閻紀宇專欄:英國大選塵埃落定,劇烈變化卻才正要開始

2019-12-17 06:20

? 人氣

蘇格蘭首席部長史特金。(美聯社)

蘇格蘭首席部長史特金。(美聯社)

從2016年6月23日到今天,英國一直是國際新聞舞台聚光燈下的焦點,一場公民投票將它與歐洲其他國家推上一條沒有人走過的路,有人比擬為一場人類有史以來最複雜的離婚官司,也有人形容為一項高難度、高風險的連體嬰分割手術:如何讓一個歐洲聯盟非常重要的成員國離它而去,將雙方受到的衝擊、傷害降到最低,為未來的良好關係奠定基礎。

換了3個保守黨首相,英國人總算知道何時脫歐

3年半1200多個日子下來,英國還沒有正式脫離歐盟,還不確定如何脫離歐盟,首相倒是換了3個,3個都是保守黨:推動脫歐公投從歷史功臣變為歷史罪人的卡麥隆(David Cameron)、與歐盟締結協議卻屢遭國會羞辱性封殺的梅伊(Theresa May)、從騎牆派化身為「硬脫歐」推手與旗手的強森(Boris Johnson)。

2019年英國大選,首相、保守黨領導人強森(Boris Johnson)大勝(AP)
2019年英國大選,首相、保守黨領導人強森(Boris Johnson)大勝(AP)

今年7月才上任的強森弄出一個比梅伊版還糟的(對脫歐派而言)《退出協議》(Withdrawal Agreement),在國會屢戰屢敗,眼看著即將步上梅伊的後塵,甚至可能淪為英國歷史上任期最短的首相,只能透過提前改選下議院絕境求生。

12月12日,大選結果在各方提心吊膽中揭曉,保守黨表現超出民調預期,以365席大步跨越過半數門檻,確保強勢執政地位;工黨則大敗虧輸,只剩下203席,黨魁柯賓(Jeremy Corbyn)「老左派」(或者極左派)色彩鮮明的政綱踢到鐵板,黯然宣布:這是他最後一次帶領工黨打選戰。

強森致勝之道無它:全力宣揚單一政綱「完成脫歐工作」(Get Brexit Done),充分迎合許多選民對脫歐「歹戲拖棚」、首相府與國會惡鬥的厭倦甚至厭惡;這些選民在2016年公投時未必選擇脫歐,但是顯然希望此事有個了局(closure),無論脫歐影響是好是壞,國家至少重新踏上起點。

2019年英國大選,工黨領導人柯賓(Jeremy Corbyn)慘敗(AP)
2019年英國大選,工黨領導人柯賓(Jeremy Corbyn)慘敗(AP)

2020年「過渡期」結束後,恐將迎來「無協議脫歐」

強森趁勝追擊,內閣小幅改組之後,19日的「女王演說」(Queen's Speech)將勾勒新政府施政綱領,耶誕節之前將《退出協議》再度送進下議院,而且這回不必擔心黨內「軟脫歐派」或反對黨掣肘。萬事俱備,英國將在2020年1月31日正式結束47年又1個月的「歐盟成員國」生涯。

然而這只是一連串劇變的開端,《退出協議》其實主要是規範從明年1月31日到12月31日之間,英國與歐盟的關係。在這段「過渡期」(transition period),英國仍將留在歐盟的單一市場(single market)與關稅聯盟(customs union),但是喪失在歐盟決策機構的投票權。

理論上,英國與歐盟將利用這11個月時間締結《自由貿易協定》(FTA),但從全球各大經濟體往例來看,成事的可能性實在不高,「過渡期」一旦結束(強森已表明絕不要求延長),除非奇蹟出現,英國與歐盟的貿易關係將改依世界貿易組織(WTO)的規範。換言之,讓英國企業界憂心忡忡的「無協議脫歐」(no-deal Brexit),很可能就從2021年1月1日開始。

「無協議脫歐」有多嚴重?根據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引述的估計,英國10年後人均(per capita)GDP將下降8%;預算赤字將上升至GDP的4%(目前為1.9%),國債也將一飛沖天(目前為1兆8219億英鎊 )。脫歐陣營強調英國從此擺脫歐盟的羈絆,與世界各國──尤其是美國──簽訂《自由貿易協定》,但問題仍是知易行難。而且當全前球政經局勢已成為美國、中國兩強對峙,歐盟集27國之力合縱連橫,孤鳥單飛的英國恐怕只能在夾縫中求生。

2019年英國大選之後,蘇格蘭民族黨(SNP)領導人史特金(Nicola Sturgeon)力拚獨立公投(AP)
2019年英國大選之後,蘇格蘭民族黨(SNP)領導人史特金(Nicola Sturgeon)力拚獨立公投(AP)

蘇格蘭心向歐盟,獨立呼聲再起

更麻煩的是,「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The United Kingdom of Great Britain and Northern Ireland)──英國全名──中的「大不列顛」恐怕要重新定義,「聯合」也將大打折扣,因為其中的蘇格蘭頗有可能「效法」英國脫歐,再度透過公投脫離聯合王國。

蘇格蘭曾於2014年9月18日、在倫敦當局允許之下舉行獨立公投,結果獨派以44.7%對55.3%惜敗。當時那場公投被界定為「世代之舉」(once in a generation),亦即獨派要再過許多年才有再次嘗試闖關的正當性。

然而英國脫歐卻為蘇格蘭獨派帶來意想不到的新契機。2016年6月23日的脫歐公投,蘇格蘭選民明確表達「心向歐盟」的立場:反對脫歐者高達62%,支持者只有38%。上星期的下議院選舉,反脫歐政黨之中「蘇格蘭民族黨」(SNP)一枝獨秀,不僅在全蘇格蘭59席中斬獲48席(超過8成),而且較選前增加13席;保守黨則從13席腰斬為6席;民心向背再明顯不過。

雖然強森表明他任內不會放行「蘇格蘭獨立二次公投」,但SNP領導人、蘇格蘭首席部長史特金(Nicola Sturgeon)信誓旦旦,將全力施行蘇格蘭人民的憲政權利。一場意志、憲政與領導力的對決正蓄勢待發!

喜歡這篇文章嗎?

閻紀宇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