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時代的「美國盟邦」》驚覺華府不可信賴,沙烏地阿拉伯向死對頭遞出橄欖枝

2019-12-28 12:00

? 人氣

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疑似收買推特員工,蒐集異議人士的個人資料。(AP)

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疑似收買推特員工,蒐集異議人士的個人資料。(AP)

今年9月14日,沙烏地阿拉伯部的油田與煉油廠遭到無人機與巡弋飛彈攻擊重創,原油與天然氣供應量腰斬,震撼國際社會,利雅德當局指控元凶是其世仇──伊朗。事發之後,美國總統川普一度要對伊朗動武,但是在最後一刻喊停。

「卡特主義」恐將成為過去式

《紐約時報》26日指出,雖然川普除了「嘴砲」之外,後來還是對沙國增加駐軍3000人,並增派戰鬥機與愛國者(Patriot)防空飛彈系統。但是對利雅德當局而言,這代表美國奉行近40年的「卡特主義」(Carter Doctrine)恐將成為過去式。

何謂「卡特主義」?1980年1月23日,時任美國總統卡特(Jimmy Carter)發表國情諮文演說(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宣示:任何外在勢力如果企圖控制波斯灣地區,都會被視為攻擊美國的重大利益,美國將以包括軍事在內的任何必要方式反擊。

沙國不能繼續指望華府

沙國主政的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已經體認到,在川普的年代,沙國不能繼續指望華府會堅決捍衛它的石油命脈、全力協助它抵禦外侮,沙國必須降低「境外敵對勢力」的威脅,必須以外交磋商代替軍事盲動。

因此,穆罕默德近來從檯面上或檯面下、直接或間接遞出橄欖枝,對象正是沙國的幾個死對頭:伊朗、卡達(Qatar)、葉門(Yemen)的胡塞組織(Houthi)。伊朗與沙國是霸權與教派鬥爭的世仇,但是介入葉門內戰與圍堵卡達這兩筆外交與軍事爛帳,都要算在穆罕默德頭上。

葉門內戰2014年爆發至今造成至少6萬人死亡,千萬人亟需援助。(美聯社)
葉門內戰2014年爆發至今造成至少6萬人死亡,千萬人亟需援助。(美聯社)

川普與歐巴馬都想從中東的戰亂泥淖脫身

1973年迄今,沙國至少撒下1700億美元採購美國軍火。歐巴馬總統任內力推與伊朗簽署核子協議,美沙關係一度低盪;川普2017年1月上任之後,退出伊朗核子協議,全面升高對伊朗的制裁,擴大對沙國的軍售;穆罕默德犯下殘殺新聞記者的滔天罪行,但川普的白宮還是將他奉若上賓。從各種角度來看,川普時代應該是美沙關係的黃金時期。

然而《紐約時報》引述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學者庫克(Steven Cook)指出,沙國顯然忽略了,川普與歐巴馬的世界觀看似南轅北轍,但兩者至少有一點不謀而合:從中東(外加阿富汗)的戰亂泥淖脫身。對於伊拉克、敘利亞、阿富汗,川普與歐巴馬都是「退」字當頭。2016年川普競選總統的重要政見之一,就是要終結美國「沒完沒了的戰爭」(endless wars)。

2018年10月2日,沙烏地阿拉伯異議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遭王儲穆罕默德下令殺害(AP)
2018年10月2日,沙烏地阿拉伯異議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遭王儲穆罕默德下令殺害(AP)

穆罕默德與沙國在華府的名聲已經「臭掉」

但是從穆罕默德2015年掌壓實權以來,沙國的外交與軍事政策變得更加冒進,除了升高與伊朗的對峙,並出兵葉門打擊伊朗支持的胡塞組織,聯合盟邦封鎖、制裁與伊朗友善的卡達。時至今日,葉門內戰仍然是一場人道災難;卡達也屹立不搖,仍然是美國重要的軍事盟邦。一事無成的穆罕默德,去年10月倒是幹下一樁蠢事:下令殺害流亡國外的異議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

儘管川普力挺,但穆罕默德與沙國在華府的名聲顯然已經「臭掉」。2020年又是美國的總統大選年,川普面對嚴峻的連任挑戰,中東問題有可能會成為他的包袱。穆罕默德與沙國如果夠聰明,本來也應該儘可能放低身段,為地區局勢紓壓降溫。

在葉門,沙國與胡塞組織直接進行談判之後,雙方進行規模超過100人的換俘,胡塞組織減少越界攻擊,沙國空襲大幅放緩,平民死傷也因此降低。

美國國務卿龐畢歐18日飛抵沙烏地拜會王儲穆罕默德。(美聯社)
美國國務卿龐畢歐18日飛抵沙烏地拜會王儲穆罕默德。(美聯社)

沙國對卡達示好,與伊朗關係仍難以解凍

至於沙國與卡達的關係,實質進展不多,但沙國媒體對卡達王室的批判謾罵近來收歛不少,沙國足球隊前往卡達首都杜哈(Doha)參加比賽,沙國薩勒曼國王(King Salman)也邀請卡達埃米爾(Emir)塔米姆(Tamim bin Hamad Al Thani)來訪,儘管後者拒絕。

沙國與伊朗的關係最為糾結難解,雙方從2016年1月斷交至今,近來巴基斯坦與伊拉克開始嘗試做為雙方的中間人,希望至少降低爆發大規模衝突的風險。不過中東事務專家馬利(Rob Malley)指出,川普的伊朗政策基調仍是懲罰與圍堵,因此沙國與伊朗的關係短期內也不可能柳暗花明。

馬利的一番話,川普時代的每一個「美國盟邦」都應銘記在心:「不能完全信賴川普政府是一回事,但公然違抗川普政府是另一回事。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