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遊戲改編電影常「大崩壞」?《返校》金馬導演點出兩大原因

2019-11-27 08:00

? 人氣

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NMEA)舉辦亞洲新媒體高峰會,26日邀請《返校》監製李烈、導演徐漢強(見圖)、赤燭遊戲共同創辦人姚舜庭,以遊戲改編電影為主題對談。(NMEA提供)

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NMEA)舉辦亞洲新媒體高峰會,26日邀請《返校》監製李烈、導演徐漢強(見圖)、赤燭遊戲共同創辦人姚舜庭,以遊戲改編電影為主題對談。(NMEA提供)

國片《返校》不僅賣出2.6億票房,在金馬56抱回5大獎,除了是本土電影久違叫好又叫座的作品之外,更是全球罕見、以電玩改編電影獲好評的案例。對此,《返校》導演徐漢強分析,電玩改編電影常常失敗,原因之一是很多被改編的遊戲,本身就是在模仿電影,又被改編成電影時,就會很像「山寨版」,另外,也因為過去改編遊戲,常是因為IP紅才改編,並非打從心底喜歡遊戲。

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NMEA)舉辦為期2日的亞洲新媒體高峰會,26日邀請《返校》監製李烈、導演徐漢強、赤燭遊戲共同創辦人姚舜庭,以遊戲改編電影為主題進行論壇。

對於最初為何看上《返校》,李烈表示自己其實不敢看恐怖片,當初是看了介紹後,對故事產生興趣,此外,她一直在思索,為什麼韓國可以拍這麼多關於黑暗歷史的電影?每部都可以感動人,有好票房,更不會在國內被冠上分裂的帽子,也想著台灣是否也能做這件事,剛好這時就遇到《返校》。

恐怖片票房有天花板 李烈總總評估才決定製作《返校》

然而,過去在台灣,國產恐怖片如《紅衣小女孩》票房8500萬、《紅衣小女孩2》1.05億、《粽邪》4957萬,外國電影如《厲陰宅》約為1.5億,票房確確實實存在天花板。對此,李烈表示,這些她當初也都考慮過,包括題材無法前進中國、國外電玩改編電影大多口碑不佳等等,也都有列入考量,但認為《返校》不是單純恐怖片,是心理驚悚片,並參雜台灣歷史的元素,對年輕觀眾來講,應該會引起好奇。

電影《返校》劇照。(圖/臉書 返校 Detention 電影版)
過去在台灣,國產恐怖片票房存在天花板,但李烈認為,《返校》不是單純恐怖片,是心理驚悚片,並參雜台灣歷史的元素,應該會吸引年輕觀眾。(資料照,取自臉書返校 Detention電影版)

李烈指出,《返校》從一開始的觀眾目標就是年輕人,因為那段歷史離年輕人很久遠,因此,她所思考的是,如果這個故事可以吸引年輕觀眾,對那段年代產生興趣,可能就會去找相關資料,這對票房會有幫助,加上此款遊戲在國外很多地區也都有不錯的基本盤,這能夠幫助電影的海外版權販售,再加上文化部、地方政府的輔導金,估算到最後認為可以打平,最不濟也是小賠。

(延伸閱讀:今年台灣電影除了《返校》都沒破億 李烈揭為何「培養監製人才」最重要

對於導演人選,李烈坦言,最初一個選項,是找完全不懂遊戲的導演,用全新觀點來詮釋,另一個選項,是找熟悉遊戲的導演,而最終考量案子規模大,又有很多特效,找來不懂遊戲的導演風險很大,加上徐漢強就是遊戲狂,又很懂特效,但她跟另一位監製李耀華仍然擔心,把這麼大一個案子,交給第1次拍劇情長片的導演,這壓力會很大。

談到後來決定導演是徐漢強的關鍵,李烈說明,雖然徐漢強是「年紀比較大的新導演」,但也因此夠成熟,他是金鐘獎最年輕的導演獎得主,但命運多舛,很多案子都沒成功,「我覺得他曾經失敗過這麼多次,所以他可以扛得住。」此外,她也提到,拍攝期間徐漢強瘦到不到50公斤。

20191125-新媒體暨影視音發展協會(NMEA)25日舉辦亞洲新媒體高峰會。影一製作所總經理、《返校》監製李烈出席。(NMEA提供)
《返校》監製李烈表示,國產恐怖片的票房有天花板,當初也有將題材無法前進中國、國外電玩改編電影大多口碑不佳等納入考量。(NMEA提供)

徐漢強則表示,他過去的作品,99.9%是惡搞喜劇,自己也對恐怖片完全無感,所以一開始不覺得自己適合,但後來卻變成要他扛著的時候,真的是因為對故事很有感覺,才有辦法走到最後,而動能主要來自對遊戲的喜愛。

對於電玩改編電影,結果常常是大崩壞,身為重度遊戲迷的徐漢強說,自己一路看遊戲改編作品出現,一邊也會想到底是哪出了問題,看那些導演訪談,大家也都知道故事很重要、角色先行,但為何最後會是這樣?

電玩改編電影大崩壞:遊戲本身就在模仿電影、僅因IP紅就改編電影

徐漢強認為,首先是會被選來改編的遊戲,很多本身就是在模仿電影,像《惡靈古堡》、《古墓奇兵》的遊戲,都是受到80零年代的好萊塢電影影響,或像《秘境探險》是受《印第安納瓊斯》影響,點出關鍵地說「要把這些受到經典電影影響的遊戲,改編回去時,就很像在做山寨的《印第安納瓊斯》,遊戲改電影的特殊性就消失了。」

20191123-第56屆金馬獎頒獎典禮,徐漢強/返校 獲得最佳新導演。(顏麟宇攝)
《返校》導演徐漢強(見圖)表示,自己以前也對恐怖片完全無感,拍《返校》能走到最後是來自對遊戲的喜愛。徐漢強因《返校》獲第56屆金馬獎最佳新導演獎。(資料照,顏麟宇攝)

徐漢強指出,第二是世代的問題,以前80、90年代災難式的改編電影有很多黑歷史,像《超級瑪莉》電影版,當初是因為遊戲IP很紅才會改編,不是打從心底喜歡遊戲的人或故事,當然主創團隊本身不一定要真的喜歡,但至少操作案子團隊裡,要有一定數量的人對遊戲有興趣,像《名偵探皮卡丘》,就有個神奇寶貝的顧問團隊,很了解每1隻神奇寶貝的個性、特性。

如今《返校》電影大賣、抱回金馬,也即將在海外放映,對此,徐漢強表示,其實現在他不斷在思考,下次要執導這樣規模的電影時,可以怎麼改進?一些因缺乏經驗而耗費的時間,要怎麼節省下來?他指出,《返校》路上面對的難關,大多是用打帶跑、見招拆招的概念處理,這樣工作人員都會很累,他正在思考工作流程該如何怎麼改進,要怎麼讓大家可以更健康地完成電影。

喜歡這篇文章嗎?

吳尚軒喝杯咖啡,

告訴他這篇文章寫得真棒!

來自贊助者的話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