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建山專欄:零工經濟在臺灣究竟行不行

2019-11-27 07:10

? 人氣

作者認為,今天在先進國社會夯熱的「零工經濟」部門,在臺灣,其有存在空間與可前瞻發展機會,都極小極微。圖為示意圖。(資料照,盧逸峰攝)

作者認為,今天在先進國社會夯熱的「零工經濟」部門,在臺灣,其有存在空間與可前瞻發展機會,都極小極微。圖為示意圖。(資料照,盧逸峰攝)

零工經濟在臺灣,究竟興不興得起?社會企業在臺灣究竟行不行得來?最近正引起各界矚目與論議。

知識經濟社會的新經濟典範

「零工經濟」(Gig Economy)碰然乍興成為今天知識經濟社會的夯熱話題,在臺灣則因為本身就是個淺碟輕動的經濟社會,所以「零工經濟」這個新詞乃至「時新的」經濟領域,也很快就成為臺灣青年新世代競逐追風的新潮,競相探討;特別是,最近更以「窮人銀行救窮人」獲得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尤努斯大師(Dr. Muhammad Yunus)到訪,再次加力推動「社會企業」在臺灣擴大成長發展,讓零工經濟課題成為當下特別浮凸的一門社會顯學。

「零工經濟」在國際間乍然崛起不到兩年時間,卻因為一項廣泛論述說法指稱:「零工經濟人口」到2019年底,將占據主要先進國家社會「全勞動人口」的35%,且其綜計產值實已到達「足以改變國家社會結構樣態與構成的份額配置狀況」,當然深受當今全球經濟社會的共同關注,且亦演變成為夯熱的國家級政經課題。

20160824-柯文哲市長出席「2016社會型企業東亞年會-高峰論壇」.與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尤努斯博士暢談(陳明仁攝)
獲得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尤努斯(Dr. Muhammad Yunus)。(資料照,陳明仁攝)

零工經濟人口的勞動市場占比越來越突出

「零工經濟」在本質是總體經濟中的「剩餘經濟(economy surplus)」屬性,對一個國家社會言,零工經濟是產業經濟部門的邊陲經濟(peripheral economy)或邊緣經濟(rim of economy)或邊際經濟(marginal economy)部分,都不會是國家經濟的骨幹,也不是經濟表現主力,對經濟總量體GDP變動的影響甚微;祇是,「零工經濟」卻已成為「共享經濟模式」的一片重要沃土。

但是,「零工經濟人口」卻已儼然成為國家勞動市場越來越發的一個重要部分;最近的非官方統計顯示,零工經濟人口的勞動市場占比占比,在先進國家社會已經高達35%,甚至展望未來還有更高分額比例情形出現,以今天美國經濟社會看,正是當前國際社會典型,而亞洲經濟強權的日本,依照官方統計顯示,光是勞動派遣方式而存在的日本零工經濟人口占比,更在幾年之前早就已經超過了65%;據跨國智庫機構的預測,再過十年時間,美國可能會向日本社會看齊,也即將會有高過65%以上的零工經濟人口,提供美國社會「按需市場服務」。

其實這一現象的凸出發展,不啻映現出傳統「定制化就業/雇用」型態的衰退,而致「非定制就業/雇用」躍升成為勞動市場的未來新主流;這一新興大趨勢,更為晚近崛興中的零工經濟發展,添薪加油。

「零供」與「零需」並存的經濟市場組織變遷挑戰

零工經濟的顯著化發展,最新最重要的觸動變數,正是數位化科技的快速發展,數位經濟與互聯網模式的普及化,使得「經濟實體空間距離」逐漸模糊淡化消失,也促使經濟市場的「零散個體經濟元」能夠聯結構成為「集體經濟化績效表現」的可能性大為提高。

喜歡這篇文章嗎?

林建山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