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如玄觀點:兩岸斷鏈後,臺灣社會民生及家庭安定支柱何在

2020-05-26 05:40

? 人氣

因為防疫而「斷鏈」的兩岸關係該如何重啓。圖為撤離滯留潮北台人撤離包機返台。(軍聞社提供)

因為防疫而「斷鏈」的兩岸關係該如何重啓。圖為撤離滯留潮北台人撤離包機返台。(軍聞社提供)

猶記得在新冠肺炎疫情悶燒之際,「小明的故事」喧騰一時,引發社會論戰。一句「自己選擇的國籍、自己承擔」成了防疫下的赤裸裸歧視;防疫量能資源有限,又成了海峽兩岸骨肉分離的最好藉口。

時隔百日之後,讓我們回過頭來省思,當臺灣自豪防疫成就為國際稱譽的同時,兩岸經濟、文化、教育與民生交流,會不會從此按下停止鍵,進而衝擊到臺灣內政及社會穩定,這是臺灣必須嚴肅面對的課題。

儘管臺灣防疫表現亮眼,但今年仍不能如願參與WHA分享臺灣經驗,非常遺憾,更可見臺灣國際外交情勢依然險峻如崖,而這無法單靠內銷性的廣告、麻醉自己就能有所改變的。臺灣在國際舞臺的防疫掌聲逐漸退去之後,疫情過後的新經濟時代,對臺灣而言,會是如何的不利局面,令人相當憂心。

政府除了必須面對內部因疫情所致的失業潮之外,對外則是因為疫情採取的邊境管制措施的兩岸國際停滯,讓往來兩岸的臺商、勞動者的家庭生計斷炊,而有更多的隱形失業人口及社會問題,政府應及早掌握兩岸產業及就業動態,提出因應對策。

兩岸商務、金融、產業往來頻繁,近年在大陸地區工作的臺灣人之勞動保障議題方興未艾。2018年國人赴大陸地區(含港澳)工作有40萬4千人,30歲至49歲有21萬1千人,50歲以上有13萬9千人,這些人是撐起臺灣社會的青壯年世代。他們一旦收入減少或失業,將是社會安全體系瓦解的警訊。又依據行政院主計處發布的今年4月失業率4.03%(廣義失業率5.30%),受失業波及人口84萬人,就業人數較上月減少4萬6千人;經常性平均薪資呈現40年來負成長;3月初次認定核付失業給付較去年同期成長24%,經濟及就業情勢正惡化中。

在國內經濟持續不振、就業市場前景悲觀下,不僅是國內勞工及家庭因業務緊縮需要保障;同樣因疫情管制尚未解封,維持家庭生計的兩岸勞動者宛如處在臺灣經濟大悶鍋中,既有著走不出的困境,留在臺灣,又與職場現況、職業技能脫節,這是潛在的家庭及社會隱憂。但迄今只見政府為追求績效的撒幣紓困,而遲遲未提出社會重建及創造經濟活動的行動方案,提醒政府海外工作者也是中華民國的國民,數十萬海外工作者勞動及家庭保障亦是因應新冠肺炎就業對策的一環。

20190125-陸委會主委陳明通、海基會董事長張小月25日出席「陸配圍爐」活動。(顏麟宇攝)
圖為「陸配圍爐」活動。(顏麟宇攝)

政府不能自絕於兩岸之外,即便因為政治立場不同,卻不能忽略長期以來的民間交流與公益的貢獻,兩岸經濟活絡及人民良善互動,創造兩岸家庭安定,不能因此否定家庭團聚的權利。兩岸通婚、通商,讓海峽兩岸距離拉近,但社會歧視仍普遍存在,政府過度簡化兩岸家庭婚姻子女問題,製造社會誤解與對立。

在現行制度下,陸配取得臺灣身分證需6年時間。如果是臺灣人與陸配在大陸地區生的子女,12歲以前可以申請身分證,12歲以後至20歲前,必須先申請長期居留、連續在臺灣居住滿2年、每年居住滿183日,才能取得身分證。如果是和臺灣人結婚的陸配的前婚姻子女,需先排隊申請長期居留,之後連續居住滿2年,每年居住滿183日,才能取得身分證;至於臺灣人收養陸配前婚姻子女,同樣需先排隊申請長期居留及連續在臺灣居住事實,才能取得身分證,但受到每年數額的嚴格限制。

兩岸家庭婚姻關係,並不是選擇國籍與否的如此簡單,任何涉及家庭子女親權的決定都是艱難的,更何況法律設定重重障礙,陸配及子女要取得中華民國國籍需歷經漫長的等待。多少陸配及其子女在臺灣生活、就學、就業多年,早已是臺灣社會的一份子,卻因「政治防疫」考量,將之阻絕於境外。

以兼顧社會安全為名的法規措施,實已限制陸配及子女的人權。大法官釋字第712號解釋以維護家庭團聚、人格形塑、建立親子關係及婚姻和諧精神,宣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65條有關臺灣地區人民已有子女或養子女者,收養其配偶之大陸地區子女法院應不予認可之規定違憲。又如大陸地區人民未在臺灣設有戶籍者,不得參加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考試。惟大陸配偶與國人結婚共同經營家庭,且經許可在臺灣居留者可以工作,一方面要求其促進家庭經濟,但一方面又矛盾限制其考取專門職業證照的權利,上述都需修正,以翻轉其不利的社會處境。

政府未能與時俱進檢討法律對陸配權益保障不足之處,反藉疫情擴大社會對陸配及子女的歧視和刻板印象。如果陳時中部長所言:不讓小明回臺,是痛苦的決定,真的是他的感受,則在自豪防疫成就傲人的此時此刻,我們要讓父母子女繼續分離在海峽兩岸嗎?更甚者,有立委提案修正全民健康保險法,限制大陸人士居留期間參加健保的權利,若基於資源有限,那應該一視同仁,將其他海外人士一併納入,斷無針對特定地區人士之理,這種切割、分化的處理模式,徒然製造階級、對立及仇視,予臺灣社會未來的發展何益?

疫情終會過去,但勿將內心歧視之病毒在社會殘留。政府必須未雨綢繆地思考如何務實重啓兩岸關係,恢復民間交流;而從內政著手,消除對兩岸臺商、勞動者及陸配的歧視,亦是穩定兩岸關係,民生安定的不可或缺工作。

*作者為華夏社會公益協會理事長,本文原刊《奔騰思潮》,授權轉載。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