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到外地網咖報名考試、商家生計受衝擊……印度喀什米爾斷網逾4個月,700萬人苦不堪言:我們的生活回到黑暗時代!

2019-12-17 09:00

? 人氣

印度喀什米爾穆斯林的小孩(美聯社)

印度喀什米爾穆斯林的小孩(美聯社)

印度今年8月以總統令廢止查謨─喀什米爾邦70年的憲法特殊地位與自治權,而當局聲稱為了維護當地安全,於是在發布總統令當天切斷當地網路至今。長期關注網路自由與數位人權的國際非營利組織Access Now指出,截至16日為止,喀什米爾已斷網134天,創下民主國家最長的斷網紀錄,700萬喀什米爾人的生活更大受影響。

今年8月5日,印度國會下議院通過以總統令廢止查謨─喀什米爾邦(Jammu and Kashmir)70年的憲法特殊地位與自治權,未來當地必須遵照印度中央政府的命令行事,而印度當局也於同一天切斷當地的網路。查謨─喀什米爾邦共分為3區:印度教徒占多數的查謨(Jammu)、穆斯林占多數的喀什米爾(Kashmir)、佛教徒占多數的拉達克(Ladakh)。

喀什米爾斷網 考生心急如焚

700萬喀什米爾人被迫回到網路出現前的生活,無法上網購物或收發電子郵件,也無法登入社群網站臉書(Facebook)或Instagram,而當地手機即時通訊WhatsApp用戶帳號在12月初消失,因為WhatsApp帳號未登入120天就會遭到自動刪除。

2019年10月3日,印度喀什米爾一群記者在查謨─喀什米爾邦夏季首府斯里納加抗議當局切斷網路與通訊(美聯社)
2019年10月3日,印度喀什米爾一群記者在查謨─喀什米爾邦夏季首府斯里納加抗議當局切斷網路與通訊(美聯社)

斷網也造成許多需要註冊考試的學生受影響:查謨─喀什米爾邦夏季首府斯里納加(Srinagar)地方政府設立網路中心來協助考生上網填寫報考資料,並表示已有1萬名學生用過了這項服務。

然而,電腦數量有限,這項服務未必能幫助到所有的喀什米爾學生:16歲的雅各布(Khushboo Yaqoob)急著報名醫學院的考試,但當局提供的4台可上網電腦得供100萬人使用,排隊等待要花上許多時間。隨著繳交報考資料的截止日期逼近,她只得跟大多數喀什米爾人一樣,搭火車到外地上網,而鄰近的查謨區巴尼哈爾鎮(Banihal)成為她選擇的地點,而這裡也是許多喀什米爾人上網的首選地點。

2019年8月,印度政府安全部隊大舉進駐查謨─喀什米爾邦(印屬喀什米爾),當地居民盡量避免外出。(美聯社)
2019年8月,印度政府安全部隊大舉進駐查謨─喀什米爾邦(印屬喀什米爾),當地居民盡量避免外出。(美聯社)

雅各布在巴尼哈爾鎮的網咖外面排隊等了3小時,才終於用到了可連上網路的電腦。她成功繳交考試的報名表後,忍不住流下釋然的淚水,她說自己為了這個考試準備了2年,但喀什米爾斷網讓她擔心自己會與夢想擦肩而過:「我不確定自己是否能填寫報名表,因為上網禁令,我當時可以看見夢想破滅了。」

電商受重創 YouTuber考慮轉行

喀什米爾商會(Kashmir Chamber of Commerce)估計,這4個多月的斷網已造成14億美元(約新台幣427億元)的損失,電商受到重創:從8月斷網後,當地知名的手工藝品與農產品電商平台「喀什米爾之盒」(Kashmir Box)就一直無法接新訂單或履行未完成的訂單,該電商平台創辦人、29歲的梅拉吉(Muheet Mehraj)估計公司為此損失了42萬美元(約新台幣1281萬元):「我感覺很糟,如果不知道能不能上網,那麼公司將不可能有未來。」

8月5日,印度當局封鎖查謨─喀什米爾邦,一名男子走在查謨─喀什米爾邦夏季首府斯里納加的街頭(美聯社)
8月5日,印度當局封鎖查謨─喀什米爾邦,一名男子走在查謨─喀什米爾邦夏季首府斯里納加的街頭(美聯社)

28歲的喀什米爾居民巴特(Parvaiz Ahmad Bhat)是知名影音平台YouTube的網紅,他的YouTube頻道《瘋狂喀什米爾人》(Kashmiri Kalkharabs)目前有超過47萬人訂閱,他每個月的YouTube廣告收益超過1500美元(約新台幣4萬5735元)。

然而,喀什米爾斷網多個月讓巴特的YouTube事業陷入危機:「現在我擔心自己將不得不從頭開始,我的觀眾無法上網,那麼製作新影片有什麼意義呢?」他說自己到時可能得找個不依賴網路的工作:「這就像有人將我們的生活推回黑暗時代。」

印度與巴基斯坦為了喀什米爾衝突不斷

印度與巴基斯坦在1947年獨立,兩國獨立後,曾於1947年、1965年、1971年開戰,其中兩場戰爭都是為了喀什米爾問題。印度與巴基斯坦都聲稱自己擁有整個喀什米爾地區,但其實巴基斯坦目前實質控制的地區是西北部的自由喀什米爾(Azad Kashmir),印度控制的是查謨─喀什米爾邦,但查謨─喀什米爾邦境內高達7成為穆斯林,雖然根據印度憲法第370條給予此邦高度的自治權,仍因資源分配不均、文化不同的問題紛爭不斷,多數人希望能脫離歧視他們的印度政府,改為由同樣信仰伊斯蘭教的巴基斯坦治理。

2019年8月,印屬喀什米爾情勢緊繃,印度軍人巡邏有如空城的街頭(AP)
2019年8月,印屬喀什米爾情勢緊繃,印度軍人巡邏有如空城的街頭(AP)

喀什米爾地區位在南亞最北端,自古以來便是多元文化與思想的匯集地帶,因此區內的民族和宗教成分複雜。根據英屬印度1941年的統計,喀什米爾境內最大宗教為伊斯蘭教,穆斯林人口占總人口77%;其次是印度教徒,占總人口20%;佛教徒和錫克教徒僅占3%。自1947年印巴分治後,喀什米爾區內衝突居高不下,最後被瓜分為三大塊。印度政府軍與當地武裝反抗軍打街頭戰30年,導致估計約10萬名喀什米爾印度教徒從1989年起開始大規模逃離當地,約有7萬人在暴力衝突與鎮壓中喪生。

喜歡這篇文章嗎?

廖綉玉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