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奪魂鋸」恐怖王儲與一個可憎、可恥、可悲的政權

2019-12-27 10:00

? 人氣

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MBS)(AP)

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MBS)(AP)

一場舉世關注的殘酷跨國殺人分屍慘案,歷經一年多的調查起訴與審判,結果在耶誕節前夕出爐,卻只能以可憎、可恥、可悲來形容。全世界最重要的石油輸出國沙烏地阿拉伯,儘管舉足輕重、富甲一方,卻是由一個可憎、可恥、可悲的政權統治。

2018年10月2日,近代新聞史上最黑暗的一天

2018年10月2日,近代新聞史上最黑暗的一天。流亡美國的沙烏地阿拉伯異議記者與專欄作家哈紹吉(Jamal Khashoggi),走進土耳其大城伊斯坦堡(Istanbul)的沙國總領事館,打算辦理一些文件,準備與未婚妻堅吉茲(Hatice Cengiz)結婚。但是哈紹吉並不知道,15個從沙國專程前往伊斯坦堡的特務,正在總領事的辦公室等他。

2018年10月2日,沙烏地阿拉伯異議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遭王儲穆罕默德下令殺害(AP)
2018年10月2日,沙烏地阿拉伯異議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gi)遭王儲穆罕默德下令殺害(AP)

活活勒死,一塊一塊分屍

身材壯碩的哈紹吉被多人制伏,儘管他極力掙扎,還是被活活勒死,然後一塊一塊分屍;15名特務之中有1人是刑事鑑識專家,現場指導如何下刀。哈紹吉不是恐怖分子,不是革命領袖,不是江洋大盜,為何值得沙國王室/政府大費周章?

原因其實很簡單,哈紹吉的祖母曾是沙國王室御醫,叔父是沙國軍火大亨,自己在沙國政界、商界與新聞界行走35年,熟知沙國王室/政府許多可以告人與不可告人的秘密。近年,哈紹吉對沙國王室/政府的批評日益尖銳,對少年得志、不可一世的王儲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MBS)更是不留餘地。

2019年世界新聞攝影大賽(WPP),〈賈瑪爾.哈紹吉失蹤記〉(The Disappearance of Jamal Kashoggi)榮獲「一般新聞類─單幅首獎」(AP)
2019年世界新聞攝影大賽(WPP),〈賈瑪爾.哈紹吉失蹤記〉(The Disappearance of Jamal Kashoggi)榮獲「一般新聞類─單幅首獎」(AP)

王儲穆罕默德迫害異己毫不手軟

沙國至今仍是全球最高壓封閉、最缺乏基本自由、的國家。現年才34歲的穆罕默德2017年上位之後,雖然推行了一些上個世紀就該推行的社會度改革,給女性與年輕世代施捨一些小恩小惠,但是迫害異己、壓制公民運動、打擊政敵毫不手軟。對外,MBS介入葉內門戰,鏖戰5年,唯一「戰果」是一場哀鴻遍野的人道災難。

光鮮亮麗多金的王儲MBS,顯然不需要有人三不五時提醒自己在國內、國外造的孽。對於2018年10月2日伊斯坦堡沙國總領事館的分屍慘案,美國(沙國最重要盟邦)中央情報局(CIA)與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OHCHR)的調查報告,都將箭頭直指MBS。

2016年3月22日,葉門嬰兒尤黛(Udai Faisal)罹患急性營養不良。葉門內戰經年,無數幼童飽受飢荒之苦。(美聯社)
2016年3月22日,葉門嬰兒尤黛(Udai Faisal)罹患急性營養不良。葉門內戰經年,無數幼童飽受飢荒之苦。(美聯社)

沙國王室/政府公然說謊,直到無可抵賴

然而案發之後,沙國先是王室/政府公然對國際社會說謊,等到相關事證(監控的影片與錄音)一一出爐,實在無可抵賴,這才勉強承認哈紹吉死於總領事館,可謂無恥之尤。而且毫不意外的是,利雅德(Riyadh)當局從一開始就表明「刑不上王儲」,把責任全都推給負責執行上級交辦任務的特工。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