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把海豹翻譯成海盜...揭秘即席口譯工作秘辛:當天突然換PPT、改語言,口譯員哀號「請互相尊重」

2019-12-27 09:00

? 人氣

口譯員其實需要口譯的內容包山包海,可說是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有時候我們都會開玩笑說,往往會議參加者中最不懂簡報內容的就是口譯員。(圖/unsplash)

口譯員其實需要口譯的內容包山包海,可說是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有時候我們都會開玩笑說,往往會議參加者中最不懂簡報內容的就是口譯員。(圖/unsplash)

本篇的「解密口譯」,將從Hiroshi的個人經驗出發,說說在做口譯的這幾年間,我遇到了哪些困難及挑戰;以及口譯員最怕現場遇到的惡夢有哪些。

這些是我逐年累積的心得體驗,給準備進入口譯界的新鮮人們一點預防針,也歡迎對想一窺口譯世界的你,進來一探究竟囉!

初學口譯時遇到的困難

逐步口譯最難的是「筆記能力」以及「還原訊息的能力」。講者可以一口氣講兩三分鐘,要聽懂且把重要訊息記錄下來是需要訓練的,跟專業知識及經驗非常有關係。通常考語言考試時碰到長篇聽力也需要類似技巧,否則真的不可能記得那麼多細節,然後就算記下來了也要能夠還原成原來的訊息。

一開始常常會碰到寫了一堆鬼畫符,自己寫的卻一個字都看不懂的窘境。還原訊息的時候,因為腦袋一邊在整理,也常會發出很多不必要的贅詞像是「ㄝ」、「那個」、「然後」等等,這種雜音也是能避免就要避免的。

同步口譯狀況就更多了。除了上面提到的各種說話方式都要能夠因應之外,也要減少不必要的發語詞或贅詞,因為不必要的語句或講錯重講都會浪費時間,導致跟不上講者的訊息。最重要的就是要訓練一心多用,同步口譯需要同步進行:

1. 聽取資訊。
2. 腦中整理後進行訊息置換。
3. 發音清晰地說出。

這三個步驟是不間斷的,所以沒有多工技術基本上是很難達成的。

怎麼練習呢?筆記也好、多工也好,都是可以經過大量練習練好。多聽演講然後練習記下重點,再試著產出譯文後跟原文對照。同步的話可以先練習「shadowing」也就是所謂的「影子跟述」,看新聞時先當跟屁蟲不斷重複主播說過的話。練好中文換外文,等到都熟練了再試著雙語對翻,並錄下聲音檢討哪邊沒做好。錄音非常重要,只有客觀分析自己的產出才能知道哪裡有問題。

1口譯現場的筆記。(圖/作者提供)
口譯現場的筆記。(圖/作者提供)

最艱難的口譯經驗

其實口譯真的沒有不難的。特別是不熟的領域,講者認為的理所當然都是譯者認為的天方夜譚。我印象中有一場文學論壇,講者大談莎士比亞的悲劇,問題是我不是外文系根本沒讀過那些作品,更遑論其中的場景及登場人物了。也做過不少關於電腦元件的口譯,可能是記憶體,可能是硬碟,可能是散熱裝置。反正就是每一塊元件都有非常多廠商的技術結晶,若非該領域的專家是很難短時間吸收消化的。

碰到知識不夠時也只能咬牙能翻多少是多少,也要不恥下問多跟講者溝通。身為廠商要知道口譯員都是臨時抱佛腳,能夠開個會前會稍微解釋內容給口譯員聽,這會對口譯有很大的幫助。

另外就是環境問題,常常會場收音狀態不好導致聽取資訊困難。曾經有場動畫口譯會場喇叭朝向觀眾,導致我在台上聽不太到講者聲音,把「海豹」聽成「海盜」,介紹說畫面中有很多海盜,結果影片放出來卻是一隻隻的海豹,蠻尷尬的。

口譯員最怕遇到的狀況

一、事前完全不提供資料,或提供資料太多、太晚、太無關連。

口譯員其實需要口譯的內容包山包海,可說是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有時候我們都會開玩笑說,往往會議參加者中最不懂簡報內容的就是口譯員

各領域的專家,包含諾貝爾獎得主、學校教授、在業界三十年的資深工程師等等,他們花了畢生的時間精通某個領域,卻要我們一兩天就通透他們的專業,這根本天方夜譚吧!

儘管如此,我們還是會努力的查資料或問該領域的朋友,盡可能短時間多懂一些內容以期可以提供更好的服務。但是就是有客戶說「不好意思機密資料不能給」、「不好意思講者還沒做好簡報」,各種理由不給我們資料,然後我們就得「裸翻」。我曾經裸翻過「水冷空調系統」、「分子生物學」、「邊緣運算」等等⋯⋯,我只能說,這麼複雜專業的東西沒資料等於自殺(而且常常是同步口譯)。

另一種就是時間非常短卻要做xx張投影片那種,真的是看也不是不看也不是。因為我們可能一天要看x位講者的簡報,就算全部都精讀了,最後講者可能飛快帶過xx張,甚至很多張都不講直接跳過,認真準備真的投資報酬率極低;更不用說是前一天晚上9點才寄來的。真的還是睡覺吧,就算通宵看完也不會出的。

最後一種就是資料七早八早給,給得很齊,但是現場卻拿另一份投影片講,或是大幅調動順序或增減投影片。我們通常筆記都會做在投影片上,這種情況真的會非常困擾。

2在「口譯箱」內準備的口譯員。(圖/作者提供)
在「口譯箱」內準備的口譯員。(圖/作者提供)

二、講者不善簡報,訊息破碎無法聽取

這個又可以分成以下幾種:

主題無限發散、講話沒重點

例:「我們一般大家說的所謂的這個雲端科技,我之前這個在台南的一個所謂的創新社會研討會,阿不是好像是叫做『創新企業研討會』上,當時呢有一個教授他跟我很熟,就是說我們十幾年前在京都念博士班的時候,阿不好意思我等等再講這個故事,所以我剛剛講到哪裡?阿對這個雲端呢,其實廣義的來說應該是包含很多不同的概念,你們現在手機用什麼牌子?蘋果最近發表新手機我之前有去排隊……」(心中:所以雲端科技到底是什麼?)

愛用代名詞不知所云

例:「所以呢當我們把這個跟這個混合在一起,再加上這個催化劑經過這樣的流程之後就會產生這樣的中間產物,然後我們再經過這樣的加工之後就會有這樣的成品。當然這個這個跟這個是非常重要的,所以這樣做就可以得到很好的結果。」(心中:所以到底哪個是哪個?他們都沒有名字嗎?)

中英、日文漢字夾雜

這個我是習慣了啦,但剛出道的時候非常困擾。特別是英文發音不對的時候。例:「我那天跟我們的『馬內假』(經理)做了『砍鳳』(確認)之後,他說我們的『出荷』(出貨)程序要再『打合』(開會)一下,才能做好『再發防止』(預防再發生)。」

全程念稿

這真的是一絕,有些講者可以直接上台把一份論文從頭到尾念完。有些甚至還會氣喘吁吁或是念錯行。甚至還有講者把所有的文章內容打上投影片,然後背對聽眾一字不差唸到最後(有時候還會卡詞)。最可怕的莫過於朗誦詩歌的,我就曾碰過直接開始念道德經的。好在Google日文版馬上找到,不然真不知道怎麼辦。

硬要講英文

現場明明有中英跟中日的口譯,自己英文也不是太流暢但就是硬要講。這種講者真的不少,但其實他們忘記就算講英文我們還是要口譯,而且這樣其實增加我們工作的難度。特別是QA提問的時候,如果英文講不好講者聽不懂,那現場還真的蠻尷尬的。

自我吹捧

例:「我從年輕就一直研究液態氮,可以說是這個領域最厲害的專家。我發表過30篇國際期刊,也拿過五次最佳研究獎,曾被許多大公司挖角但我根本不屑一顧。有時候你知道一個人孤單做研究很辛苦,一路上沒有碰過跟我一樣懂的專家。所以你們現在腳底長雞眼,之所以可以很快用液態氮治好都是我辛苦研究的成果……」

奧客型

例:「這次來你們這個研討會我蠻失望的。主辦單位規劃太差,我旅館的房間居然沒有海景,然後早餐的種類也太少了吧。然後你們看看這個會場,冷氣介於有跟沒有之間,聚光燈從下面往上打是想把我閃瞎嗎?然後你看看這個雷射筆,功率這麼低是要我怎麼指?Wifi又這麼難連上這樣我怎麼回信……」

我們口譯界流傳一句話:「壞話減半翻好話加倍翻」。試想萬一主辦單位聽到這種壞話不開心,萬一遷怒到譯者身上就不好了。稱讚主辦單位的話當然就是多多益善囉。

不用麥克風

不用麥克風真的是非常困擾阿。因為我們必須從麥克風收音,當講者不用麥克風或離麥克風很遠的時候,我們根本什麼都聽不到是要怎麼口譯?這時候我們會直接透過口譯箱的麥提醒現場:「聽不到聲音!請用麥克風!」

懷疑譯者

例:「所以這個鈉鉀通道在細胞膜上面,阿口譯員知道細胞膜嗎?就是那個細胞上面的膜。那個『鈉』口譯員會翻嗎?元素符號是Na喔,就是那個你喝運動飲料裡面有的。所以如果分子太大就沒有辦法進到通道中,口譯員知道分子是什麼嗎?就是很多原子組合成的……」

我們其實很歡迎貼心的講者,但專有名詞這樣解釋不會比較好懂,倒不如資料給足我們自己會去查。而且我們還要一直從口譯箱對講者點頭,脖子很痠。

趕火車快槍俠型

顧名思義就是兩倍速飆完全程的講者,可能他只能講10分鐘但準備了半小時的內容要講,或者他本來就是急性子。總之就是說話不用換氣,挑戰人體的極限。口譯員怎麼辦呢?只好選擇重點翻囉。

現場突然要追加服務型

我們在做會之前都會確認口譯的類型及條件。比如說時間多長、逐步還是同步、講者使用的語言,是否錄音錄影等等。最常碰到有講者突然臨時更換語言,比如說日文換英文,這樣對我們準備上會有影響(一般講好中日口譯我們是不翻英文的)。

如果要錄音錄影最高可以收兩倍的價錢,也碰過主辦方沒有經過授權擅自直播我們的聲音,這樣其實是違反合約的。另外如果說好逐步,現場突然改同步也是很為難,因為同步必須兩個人做而且最好有設備。一個人做同步口譯其實也違反我們的行規(變相犧牲口譯員權利打壞行情)。口譯員千萬別接受這樣的條件,否則萬一疲累導致品質下降,最後評價不好,吃虧的還是自己。

作者介紹 | Hiroshi

Hiroshi 本身學習過超過六種外語,對於語言學習過程熟悉、經驗豐富。
同時,Hiroshi在寫作上也透過大量閱讀及書寫、翻譯等提升至幾近母語程度。
目前統計下來學生檢定合格率超過九成,許多過去的學生目前都成功在日本名校留學或著名企業就職。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YOTTA(原標題:【解密口譯】譯者的惡夢:你所不知道口譯現場)
責任編輯/柯翎肇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