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讚國觀點:政客,拙劣的演員

2019-12-17 06:40

? 人氣

像陳宜民(見圖)這類的政客,看似維護神聖職權,假面之下,不過是威權/霸道作祟。私底下,他們對周遭的升斗小民會如何狐假虎威,假傳聖旨,也就不難想像。(資料照,蔡親傑攝)

像陳宜民(見圖)這類的政客,看似維護神聖職權,假面之下,不過是威權/霸道作祟。私底下,他們對周遭的升斗小民會如何狐假虎威,假傳聖旨,也就不難想像。(資料照,蔡親傑攝)

不分藍緑橘白,台灣的政客都有兩副面貌,一個是前台的假面具,另一個是後台的真面目。兩者交互替換,有時來不及卸妝或補妝,加上情境錯亂,假作真時真亦假,他們就迷失在真實世界裏,忘了我是誰,不知今夕何夕。

基本上,政客都是兩面人或投機份子,而非台北市長柯文哲所自認的務實主義者。他們見人説人話,見鬼説鬼話,在不同時空,對不同對象,説他們想聽的話(這不是民主,而是民粹)。即使張冠李戴,或錯把杭州當汴州,面對千夫所指,他們也要强姦民意,硬拗到底。

這種政客牝牡不分,從中央到地方,俯拾皆是,例如中國國民黨立委陳宜民、陳玉珍和黃昭順等。他們是一群「禮義廉」政客,以假亂真,在前台上,利用附加的身份(沒人生來就是立法委員),演出一場拙劣的政治鬧劇,不但劇本荒腔走板,移位過場,更是慘不忍睹,還歹戲拖棚。

20191203-國民黨總召曾銘宗(右二)、立委陳玉珍、賴士葆、陳宜民3日召開「1450逼死大阪處長,蔡英文、謝長廷沒責任?」記者會。(顏麟宇攝)
國民黨總召曾銘宗、立委陳玉珍(左一)、賴士葆、陳宜民(右一)召開「1450逼死大阪處長,蔡英文、謝長廷沒責任?」記者會。(資料照,顏麟宇攝)

撿到籃子裏便是菜(對藍緑來説,楊蕙如顯然可以熱炒或冷藏),這是台灣所有政客的共同操作,而且樂此不疲。至於他們能否洗手作羹湯,甚至是否懂得治大國若烹小鮮的道理(高雄市長韓國瑜炒菜煮麵,好像在營造如此氛圍),則另當別論。一旦讓他們拿到槍,又亂槍掃射,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其實,台灣的政客幾乎都怕熱,尤其是面對超出他們能力的難題(如處理高雄市政或海峽兩岸關係),簡直像熱鍋上的螞蟻,拿不定主意。他們可能一輩子沒進過廚房(韓國瑜倒是露了兩手),或上傳統街市買菜(豪宅附近應該找不到),不知菜價高低或人間疾苦。他們在乎的,往往是如何在公開場合佔有高地,唱作俱佳,讓人見識他們的翩翩身段與威風容顏。

只要旁邊有些人,衆目睽睽,任何公共空間就是前台,一個可以即興演出或粉墨登台的場地,特別是在政治領域。台灣政客在前台上的舉止,多少可以用美國社會學家Erving Goffman在The Presentation of Self in Everyday Life(1956)中的論點來解釋,他們的行徑不會是臨時起意,而是形象塑造的算計,只是臨場演出,亂了陣勢,被人看破手脚。

以陳宜民為例,簡單説,政客所想打造的形象不外兩種。第一,傳達「我在這裏」的宣稱:本席到此一遊,玉樹臨風。本席所在之地(可以是任何公開或不公開的地方),莫非管區,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一個保六的小女警,竟然在太歲頭上動土,的確是可忍,孰不可忍。

第二,操縱「依我之尊看我」的意義:本席君臨,汝當見我希冀被仰望的派頭(我是國會議員耶)。陳宜民是國民黨立委,頭銜在,權勢如影隨行,整個立法院與國民黨便是後盾,你奈我何。一個便衣警察,不過是「路人甲」或「怪阿姨」,妄想平起平坐,未免蚍蜉撼大樹。天道淪喪,莫此為甚。

在2020年總統選舉,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以民意和天意加持,投入大選,無疑也是基於「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的一種封建思想,非我莫屬(韓流望風披靡,沛然莫之能禦)。從目前的民調趨勢看,民意可能已棄他而去,天道更遠,天意遂不著邊際,一付假相。

20191215-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韓國瑜15日上午出席全國村里長挺韓大會,近千位來自全台各縣市的村里長出席力挺韓國瑜及國民黨提名立委候選人。(羅暐智攝)
2020總統大選中,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以民意和天意加持,投入大選,無疑也是基於「天將降大任於斯人」的一種封建思想,非我莫屬(韓流望風披靡,沛然莫之能禦)。(資料照,羅暐智攝)

人不可貌相,政客同樣不能以貌取人。不管是陳宜民或陳玉珍的本色如何,政客好壞,不在顏值,而在扮相,賞心悅目或面目可猙,由不得己。他們的扮相跟在舞台上的一席之地成正比,尤其是自以為是的要角,而非天生麗質。只要擁有一席之地,政客也就可在權力梯階上,論資排輩(如國民黨的宫廷倫理)。

在任何組織或機構裏,職位與責任有大有小,等級之分在所難免。立法委員也有大咖小咖之分,從立法院到其它空間,「本席」的份量有時不易拿捏,主要還取決於權力的大小,也就是官大學問大,架子更大,擺出氣勢,最好叫人望之凛然,威武不可欺。

陳宜民在公開場合對保警頤指氣使,依仗的是「你應該知道我是國會議員」的傲慢假定,你有眼無珠,竟然敢頂撞國會要員,莫怪我動口動手。換句話説,像陳宜民這類的政客,看似維護神聖職權,假面之下,不過是威權/霸道作祟。私底下,他們對周遭的升斗小民會如何狐假虎威,假傳聖旨,也就不難想像。

因為職位權力有等級差異,1969年加拿大學者Laurence J. Peter提出的彼得原理,多少可以檢驗台灣政客的能力與表現。大意是,組織/機構中的人會因某種才能(真實或虛擬的),遲早爬升到一個他們無法勝任的層級(level of incompetence)。也就是説,這些人的最終高位很可能集無能之大成,亦即德不配位,甚至小人當道。

就政治職位而言,韓國瑜是如此一個典型。他被台北市長柯文哲提拔,出任臺北農產運銷公司總經理,接著由國民黨提名,一舉翻轉高雄緑地,成為市長。才不到一年時間,市長位子還没坐熱,韓國瑜卻已赢得無能草包的名號,相當程度上應驗了彼得原理,也難怪他在總統大選的民調趨勢中,一無是處。

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一個偉大的女人,政客更不例外。韓國瑜得天獨厚,家裏有兩個:妻子李佳芬和女兒韓冰。前者伶牙利齒,可以在國內外場合,為他聲淚俱下,圖的不過是她夫君成為國君的卑微奢望;後者身心多變,可以在衆人之前,讓他當作話題,自彈自唱,大言不慚,為的只是她的家父成為國之元首的雄圖野心。

國民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韓國瑜決戰黃金週,首場自辦造勢晚會今(17)晚在鳳山登場,妻子李佳芬及女先韓冰到場。(周怡孜攝).JPG
韓國瑜妻子李佳芬與女兒韓冰都在其選戰上做了不少貢獻。(資料照,周怡孜攝)

韓國瑜的搭檔張善政看樣子,恐怕也是半斤八兩,不遑多讓。作為副手,他努力扮演主帥的左右手,透過話語為韓國瑜塗脂抹粉,或打造議題。不幸的是,心有餘力不足,他説起話來,徒然突顯見識和能力的貧瘠,不僅未能盡善後之責,還礙手礙脚,有時更是落井下石。潑出去的水,怎麽收得回來?

張善政面似温文儒雅,内心其實充满封建和父權念頭。他説,總統蔡英文没生過小孩,不知道天下父母心,原因不外是,她欠缺如此經驗與知識。這種幾乎是唯我論(solipsism)的想法,表面上很有道理,卻似是而非。依照他的邏輯,他没當過副總統,又如何得知他能够勝任副總統職位的要求?

張善政好歹是一個理工博士,多少應該理解知識論的基本道理。知識,除了自己親身經驗得來,别人獲得的經驗知識應也可参考,不然所有的書籍與期刊全可束之高閣,包括張善政家裏的任何書刊。當然,他如果不看書,就無關痛癢。引起衆怒後,他以「理工男」不善言辭為下台階,越描越黑,連最後的假面都被撕去,原形畢露。

國事如麻,如果凡事都要蔡英文總統自身體驗,她將一事無成,更何况總統還有一群閣員和顧問可以諮商。張善政只要不耻下問,任何能作理性思考的人,應該都可以指出他想法上的邏輯盲點,和要不得的歧視心態。這是「子非魚,安知魚之樂」的辯證,很難有定論,舌戰起來,勢必没完没了。

至於那些跑龍套與投機的政客,如邱毅、吳斯懷和葉毓蘭等,他們的真假面目和演技如何,自己心裏有數,人民的眼睛也够雪亮。只要名字出現在海報上,他們看起來是前台當紅的演員,在觀眾眼中,恐怕不過是近朱者赤,有如掉落在後台一個紅色大醬缸裏,整個人被浸染過,樣子無比滑稽與荒謬。

*作者為國立交通大學傳播研究所教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