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把台港大陸有形無形團結起來的潛意識:《保釣運動全紀錄》選摘(1)

2019-11-27 05:10

? 人氣

圖為日本國土交通省於空中所拍攝的釣魚臺。( Copyright © National Land Image Information , Ministry of Land, Infrastructure, Transport and Tourism)

圖為日本國土交通省於空中所拍攝的釣魚臺。( Copyright © National Land Image Information , Ministry of Land, Infrastructure, Transport and Tourism)

「幼稚園同學今天跟我說:『我不要跟日本人玩!』」

筆者就讀臺北市立一家小學附設幼稚園的長子氣呼呼地回到家,已經是二○一二年九月底的事了。當時正值漁民為了抗議日本政府在這一年九月十一日宣布將尖閣諸島收歸國有,約五十八艘漁船在十二艘中華民國巡邏艇護衛下,於同年九月二十五日入侵尖閣海域的日本領海。從這年夏天之後,有關尖閣的險峻情勢屢屢見諸媒體,長子又是園內唯一的日本人,筆者當時已有一種抹不去的預感,擔心幼稚園小朋友在家中聽到大人們的談話後,不無可能對長子做出不友善的舉動。對此,筆者自認已做好相當的心理準備。儘管一切都在預料之中,然而長子受到的「洗禮」,還是在筆者心理上造成不小衝擊。

聽完長子的話,筆者立刻要求與幼稚園老師見面。班導師似乎也感到相當訝異,當天就安排當事人與雙方家長坐下來談。幸好,對方家長及幼稚園老師態度都很溫和理性,也承諾會在學校和家裡教導小朋友,以免再次發生相同事件,這段插曲也暫告一段落。對方家長之後也數度表達慰問之意,由此可看出,這件事也給對方家庭帶來相當震撼。或許是因為園方以及對方家長的通力合作,此後再也沒有發生過類似問題,升上小學後,長子和那位小男生相處融洽,沒有因為對方曾跟他說「我不要跟日本人玩!」而心有芥蒂。筆者不認為讀幼稚園的小朋友懂得什麼國家主權、領土問題的大道理,原因恐如筆者當初所想,整件事是因為小朋友受到家裡大人的影響,也就是大人看到新聞或其他報導時所講出來的一句無心的話所造成。雖說這種事無論在哪個國家、哪個家庭都有可能發生,但也正因此,更凸顯出領土爭端所觸發的民族主義思維深植人心,非一朝一夕能解。

20191121-日本海上保安廳於2012年9月在釣魚臺列嶼鄰近海域與中華民國海巡署的船隻對峙。(取自維基共享資源)
日本海上保安廳於2012年9月在釣魚臺列嶼鄰近海域與中華民國海巡署的船隻對峙。(取自維基共享資源)

筆者第一次接觸到尖閣問題,是在一九九六年。當時筆者任職於臺北的中國廣播公司海外部「自由中國之聲」,身兼記者與播音任務,專門負責對日本廣播。同年七月,日本右翼團體在尖閣諸島北小島設置燈塔,對此,除臺北與北京方面各自發表抗議聲明外,也斷斷續續發生一些騷動,像是臺灣及香港「保釣」人士調度船隻前往尖閣等。筆者當時的工作,是將中華民國政府各部門以及駐日代表處的抗議聲明、臺灣各大報的社論、觀點翻譯整理成日文廣播稿,以新聞或解說方式向日本發聲。關於島嶼的領土主權問題,筆者的認知是,它隸屬於沖繩縣,是日本政府有效管治的領土,但工作畢竟是工作,筆者還是以看開的態度來面對這項令人不怎麼開心的業務。然而,關於尖閣諸島的新聞報久了,筆者常感到心情鬱悶。有些聽眾平常明明很開心寫信來點播歌曲或訴說對節目的感想,但一碰到尖閣的問題,態度就一百八十度大轉彎,以強硬語氣主張領土主權,也正是在這時候,筆者親身體會到領土民族主義問題之棘手,令人難以招架。隨著尖閣議題的報導越來越熱烈,筆者在臺北的日常生活雖不曾受到威脅或傷害,卻常看到平時很熟稔的同事及友人在即將聊到有關尖閣的新聞時,臉上露出的尷尬神情。有了這些經驗,筆者發現自己在這段期間,很自然地學會了盡可能不去碰觸尖閣方面的話題。

日本與中華民國以及中華人民共和國,三者各自主張擁有對於尖閣諸島的領土主權,這件事在日本國內開始受到大眾關注,應該是在進入二十一世紀之後。在此之前,日本主流媒體提到有關日本領土方面的報導,主要是以第二次世界大戰戰敗後,受蘇俄占領的北方四島為主。偶爾心血來潮時,也會報導由韓國所占據的竹島(南北韓稱為「獨島」);關於尖閣諸島部分,只有一些日本右翼團體設置燈塔或是臺灣和香港的「保釣」人士登陸尖閣引起騷動之類的零星報導。在筆者的印象中,日本人看待領土問題是把重點擺在受外國統治的失土,由自己的國家實際掌控的國境島嶼相形之下,並未受到太大關注。然而中國大陸的經濟、軍事力量日益強大,隨著大陸的擴張被周遭視為是一種「威脅」之後,日本的民族主義也逐漸興起,尖閣問題也才會在今日被當成是國家安全上的重要課題。

相對於此,在一九七○年代之後的臺灣與香港,以及進入本世紀之後的中國大陸,每當與日本的關係發生變化或出現動搖,眾人紛紛以各種方式表達對尖閣諸島的主張,像是當局發表抗議聲明或是民眾舉辦遊行抗議、漁船成群結隊駛向尖閣、「保釣」人士非法登陸等。有些只是輕描淡寫,在發表完事務性談話後就宣告結束;有的則伴隨暴力,最後演變成激烈衝突。在尖閣議題上,不只是對日本投以嚴厲目光的中國大陸居民,連外表看來被認為對日本普遍抱持好感的臺灣百姓,也未必會認同日本的主張。每當尖閣這類攸關主權或利權方面的問題浮出檯面,筆者倒是常感到有另一股暗潮似的力量在作用,而這股力量平時在臺灣的深層社會中是看不到的。如今回想起來,筆者是在經歷過前述發生在長子身邊的事件之後,就開始有一股衝動,想嘗試了解那迴盪在社會深層、左右著臺灣居民情感的,究竟是怎樣的一種意識,甚至想一窺那些時而將臺灣、香港以及大陸,乃至於在有形無形中促使整個華人社會團結起來的主張,以及主宰著人們潛意識的民族主義真實的樣貌。

「反汙名、要尊嚴」九三大遊行,中華保釣協會(林惟崧攝)
在1970年代之後的臺灣與香港,以及進入本世紀之後的中國大陸,每當與日本的關係發生變化或出現動搖,眾人紛紛以各種方式表達對尖閣諸島(釣魚台)的主張。圖為中華保釣協會舉辦「反汙名、要尊嚴」大遊行。(林惟崧攝)

本書的出發點,在於關注臺港居民,甚至是包含中國大陸在內的華人社會對於尖閣問題所秉持的看法,以及人們透過尖閣問題所意識到的日本這個第三者,對於其表露在外的民族主義思潮起了何種作用。透過採訪「保釣(保衛釣魚臺∕釣魚島)」人士,看看臺灣口中的「釣魚臺」,大陸所稱的「釣魚島」這個眾人亟欲保衛的領土主權引起的「保釣」運動,是如何發生與演變,一探橫亙在「保釣」運動背後所呈現的社會心理。本書既是採訪記錄,也是筆者在聽取受訪者的談話過程中心有所感,以及探討疑問所在的記錄。

本書並非在論斷有關尖閣諸島領土主權的是非好惡或其歷史背景。即便書中人物發言的內容與日本或是海峽兩岸當局各自的主張有所不同,那也是筆者為求如實呈現受訪者的發言或傳達文獻主旨的結果,而非本書之主張,特此聲明。另,有關書中對尖閣諸島的表述,反映的是筆者本身對領土的認知與立場,與出版社及譯者之認知無關。又,文中省略一切敬稱。

《保釣運動全紀錄》書封(聯經出版提供)
《保釣運動全紀錄》書封(聯經出版提供)

*作者本田善彥為旅台日本資深媒體人,曾任中廣海外部,中央廣播電台節目部日語記者兼播音員,現為自由撰稿人。關心中日關係、台海兩岸關係、當代思想等議題。本文選自作者新作《保釣運動全紀錄》(聯經出版)序。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