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掉進黑暗深淵、接著又變得興高采烈…」知名樂團主唱突然離世,揭躁鬱症患者辛酸苦楚

2019-12-28 08:00

? 人氣

小紅莓樂團主唱Dolores O'Riordan於2018年意外離世(圖取自網路)

小紅莓樂團主唱Dolores O'Riordan於2018年意外離世(圖取自網路)

還記得某天早上打開朋友圈,發現許多朋友都在轉發小紅莓樂隊的歌曲,向主唱Dolores O'Riordan 告別。去年一天凌晨,Dolores 在倫敦的一家酒店突然離世,年僅46歲。太突然了。

第一次知道小紅莓樂隊是因為看《重慶森林》,非常喜歡王菲唱的那首《夢中人》。有朋友告訴我這首歌是翻唱的,於是我便知道了小紅莓,聽了他們更多的歌曲,也漸漸記住了這個獨特而富有靈氣的聲音。《夢中人》翻唱自小紅莓樂隊的《Dreams》

小紅莓的音樂構成了無數人的青春記憶,而那個照亮了別人生命的人卻早早離開了。

Dolores 和雙相

Dolores 的死因未可知,但許多媒體猜測可能和她的精神狀況有關。

Dolores自述從小遭到父母的虐待,這為她一生的痛苦埋下了種子。她患上了進食障礙,在15年又被確診為雙相情感障礙(bipolar disorder,又叫躁鬱症)。她曾因為在飛機上躁狂發作、襲擊空服人員被捕,還有過自殺企圖。

前年五月,因為Dolores 的健康問題,樂隊的歐洲巡迴演出被迫取消。而在樂隊於聖誕節前發布的推特中,她說自己感覺不錯,並祝歌迷們聖誕快樂。但是她同時還說:「這個週末,是幾個月以來我第一次表演。」

(圖/簡單心理 提供)
(圖/簡單心理)

語氣是那樣不經意,沒有人知道她經歷過怎樣的掙扎。

黑狗與火龍

在接受英國Songwriting雜誌採訪的時候,Dolores曾說:「我會掉進黑暗的深淵,也能變得興高采烈,而這一切都有可能發生在一天之中。」

如果說憂鬱症就像一條黑狗,那麼雙相情感障礙患者的頭腦裡不光有黑狗,還有狂暴的火龍。這是一種躁狂與憂鬱交替發作的嚴重類精神疾病,躁狂發作是它的標誌性特徵,也是它和憂鬱症的最主要區別。

這裡說的躁狂不是簡單的「發脾氣」,主要的表現有:

  • 心境高漲:極high,同時也容易被激怒

  • 思維奔逸:個體的思維比語言表達的頻率更快,且能在不同話題之間快速轉換,有時候因為想法塞滿腦子以致於難以表達

  • 活動性增多:變得極為健談,語速快,且話語內容誇張

  • 自尊膨脹:對自己評價過高,常伴隨衝動行為 

  • 睡眠需求減少:長時間高效率工作還不覺得累,不需要或只需很少的睡眠

躁狂狀態下的患者往往自我感覺良好,因為他們精力充沛,效率奇高。但躁狂也會引起過激行為,這是導致雙相情感障礙被污名化的一大原因。

(圖/簡單心理 提供)《羞恥》中的角色Even,躁狂發作時大半夜裸奔出門買吃的
《羞恥》中的角色Even,躁狂發作時曾在大半夜裸奔出門買吃的(圖/簡單心理)

憂鬱發作是雙相情感障礙的另一大特徵。雙相情感障礙患者憂鬱發作期的症狀往往與單相憂鬱症相似,也會表現出心境低落、喪失興趣和活動性減弱等症狀,經常臨床上難以區分。而只有情緒低落的時候,他們才會有求助的念頭,因此雙相情感障礙很容易被誤診斷為憂鬱症。

雙相情感障礙主要有兩種類型,Ⅰ型和Ⅱ型,主要區別在於躁狂狀態發作的時間和激烈程度。簡單來說,Ⅰ型患者的躁狂症狀更嚴重,而Ⅱ型的患者通常會經歷更多次的反覆重度憂鬱發作。沒有哪種類型症狀「更輕」,患者的痛苦都是實實在在的。

雙相是種「天才病」?

有人認為雙相情感障礙是一種「天才病」,許多軼事和傳記記錄也一直呈現著這樣一種趨勢,好像患有雙相障礙、精神分裂症等精神障礙的人似乎都是天才,都有獨特的世界觀。

雙相情感障礙可能確實和創造力有某些關聯。美國精神疾病研究者Kay Redfield Jamison在《躁鬱症與藝術家氣質》一書中,列出了一系列可能患有雙相情感障礙的名人名單,其中作家、藝術家和作曲家佔絕大多數,比如吳爾芙和梵谷。

(圖/簡單心理 提供)
(圖/簡單心理)

豐富想像力和創造力是他們疾病黑暗中留存的一絲光明。Dolores 也說過:「我一直在與情緒波動抗爭。我患有雙相情感障礙,我的情緒會從巔峰掉入谷底,從一個極端到另一個極端。但我確實覺得,許多作家也有這樣的困擾,尤其是隨著生命進程的推移。我感到人生非常艱難,因此我不得不一直保持忙碌,否則我就會發瘋——我想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寫歌讓我感覺很好。」她還說,無論自己處於什麼樣的狀態,她都會一直寫作。

但是,少數患者成功的光環無法掩蓋疾病的痛苦。雙相情感障礙是很嚴重的精神疾病,它所帶來的痛苦足以將人擊倒。我們看到的名人、明星大多是一種倖存者偏差,在現實生活中,還有許多雙相情感障礙患者並未取得令人矚目的成就,卻經受了太多的痛苦。

雙相情感障礙難以完全被治癒,但它是可以被控制的。如果患者堅持進行藥物治療,周圍的人也能提供足夠的理解和支持,他們完全有可能保持良好的生活狀態。

Dolores去世後,樂隊成員在社交媒體上表示,「我們為能參與她的生命感到很榮幸。」

我們不曾擁有這樣的榮幸,但她是這樣慷慨,毫不吝惜地展露自己的才華,每一個享受她作品的人都與有榮焉。我們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帶走了她的生命,也很難對她的痛苦感同身受,但斯人已逝,我們也只能為她明燈緬懷。願她在天堂安息,也願每一個受雙相情感障礙折磨的人,都能獲得理解和慰藉。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簡單心理(原標題:「要么瘋狂創作,要么悲傷生活」)

責任編輯/李頤欣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