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華最強咖啡廳改變犯罪少年人生:不要因為犯一次錯就沒辦法翻轉,孩子只是生錯家庭

2019-11-27 09:20

? 人氣

這裡不只賣咖啡,也讓曾有用藥、輟學、偷竊前例而找不到工作的少年在這裡學習沖咖啡、考證照,一度迷途的少年在此地站穩成為專業咖啡師,徹底改變人生...(謝孟穎攝)

這裡不只賣咖啡,也讓曾有用藥、輟學、偷竊前例而找不到工作的少年在這裡學習沖咖啡、考證照,一度迷途的少年在此地站穩成為專業咖啡師,徹底改變人生...(謝孟穎攝)

「這裡碰到有吸毒的、輟學的、偷竊的,我讓他們願意走進來……讓孩子翻轉自己,不要因為犯一次錯就沒辦法翻轉,孩子只是生錯家庭,能不能有機會讓他們翻轉?」

一間咖啡廳,是如何改變一群孩子的命運?座落於號稱「台北最窮社區」忠勤里的咖啡廳「書屋花甲」,大片玻璃窗與溫暖木質調的時尚裝潢在南機場這個50年貧窮老社區的一片違建鐵皮裡看似突兀,卻也是里民最重要的活動基地之一──這裡不只賣咖啡,也讓曾有用藥、輟學、偷竊前例而找不到工作的少年在這裡學習沖咖啡、考證照,一度迷途的少年在此地站穩成為專業咖啡師,徹底改變人生。

打造「書屋花甲」的忠勤里里長方荷生在10多年前看見少年在社區遊盪的問題,這些孩子缺乏爸媽照顧,一不小心走偏便會成為社會唾棄的存在。法律解決問題的方式是將打架鬧事的孩子送進感化機構,方荷生想做的卻是給他們追逐夢想的動力,這是一個逐夢的地方也是重新站起的地方,政府做不到的,意外在一間咖啡廳裡實現了。

(圖/取自「書屋花甲」臉書粉絲頁)
這是一個逐夢的地方也是重新站起的地方,政府做不到的,意外在一間咖啡廳裡實現了。(圖/取自「書屋花甲」臉書粉絲頁

「這邊孩子最小碰到毒品,是12歲」都市少年困境:大家都說偏鄉孩子好可憐,可是大家知不知道,都市的貧窮比偏鄉更可怕?

座落於忠勤里的南機場社區起先係安置拆遷戶、淹水受災戶之用的中繼住宅,每間坪數僅有8–12坪,這樣小的房子有時候是要住進一家人的,空間不敷使用的情況下便出現了幾乎要遮住天空的違建,歷經半世紀的國民住宅也出現漏水、積水各種問題。

「我們巷子違建是『前凸,後翹』!」身為里長的方荷生當然很清楚此地違建問題,然而更清晰的事實是:「會搬進來南機場住的大部份比較經濟弱勢,因為租金便宜,6000就可以租到小套房式的……這裡原本不是為了低收入戶蓋的房子,但後來變成越弱勢就越集中到南機場,如果你租金出得起兩萬,你不會來南機場。」

起先住在南機場的以老榮民居多,多半是獨居老人,老了病了死在家裡總要過幾天才被察覺,21年前剛當上里長的方荷生最常做的工作就是「收屍」,他說那氣味聞過一輩子忘不掉;而後方荷生從送餐開始關切獨居長者、建立起食物銀行制度、也讓老人們互相關心照顧、「孤獨死」的狀況幾乎不再發生,但在10多年前,方荷生也開始看到新的問題──孤獨的少年們。

20191007-貧窮、萬華、住宅、南機場(謝孟穎攝)
「會搬進來南機場住的大部份比較經濟弱勢,因為租金便宜,6000就可以租到小套房式的……這裡原本不是為了低收入戶蓋的房子,但後來變成越弱勢就越集中到南機場,如果你租金出得起兩萬,你不會來南機場。」(謝孟穎攝)

「我看見孩子在社區遊盪,家裡爸爸媽媽不在家,因為離婚了──我常講,台灣男人喜歡去越南娶老婆、回來又不照顧人家、後來又離婚!」那時候開始有不少台灣男性赴越南娶妻、因為沒有善待對方而離異,離婚後孩子面臨的就是單親家庭,單親無論是爸爸媽媽都是選了工作就無法兼顧孩子的狀況,孩子下課了家長還在上班、沒飯吃,便容易衍生各種問題。

方荷生曾經看到一個國一孩子被一群所謂「朋友」唆使偷牽摩托車,警察來了所有人都跑,就只剩那個不會騎車的孩子愣在原地,被當成偷竊「現行犯」逮捕。更大的問題或許是成癮性藥物,方荷生嘆:「我很常問個問題──是新竹司馬庫斯山上、花蓮金針山上要找到毒品比較快,還是艋舺?這邊孩子最小碰到毒品,是12歲。」

「大家都說偏鄉孩子好可憐,可是大家知不知道,都市的誘惑比偏鄉更可怕?都市的貧窮比偏鄉更可怕,看到這些事情,我要怎麼去解決?」方荷生深知都市裡犯過錯的少年很難得到社會大眾關心,捐款永遠不是以這群少年為優先、資源少到不行,然而這些少年若是持續走偏,社會勢必付出更為沉痛的代價──政府不做、社會大眾看不到,方荷生就自己來做,一切的一切從課輔班開始。

「我看到很多孩子走不回來」國中叛逆少年成社會邊緣人,他接起一切開課輔班又開咖啡職訓課

讓孩子下課有個地方可以吃飯、有地方可以讀書,課輔班一開始就是這樣簡單的設計,不簡單的或許是方荷生做的包括「國中」。

為何國中課輔班很少人想做,方荷生說問題就在於叛逆期的孩子實在太難慣:「國小班你喊個『起立──』他們坐下來就很乖,但國中開始叛逆,家庭對他自己來講又是一個沒有自信、覺得自卑的狀況,就會有問題。」這些孩子也不是一開始就有狀況的,很多在國小都是拿到95分、90幾分的優異成績,但升上國中以後沒人盯、家裡沒錢讓孩子去補習,成績就會一路下滑了,「我看到很多孩子走不回來。」

於是方荷生的目標就是讓課輔班成為孩子「第二個家」,讓孩子願意下課背著書包來、吃著熱騰騰的飯,課輔班老師會關心孩子在學校狀況,孩子在這裡也能得到朋友與溫暖,有了這些陪伴,孩子便很自然地不必孤獨而加入特定群體。方荷生也堅持暑假要照常上課,那些孩子雖然一開始會耍賴「里長,可不可以不要」,沒想到暑假第一天9點上課、孩子8點就來報到,這裡已經成為他們會自動想回的「家」。

20191115-北市忠勤里里長方荷生成立的輔導教室輔導當地下課後的學童。(蔡親傑攝)
方荷生的目標就是讓課輔班成為孩子「第二個家」,讓孩子願意下課背著書包來、吃著熱騰騰的飯,課輔班老師會關心孩子在學校狀況,孩子在這裡也能得到朋友與溫暖,有了這些陪伴,孩子便很自然地不必孤獨而加入特定群體(蔡親傑攝)

做著做著方荷生又看見新問題,有些孩子因為過去犯錯找不到工作、超商跟速食店都不想用他們,於是他在2013年那時把孩子們找來問:「你們想做什麼?」彼時正好連鎖咖啡廳星巴克剛起飛,人手一杯在孩子看來超時尚,他們異口同聲說想學「咖啡」,方荷生又開始忙了。

砸下100多萬聘請老師、買設備,練習一段時間以後方荷生開始帶孩子去百貨公司門口擺攤、現場手沖咖啡給路人喝,想起這段方荷生笑:「他們不敢,我說你們要開店耶,怎麼不敢開?」好不容易拖著一群孩子上陣沖咖啡,這些孩子得到的是路人一次又一次「好厲害」的評價,方荷生又笑了:「他們屁股都翹起來了,從來沒有人這樣稱讚他!」

而後這些孩子們透過募款經費考了證照、半數考上通過、16分鐘做7杯咖啡已成內建技能,咖啡廳「書屋花甲」便在2016年9月正式開張,考上的孩子可以在這裡繼續工作;方荷生也特意將咖啡廳設計為大面透明玻璃窗,從外頭就可以看見吧台實況,這般設計用意在於讓孩子的朋友路過看到他們認真工作的模樣、進而也跟著走進來學咖啡,這樣一個拉一個,書屋花甲的名氣越來越廣,甚至有孩子願意每周都從汐止搭公車過來學、持續長達一年。

20191126-忠勤里里長方荷生打造之「書屋花甲」(謝孟穎攝)
孩子們透過募款經費考了證照、半數考上通過、16分鐘做7杯咖啡已成內建技能,咖啡廳「書屋花甲」便在2016年9月正式開張,考上的孩子可以在這裡繼續工作(謝孟穎攝)

「每個孩子來上課我都給他300禮券,可以去買食物銀行的物資,有飯吃有錢拿但不能買菸買酒……我可以讓他脫離他的生活圈,讓他那些喊『真的假的考證照喔』的朋友不相信可以來看,這群孩子是結黨的、是連動的,我只能這樣做。」方荷生說。

「不要因為犯一次錯就沒辦法翻轉,孩子只是生錯家庭,能不能有機會讓他們翻轉?」

給孩子夢想,或許是讓孩子脫離原先生活循環的最快途徑。這些孩子未必都貧窮,也有一個家境很好的少女是在爸媽離婚後跟著姑姑生活、不小心走入少年小圈圈,到國中想通「不想去援交,不想跟那些人混」,便來書屋花甲學咖啡。少女考上證照一事讓姑姑對她刮目相看,她欣喜地告訴方荷生:「我姑姑說我如果能夠讀高中畢業,她帶我去日本學咖啡,我想繼續學咖啡!」

「家裡本來沒辦法理她,後來因為她考上證照、對自己有信心,姑姑也說妳如果高中畢業我就帶妳去日本──這種孩子我們要不要收?收!」方荷生說到眼睛都亮了。

不過,難道在方荷生做咖啡廳之前,社會真的完全棄這些少年不顧嗎?談到社會現有一些預防毒品、職業訓練的制度,方荷生就無奈,例如所謂的「反毒」是把孩子帶去地方警局樓上一間小教室,「一些老師跟你說毒品多嚴重,簽完名、領便當、大家照個團體照,我們就反毒成功了?不,我們萬華這邊毒品有變不嚴重嗎?」又例如職業訓練課程:「也有人說里長把孩子給我啦、來職訓中心,我跟他說,你知道嗎?有些孩子是晚上不睡覺、睡白天的,這群孩子如果這麼乖可以早上8點去去上課,他們會變這樣嗎?你上課能不能開晚上5點、大家吃完飯再來上課,我才能找到孩子啊!他肚子餓就會出現。」

方荷生想幫助少年,但也要用少年願意接受、能夠很自然參與的方式,用孩子們眼中「很帥」的沖咖啡作為號召、讓孩子的朋友透過店外玻璃看到那身姿以後也忍不住想加入、完成訓練以後還可以留下來工作、更重要的是時間配合孩子生活習慣,這正是方荷生整個咖啡職訓課程的細心之所在。

接住孩子的同時方荷生也沒忘記社區裡遭逢困頓的年輕人,此地食物銀行雖然最初是為了服務獨居老人出現的,提供麵包的遊戲規則很簡單,就是一天只能拿2次,不問你是誰:「我也有年輕人來拿麵包,他也不是老人啊,不是我的里民我也可以,但要照我遊戲規則走、一天兩個,你如果拿個大塑膠袋來,我打死不要給你!……有年輕人說方里長,我常來拿麵包你都不會罵我,我住萬華工作不順又租房子,我會拿兩個麵包三個麵包當晚餐,可不可以?可以啊,我不會分這誰可以拿、誰不可以拿。」

20191115-北市忠勤里里長方荷生將捐贈來的物資分發給需要的人。(蔡親傑攝)
「有年輕人說方里長,我常來拿麵包你都不會罵我,我住萬華工作不順又租房子,我會拿兩個麵包三個麵包當晚餐,可不可以?可以啊,我不會分這誰可以拿、誰不可以拿。」(蔡親傑攝)

方荷生在南機場耕耘21年的服務就是這樣,這裡不必檢視低收入戶資格、不問你是誰、也不問你過去做了什麼,一切眾生平等,服務對象就是「需要被幫助的人」。對於所謂的「非行少年」當然也是如此,方荷生希望社會大眾記得:「不要因為犯一次錯就沒辦法翻轉,孩子只是生錯家庭,能不能有機會讓他們翻轉?」

儘管考上咖啡師證照並不代表孩子往後的人生就能絕對幸福美滿,如今書屋花甲也只從一個月虧20萬成長到現在虧7萬、離打平還有段距離、還因為被定義為「營利事業」拿不到政府補助,方荷生對這些孩子有信心。

20191126-忠勤里里長方荷生打造之「書屋花甲」(謝孟穎攝)
「這是翻轉孩子很方便的力量,政府可以投資最少的力量。」(謝孟穎攝)

「這是翻轉孩子很方便的力量,政府可以投資最少的力量。」方荷生說。有夢想就會有希望,然而夢想也要有現實支撐,該如何幫助到一群極具潛力的青少年,這責任,必然不只在方荷生身上。

Info│書屋花甲

地點:臺北市中華路2段307巷42號1樓
營業時間:每日上午11點30分至夜間10點30分,周末提前至上午9點30分開店
更多資訊請見facebook粉絲專頁(連結)

本篇文章共 12 人贊助,累積贊助金額 $ 1,160

喜歡這篇文章嗎?

謝孟穎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