生;王婉諭台大、南加大畢業,曾任工程師、行銷經理,這個學經歷擺在眾多立委之間,無一絲遜色;若非實力政黨的支持,競選區域立委確實不容易,但她是時代力量不分區立委,推薦她的政黨認為她適合,自有政黨背書,而選舉結果,她也通過政黨票的考驗,沒有當選機會大小問題,現實是她當選了;不論因為什麼背景進入立法院,立委行使職權都是全方位,預算法案審查固不待言,還能跨委員會質詢,強求立委必須針對自己的悲劇修法審預算,既不切實際也毫無道理,何況隨機殺人案在現行法律(刑法)與社會救助機制俱已明定。

第三,李來希認為王婉諭的罷韓言論是政治鬥爭,身為在野黨立委不監督執政黨,却監督另一個在野黨,是角色錯亂。罷韓當然是政治鬥爭,但却是在民主法制下的程序,是高雄市民的法定權利之一;執政黨當然是被監督對象,但在野黨當然也應該被監督,畢竟依照民主規則,在野黨四年一替都可能成為執政黨,至於在野黨能否監督在野黨?連討論都不必,當然可以!政黨自主選擇敵友,沒有任何法律限制,只有道德(被譏笑)風險和政治風險(被選民唾棄),國民黨沒事想駡駡時代力量或民眾黨亦無不可,只是要估量有沒有浪費子彈或後座力自傷之虞,如同李來希監督王婉諭;在高雄,國民黨是執政黨,時代力量是在野黨,王婉諭站在政黨立場響應罷韓,剛好而已。

本篇文章共 3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3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