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評:罷韓投票所不夠,剁李進勇的頭有何用?

2020-05-05 07:20

? 人氣

中選會主委李進勇說「罷韓」借不到投開票所,剁他的頭。(盧逸峰攝)

中選會主委李進勇說「罷韓」借不到投開票所,剁他的頭。(盧逸峰攝)

民主繁瑣且花錢,這是必要的代價,但付上「剁人頭」的代價就大可不必了。為了六月六日罷免高雄市長韓國瑜,中選會主委李進勇親自南下「視察」,因為防疫讓各級學校出借場地設置投開票所的意願取低,李進勇強調要讓民眾投票便利,罷免投票所要和選舉投票所一致,開設一八二三個投票所,他甚至發下「重誓」,不信公家機關學校不肯出借,「不出借,我的頭斬給你!」

★一手掌握熱門話題

做為選務中立機關首長,李進勇如此激憤,實無必要,雖然他講的道理都站在對的一方,第一,民眾要便利,第二,防疫要完備;但若投票所真的不夠,要他的頭有何用?他的頭也當不了投票所。

高雄市選委會主委反應,因為防疫,學校出借場地意願低,這應該也反映現實,畢竟沒有任何學校願意為了政治冒染疫的風險。唯從疫情角度,高雄市除了磐石艦確診案例外,並無本土案例,而磐石艦官兵均集中檢疫,換言之,社區感染可能性極低;學校拒絕出借的理由,只有因為磐石艦疫情發生後,高雄市政府將校園暫停對外開放的日期,從原定五月三日「解禁」,延到六月底,罷免日還在校園禁閉期。

高雄市的決策基本符合防疫規範,各縣市也都有類似措施,以確診案例遠多於其他縣市的雙北為例,甚至到這個學期結束前(七月)都禁止校園開放,但有保留條款:「有特殊情形者,授權學校評估風險後且在防疫工作完備下專案處理。」罷免投票,當然可以歸類到「專案」,差別只在於「授權學校評估」,換言之,開放與局,出借與否,評估權在學校,這也是為什麼學校能堂而皇之表明「意願低」。

不過,新北市在日前宣布將視疫情,於五月十八日以後,逐步開放校園,換言之,新北市有機會提前在學期結束前「解封(校園)」,對比疫情並不比雙北嚴重的高雄市,提前開放校園並非不合理,唯決策權在高雄市政府,要改變地方政府的決定,只能靠「上位政策」,就如李進勇所言,適合開設投票所的國立大學、中央機關,請高雄市政府報中央,「如果這些地方不同意出借,我頭剁下來」,此言頗有架勢,但和高雄市以公家機關為主要投票所的意思並無二致,國立、中央或公家機關,不能對徵用為投票所說「不」,但意願低的多半屬市立國中小,中央若非徵用不可,學校能說不嗎?法雖無明定,但根據選罷法,被遴派為選務人員的公教人員,「均不得拒絕」,人被徵調都不能說「不」,遑論教室,只是專案徵用公文還得高雄市政府發出。

罷韓團體不畏市府選擇性執法,揚起第二塊帆布廣告,大酸高市府政績。 (圖/徐炳文攝)
根據選罷法,政黨及任何人不得於道路、橋樑、公園、機關(構)、學校或其他公共設施及其用地,懸掛或豎立標語、看板、旗幟、布條等競選或罷免廣告物,只有經縣市政府公告指定地點為例外。圖為罷韓團體揚起第二塊帆布廣告,大酸高市府政績。 (圖/徐炳文攝)

若是高雄市政府不肯強制徵用國高中與小學教室為投票所,教育部或中選會有權發公文徵用嗎?事涉地方自治,確有爭議;唯一解套之法,是中央疫情指揮中心,衡酌疫情及早放寬「(人流)管制」,讓各縣市與各級學校沒有關閉校園的理由。

本篇文章共 1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45

喜歡這篇文章嗎?

主筆室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