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川普最得意的一週?他的「美國優先」貿易政策與過去截然不同

2019-12-17 11:08

? 人氣

美國總統川普。(AP)

美國總統川普。(AP)

美國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一直試圖在「美國優先」的理念下重塑美國貿易政策,上周他宣告在多條戰線取得了勝利,例如在貿易談判中從墨西哥和中國那裡獲得新的讓步,他同時還剝奪了世界貿易組織(WTO)的相關權力,讓該組織無法約束川普在這些貿易戰上使用的策略。

總體來看,這些作法表明,川普正在對美國貿易夥伴和跨國公司採取一種策略——側重於強迫跨國企業在美國國內進行生產、並把美國製造的商品銷往海外,而不是協助它們擴大全球的製造足跡。

白宮10日宣布,美國迄今為止達成的最大貿易協定、1994年生效的《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重新擬訂版本不僅獲得協議合作夥伴墨西哥和加拿大批准,還贏得了國會民主黨和勞工組織中長期反對NAFTA人士的支持。經歷一年半的貿易戰後,上周五川普政府與北京達成一項有限的休戰協議,美國擱置了擬加徵的對中關稅,並獲得中國方面不同尋常的承諾,中方承諾將以特定美元金額的規模擴大進口美國產品,同時雙方將繼續進行貿易磋商。

2018年9月30日,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在加拿大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後,步出總理辦公室。(AP)
2018年9月30日,加拿大總理杜魯道(Justin Trudeau)在加拿大與美國達成貿易協議後,步出總理辦公室。(AP)

上周三,也就是上述兩份貿易協議發布中間,美國實際上嚴重削弱了總部位於日內瓦的WTO貿易法庭,該機構成立於1995年,目的是防範類似川普為迫使夥伴坐到談判桌前而發動的那種貿易戰。過去兩年裡,美國政府阻止了WTO法庭好幾位法官的任命,且由於該法庭其餘法官即將結束任期,到了上周,該機構法官人數已不足以發布裁決令或執行WTO規則。

許多經濟學家、商界領袖和美國國會兩黨議員都表示,川普的這些措施對促進經濟活動幾乎沒有什麼作用,只是緩和他自己的破壞性行為所帶來的不確定性。但4月份之前一直擔任白宮貿易顧問的Clete Willems稱,許多人都認為這是川普政府上台三年來貿易政策取得成效的一周。

美國總統大選年的政局和中國的強烈抵制,雖然可能會使美中兩國下一階段協議不容易達成,但川普政府現在將著手與中國磋商,並將致力於和日本和歐盟在內的其他貿易夥伴達成新協議或擴展舊協議。美國與英國達成新協議也是當務之急,英國首相強森(Boris Johnson)領導的保守黨在上周選舉中大獲全勝,這使得英國幾乎肯定會完成脫歐。

本文為風傳媒與華爾街日報正式合作授權轉載。欲看更多華爾街日報全文報導,請訂閱特別版華爾街日報VVIP方案,本方案僅風傳媒讀者專屬,以低於原價3折以下之全球最優惠價,即可無限暢讀中英日文全版本之華爾街日報全部內容。

川普於2017年1月就職,他對如何改革美國長期以來的貿易方式有著清晰藍圖。川普一再表示,他的前任們談判拿回的都是糟糕的協議,他發誓要撕毀這些協議。相比支持透明、開放的市場規則,川普更希望更多地關注具體結果:削減貿易逆差、提振美國製造業。他認為,前幾任總統對跨國公司太過於有求必應、對多邊規則過於崇拜,同時在單方面行使美國權力時過於膽怯。

與中國達成的「第一階段」協議的公開細節比較模糊,諸多爭議性問題留至以後的談判來解決,但美國宣布的一項條款是,北京承諾未來兩年內將美國商品和服務進口在2017年的基礎上增加至少2000億美元(約台幣6兆),相當於四年內增長一倍,許多分析師認為實現的可能性不大。

川普的首席貿易談判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周日在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的「面向全國」(Face the Nation)節目中表示,除了最重要的總體數據外,「我們還將有一個清單,其中包括製造業、農業、服務能源等。每一項產業都將設定一個目標」。上述具體目標與美國政府在1980年代對日本實施的各種進出口配額類似,這是美國政府過去30年一直迴避的一種管理貿易方式。

名為《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的修訂版NAFTA經歷兩年半的商談,墨西哥在磋商後同意了加強工人勞動保護的條款,其中包括允許美國人以有些墨西哥人認為是侵犯主權的方式監督墨國勞工狀況。這些措施意在提高在墨西哥的生產成本,讓原NAFTA時期流向墨西哥的製造業者回到美國。

萊特希澤周日稱,雖然這與之前協議的目標、也就是擴大貿易及提高北美一體化區域製造業效率相悖,但體現了「川普貿易政策」。萊特希澤表示,川普不希望美國製造業工人與那些在極度艱難環境下工作的工人競爭。

USMCA另一項在最後關頭的調整是,取消美國製藥商強制其他國家延長專利保護時間的條款,這曾是製藥商在制定新協議標準方面取得的一項勝利。USMCA還取消了對美國跨國企業在其他國家投資的保護,此類保護是美國近期達成的多項貿易協議中另一個標誌性內容。這兩項調整都顯示出,川普認為貿易協議應該多加鼓勵跨國企業專注於在國內生產,而不是幫助他們在國外開展業務。

曾任小布希(George W.Bush)政府高級貿易官員的Daniel Price稱,這是美國有史以來達成的第一個提高貿易壁壘、削弱投資者保護的貿易協定。

持懷疑觀點的人士認為,從上周頻繁活動中可以看出,在讓全球貿易體系屈從於美國意志的過程中,美國的單邊力量具有侷限。特別是美國上周五與中國達成的貿易協議,與其說是全面市場開放,不如說是貿易戰停火協議。

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貿易專家Fred Berwist稱,川普指責中國違反規則和規範是正確的,但他三年來一直在攻擊中國,釋放大量火力,在重大問題上卻基本上一無所獲。Berwist還稱,川普對多邊主義的蔑視削弱了他的目標:「在一對一的情況下,中國可以與我們對抗,但如果我們保持聯盟結構,中國就會無力對抗。」

美國農民擔心,川普宣稱的收穫或許甚至無法抵消他的行動而造成的損失。美國農業局聯合會(American Farm Bureau Federation)上周五指出,中國原本是美國農產品的第二大市場,美中貿易戰爆發以來已經滑落為第五大。

Stephen Vaughn稱,然而對川普的支持者來說,「最新協議表明,當得到有效利用時,美國就會擁有巨大的影響力」;Vaughn曾擔任美國政府貿易談判代表至今年4月份,參與擬定每一項貿易措施。他表示:「美國如今正在積極制定自己的貿易政策,而且進展非常順利。」

在爭取達成USMCA和與中國的協議上,川普的策略與前幾任總統截然不同。他單方面徵收關稅以迫使對方讓步。墨西哥和加拿大同意重新修訂NAFTA的部分原因是為了讓川普取消已加徵的鋼鋁產品關稅,並對川普威脅要向汽車加徵新稅作出回應。中國的進口承諾在一定程度上,是為了讓川普放棄原定於15日生效的新關稅,原訂要對價值156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收15%稅款。

自25年前WTO成立以來,美國總統一直避免使用這些單邊權力,而是向WTO提出申訴,由該機構的法官決定美國的申訴是否合理,如果合理則作出適當回應。川普經常抱怨說,上述日內瓦貿易法庭對美國不公平,認為削弱該機構的權力更有利於美國。上周,該貿易法庭陷入停擺之後,其他國家將更難利用WTO來挑戰美國的行動。

批評川普的人士指出,研究顯示,經濟充其量只是溫和增長,他們還認為,市場對近期聲明做出的積極反應,比較像是反映出人們欣慰認為川普政府似乎停止擾亂貿易體系,而不是為政府取得實質性進展叫好。

「如果你的衡量標準是我們已經停止自我傷害,那麼這是加分,」曾在2001年至2005年小布希主政期間擔任首席貿易談判代表的佐利克(Robert Zoellick)說。「如果你的衡量標準是我們有無擴大貿易、開放市場以及設置更高的標準,那這些完全是浪費時間。」

儘管之前有人警告,川普的策略會拖累市場和經濟,但自他上任以來,美國市場和經濟都保持強勁。

保守的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研究員、川普的非正式顧問Stephen Moore說:「這也許是川普入主白宮以來最得意的一周。」他指出,除了貿易協議,12月6日政府還看到了一份格外強勁的就業報告——美國11月失業率降至50年低點3.5%,同時,美國部分基準股指創下了紀錄新高。

文/Jacob M. Schlesinger

決策者的最佳夥伴

立即訂閱,即刻暢讀華爾街日報全文內容

並享有更佳的閱讀體驗

訂閱 每天只要10.9元 查看訂閱方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