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珍專欄:韓國瑜的生門,「罷韓」的死穴

2020-03-27 06:20

? 人氣

國民黨新任主席江啟臣(中)與立院黨團幹部一起到高雄拜會市長韓國瑜(左二),不過,對於罷韓,國民黨能幫的忙極為有限。(高雄市政府提供)

國民黨新任主席江啟臣(中)與立院黨團幹部一起到高雄拜會市長韓國瑜(左二),不過,對於罷韓,國民黨能幫的忙極為有限。(高雄市政府提供)

一年前的今天,高雄市長韓國瑜風發登陸滿載而歸,一個月後,韓國瑜表態參與國民黨總統提名初選;如果時光能倒流,他會不會希望定格在他說「Yes I do」的那一刻,然後,淡淡地把肯定句改成否定句?不過,日子不能重頭來過,總統敗選後的韓國瑜,緊接著要面臨罷免投票的考驗,而他,也成為防疫聲中,「少數」民眾忘不掉、放不下的政治人物。

拜防疫之賜,「罷韓」與「反罷韓」兩方受到的「關注」度顯然比預期的更低,罷免不同於選舉,靠得不是正反雙方的動員對決,僅以同意罷免方的票數為有效與否的標準,儘管罷免通過數票只需要選舉人數的四分之一,遠不及於韓國瑜的當選票數,形同少數否決多數,但法律如此訂定,只能依法行之,意味這是一場韓國瑜一個人的戰役,韓粉幫不上忙,國民黨幫不上忙,韓市府能發揮多少高雄市民「捨不得」的作用?比方舖路清汙頗受肯定的副市長李四川一句話:「罷韓等於罷免我」,能不能阻絕罷韓於萬分?實難估算。

對韓國瑜而言,忘記他、不討論他,讓罷韓投票率(同意票)低到跨不過四分之一門檻,就是對他最大的幫助,也是延續他政治生命的唯一生機,但罷韓團體肯定不會讓韓國瑜輕鬆過關,罷韓團體對韓國瑜的憤怒、譏嘲、甚至仇恨的堅持與毅力,簡直到了精衛填海的程度;韓國瑜才當選,罷免行動就開始;就任剛滿周年,罷免第一階段連署署即送出;農曆春節結束,防疫升級口罩全面徵調,罷韓連署送口罩(事後說明是競選小物的存貨);歐美疫情升高的三月上旬送出第二階段四十萬分連署書。

20200105-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左)在臉書以「一步一步務實的做—李四川」為題,向高雄市副市長李四川(右)表達感謝。(取自韓國瑜臉書)
高雄市副市長李四川(右)說,罷免韓國瑜(左)等於罷免他;圖為兩人在總統大選期間一起造勢。(取自韓國瑜臉書)

如無意外,六月中下旬投票,無可避免,接下來的問題就是通過?或者不通過?從輿情熱度上看不出通過的理由;但從政治現實上看,通過的機率遠大於不通過。理由很簡單,近二百三十萬高雄公民,絕大多數無意罷韓,故而輿情冷,但只要四分之一強、五十八萬公民雷打不退,罷韓就能通過;根據最新民調,即做疫情緊張,仍有六成高雄市民支持罷韓,換算選票,這六成民眾過半出門投下同意票,罷韓就能通過;唯一的問題是:他們會出門嗎?不以蔡英文在高雄市高得票為基準,就以民進黨和基進黨在高雄的不分區立委得票,恰恰跨過罷免門檻,完全不必考慮所謂「中間選民」的問題,對這兩黨而言,動員一點都不困難,這是一場沒有中間選民的戰役。

這也說明防疫聲聲急,但罷韓團體仍然不依不饒持續維持「運動」能量的原因,即使挖出舊新聞張冠李戴成「假訊息」也在所不惜,比方說前高市行政暨國際處長陳瓊華就拿出去年舊照,指控韓國瑜一口氣乾「三瓶」高梁,拜託台商別罷韓;陳菊市府官員對高雄市的「占有欲」的確非同小可,首先,這張照片去年就惹出莫大風波,陳瓊華不會不知,當時就澄清是累不是醉,不論到底是累還是醉,至少不是陳瓊華指控的今年三月十八日;第二,「一口氣」乾「三瓶」高梁,練家子都會出事,沒有這個可能性;第三,罷韓不可能靠支持韓國瑜的台商阻止,一來票不夠二來票夠了也不管用,這屬政客該有的基本常識;陳瓊華用「三個非事實」指控,高市府揚言提告後,臉不紅氣不喘要韓國瑜交待行蹤,「很多沒有公開行程的日子是宿醉還是準備要醉」?防疫期間除必要的防疫視察外,減少公開行程公眾聚會,屬防疫常識,遑論市府說明當天有教育界和議會的餐會,如此惡意已經到了為罷韓不惜犧牲政治人品的程度,值得嗎?(高市府揚言提告後,陳瓊華撤下原臉書貼文與照片)

有意思的是,陳瓊華指控韓國瑜「沒有公開行程」,隨即有不具名(綠營)人士說韓國瑜其實私下拜會行程很多,從里長到農漁會不一而足,批評風向一轉變成「假防疫、真反罷、還群聚」,韓國瑜沒行程要駡,有行程更要駡,前朝老官可以罷韓,却不許韓市府反罷?有行程就是「假防疫」,那麼幾乎同時間列舉公開行程一連串的蔡英文總統豈不更是「假防疫」?

「罷韓四君子」喊出「30天30萬 228達標,罷免韓國瑜,找回高雄健康」。(圖/徐炳文攝)
尹立(左)等罷韓人士。(圖/徐炳文攝)

又是不具名黨政人士「預言」韓國瑜等待「夜襲信號響起」的時刻,果然是「神預言」,第一,韓國瑜不正面迎擊,難道要束手就擒?第二,罷免不是動員對決,韓國瑜反攻維護的是個人尊嚴,於阻却民進黨基本盤能量有限,若罷免同意票真被韓國瑜壓制在五十八萬以下,不是韓國瑜厲害,是民進黨的罷韓格調和人品太差,令人難以忍受;第三,等待「夜襲信號」的不是韓國瑜,而是綠營市議員,四月中下旬高雄市議會開議,還怕去年場景不重演嗎?韓國瑜不是攻方,而是守方,罷韓者如此迫不急待,露的不是韓國瑜的死穴,而是民進黨的空門。

政治既現實更殘酷,挺韓者建議罷免若通過,「韓國瑜可以選台北市長(二0二二年),而且選得上」,純屬想太多,韓國瑜在台北市大輸蔡英文近二十萬票,這二十萬「討厭韓國瑜」的台北市民,怎麼算都不可能轉身喜歡韓國瑜,設若國民黨在韓國瑜之外找不出適選人才,那就只能陪韓國瑜再輸一次;反韓者分析罷免若通過,「韓國瑜最想選的是桃園市,而且選得上」,純屬調侃,總統選舉,韓國瑜在桃園同樣大輸蔡英文近二十萬票,韓流鼎盛之際,市長選舉國民黨的陳學聖輸鄭文燦十五萬票,韓國瑜若能贏只贏在國民黨沒人能選,他只能再玩一次死馬當活馬醫,這樣都認為能醫活,調侃的不是韓國瑜,而是民進黨市長鄭文燦的接棒人鄭運鵬,扛不起這個擔子。

二個半月之後,罷韓見真章,罷免不過,韓國瑜還有機會改寫他政治生涯的註腳,把他人口中的傳奇或笑話,重新寫成勵志教材;罷免竟若成真,韓國瑜不論還有任何他想,都得先扛起補選的輔選重責,市長補選國民黨守得住高雄,韓國瑜還有機會再走下一步,補選失敗,韓國瑜就只能當自己「南柯一夢」,一夢兩年,也會是老來回憶錄裡精采跌宕的一段。

本篇文章共 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95

喜歡這篇文章嗎?

夏珍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