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祚來專欄:王立強共諜案,台軍情副局長的質疑靠不靠譜?

2019-11-27 05:50

? 人氣

王立強自陳為中國當局在香港、台灣及澳洲涉入間諜行動,並將有關中國政治干預的重要情報資料提供給澳洲官員。(圖取自雪梨晨鋒報網頁)

王立強自陳為中國當局在香港、台灣及澳洲涉入間諜行動,並將有關中國政治干預的重要情報資料提供給澳洲官員。(圖取自雪梨晨鋒報網頁)

寫在前面:向心、王立強是不是一個「詐騙中共的團夥」

向心在香港的公司既可以視為中共在香港隱性勢力的派伸,也可以視為中共內部一個派系力量在香港以新的方式謀求獨立發展,還可以將其看成一個「詐騙」中共的團夥。因為只要向中共有關部門編造完美的謊言,譬如發展了多少下線,統戰了多少重要人物,組成了多少次網路攻擊,甚至成功讓臺灣某人士獲得了五合一選舉勝利,就可以獲得中共有關部門的獎勵,並可以獲取更多的專案經費。但這些經費有多少派發給了相關人士,有多少直接資助了具體專案,不得而知。

最經典的案例是近期見諸媒體的中共對外援助醜聞:辛巴威財政部日前向國會披露,今年首9個月獲中國援助資金360萬美元,而中方外交部隨即抗議,稱實際援助達一億三千六百八十萬美元,其中一億三千多萬,是一本糊塗帳。對外援助與隱性戰線的支出,都是花了天量的代價,收穫卻低微。大量的經費在中間人手中揮發掉。同樣的事態發生在香港,中央政府認為香港民意早已被中共有關部門收買,因為統戰或滲透,還因為宣傳與控制,所以香港這次區級選舉主要議席仍然會掌控在建制派手中,但最終結果,卻出乎中共高層預料,建制派只占其它派系的九分之一。

那麼,中共派出的有關公司、媒體、線人、單程票客、專業與業餘間諜,都做了無效功,或者上報的功績欺騙了中央,中共與此相關的海量投資,砸了水漂。

此時,或因為良知覺醒,或為了逃避追責風險,知道得太多的助理級人士「王立強」逃往澳大利亞,而向心夫婦冒險到了臺灣,也許臺灣將他們收監,對他們是生命安全的保障

20191125-中國創新執行董事向心(中間後者)25日晚間送抵北檢詢問。(顏麟宇攝)
中國創新執行董事向心(中間後者)25日晚間送抵北檢詢問。(顏麟宇攝)

王立強案能燒出多少真相

自稱在香港、臺灣和澳洲從事滲透和綁架的中國間諜王立強,在澳洲第九頻道(Nine Network)今晚播出的「60分鐘」(60 Minutes)節目裡指控香港上市公司「中國創新投資」、「中國趨勢」是中國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所屬的中資公司,還稱主席向心受中國軍方高層委派收購兩公司,再以軍民融合發展與通訊業務為名,幫助中共在港臺建立最高情報機構。

節目中,澳洲情報專家葛瑞格裡(Phillip Gregory)認為,王立強明確指出相關人名和事實順序的細節,應是可靠情報。

王立強間諜案在發酵中,澳大利亞安全情報機構(ASIO)24日深夜發表聲明,稱「正在調查中國是否試圖在聯邦議會安插間諜」,而臺灣的應急處理也迅速及時:據中國創新投資有限公司發布公告稱,其執行董事向心在桃園機場被要求接受調查。臺灣內政部長徐國勇稍早證實,「事實上的確他(向心)有被我們留置,暫時正在調查中,這是事實。」(綜合世界日報等媒體報導)

當王立強間諜案被澳大利亞媒體報導之後,第一時間做出反應的,一些海外民運人士或媒體人認為這是一起為了合法滯留澳大利亞而編造的間諜故事,公開報導的許多內容,都屬公眾知道的中共大外宣相關資訊,所以認定為假諜事件。

我第一時間傾向於認定「王立強」為真實的中共間諜,一是因為澳大利亞媒體與有關方面已介入多時,然後才予以報導,即,有公信力的媒體與專業機構介入在前,而非其本人通過自媒體曝光在前,如果是一個假間諜,只要媒體或專業機構問話半小時,無論多麼強大的編創能力,都會露出馬腳;其次,他說出了自己的上線,即現在被臺灣調查的向心夫婦,如果臺灣有關機構能從向心夫婦電腦或攜帶的物品中找到詳實證據,真相立即大白於天下,如果一時無法得到證據,持續觀察還能看到蛛絲馬跡;爾後,台灣知名政論家汪浩,貼出 中國創新投資有限公司CIIL在2015年的股價圖。 根據該公司年報,該公司專注對香港上市公司進行短期投資。截至2018年12月31日止年度,投資之銷售所得款總額為2億3421萬港元(2017年:7億2900.8萬港元)。

王立強指認向心是中共原副總理鄒家華的秘書,在香港成立投資公司從事的是政治滲透活動,資助海外大學生也是意在培養中共代理人。從汪浩先生貼出的相關資料可見,一個應該致力於拓展市場的公司,完全沒有贏利能力,卻致力於公益或公共事業資助,當然令人生疑,如果將向心的中國科技創新公司的行為與王立強的指證比對,王所言的中共資助五億用於海外政治滲透或間諜任務,是有說服力的或順理成章。

令人驚異的高度吻合事實是,王立強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中國投資有限公司的老總向心近期在臺灣,與某人士見面,話音剛落,向心在臺灣被拘審接受調查。

而人們對「王立強」的質疑則是根據中國上海警方公佈的有關王立強詐騙案的公告,警方還告訴公眾,王立強持中國與韓國假身份證明以及香港假證件,逃往國外。上海警方的告示遭到多重質疑與嘲諷:其一是澳大利亞公佈的「王立強」是化名,所以上海警方公告的王立強與此人無關;其次是網友質疑,現在中國海關早已聯網,「王強」的護照是第二代帶晶片的護照,只有中共官方才能造偽,平民無法完成;還有就是專業律師的質疑,上海警方公示的王立強案件,只有警方內網才可以查證,沒有公開信息記錄,而民事案件均可以網路共用與查實。也就是說,上海警方公告的可能是臨時造假文本。

辯論台軍情副局長的十條觀點:

網路上貼出台灣軍情局前副局長翁衍慶發文提出十大破綻,貼文說,王立強接受媒體訪問所說的內容,內行人一看就知是假的。原因很簡單:

一、軍委總參已更名為聯合參謀部,他不知道。聯參部下面何單位從事情報工作,他不知道。

二、國防科工委非情報機構,只派學者和科技人員出國收集軍事科技資訊,不會搞旁門左道的間諜活動。

三,共軍情工人員都具軍職軍階,他顯然沒有。

四、共軍軍情幹部很講究階級職位,他僅26歲,再怎麼升大約只中上尉,怎有資格和能力負責對台對港工作,尤其是領導工作,簡直天方夜譚。

五、諜員派外工作,任務一定單一,他又負責香港,又兼顧台灣工作,違背全世界情報工作原則。

六、情報人員外派變更身分,只准帶一個身分的証件,豈可能允許他帶多種不同的証件,一旦被外國情治單位查獲,豈非証據確鑿。

七、香港銅鑼灣書店事件是中共公安部一局(國保)所為,跟總參無關,他簡直胡扯蛋。

八、中共軍情特工外語能力都很好,他接受訪談時只會用華語,他的素質顯然很低,總參怎可能有這種弱勢諜員。

九、中共為控制諜員,家人特別是妻小一定留在國內,他的妻兒竟能赴澳洲,不可思議。其次,諜員在外,不可擅離工作地,他竟能赴澳長達數月,舉世情報單位所無。

十、他所說的對台工作內容,大家仔細看看,全是媒體揣測中共對工作內容,尤其前陣子報載某黨與台灣宮廟關係,他是看報照本宣科,何足採信。

20191125-前軍情局副局長翁衍慶25日出席「蔡政府勿當放羊小孩,儘快查明共諜案真相」記者會。(顏麟宇攝)
前軍情局副局長翁衍慶25日出席「蔡政府勿當放羊小孩,儘快查明共諜案真相」記者會。(顏麟宇攝)

這裡,我就翁衍慶先生的觀點進行相應的辯析:

其一,總參已更名為聯合參謀部,即「聯參」,王立強不知道,這很正常,當文革結束後,中國的廣大農村的生產大隊改名為生產組,人民公社改名為鄉鎮,多年之後,人們仍然習慣於文革時的叫法,這是一種習慣,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按王立強的說法,他是受雇於向心,所以他對更高層級的機構並不知情。

其二,國防科工委只負責員收集軍事科技資訊,這句話顯然太過武斷,派駐到香港的科技創新公司主營業務可能是從事相關軍事科技情報收集,但隨著形勢的發展,特別是香港與臺灣的政治事態嚴峻,利用科技公司來聯絡人員,向港臺政治性「派糖」,是延伸專案。因為原有的人馬與派系都不力,而據「王立強」所言,在對臺灣上次五合一選舉中進行有力的介入,投資相當大,也大獲得成功,所以,取信於中共有關部門,從而要在臺灣大選之時,再次介入,以獲取更大成功。

其三,王立強沒有軍職軍階,是因為他不是編制內真正的特工,而是急事急辦過程中,有關部門物色的新生力量,相當於特工的助手或秘書,真正的資深特工反而難以在示威與選舉這樣的大活動中發揮作用。

所以,也可以回答上述第四點疑問,他不是領導者,而是重要人物(向心)的特別助理,向心對他的利用是雙重的,一是讓他受到特別培訓,達到在港臺使用的水準,另一利用是私人性質,讓他當妻子的繪畫家庭教師。也正因此,王立強才可以得到更多的內部資訊。

第五點質疑是王立強從事的項目並不單一,這不符合職業間諜的習慣,確實如此,王不是專業間諜,他協助老闆工作,科技公司延展港臺相關「業務」,作為特別助理,需要跟進專案,參與具體事務,如果從事單一業務,臺灣五合一選舉完成之後,是不是就完成了工作放長假了呢?顯然還得跟進即將開始的臺灣大選。利用外派公司進行泛間諜活動或泛政治干預,應該是中共的一大特色。

第六點疑問是,情報人員只能帶一份證件,這是非常高端的諜報人員準則,像王立強還有華為孟晚舟,隨身帶有多份身份證件,肩負特殊使命,這確實是中共有關方面的隨意之舉,或者這些邊緣的特殊角色,並沒有真正納入國安部門直接管理,而是由他們的「老闆」去具體過問。

第七點涉及銅鑼灣事件,是不是由公安部一局獨立完成,有沒有駐香港「公司」參與,公安部會不會出經費,讓香港掛牌的「科技公司」來承辦、協辦,有待進一步認知。相信後續媒體通過採訪當事人,或者臺灣、澳大利亞有關機構審查有關人士,也許會有進一步透露。

第八點就是英語能力,在向心的項目範圍內,王立強也許只負責聯絡華語這一塊,並不需要其它語言支援,其它語種會有其它人員配合。這是公司延伸「間諜業務」的不足,或暴露了中共在應對港臺越來越多的事態過程中,人才嚴重不足的困境。

第九點,中共特工的妻兒家小一般都在國內作為人質,這應該是事實或規則,但王立強是「老闆」聘用的特別助理,所以還沒有達到這一控制層級。如果王立強表現卓異,有關機構準備專業化使用,就會對其談話,收回家屬並提升待遇。

最後一點是,王立強關於中共對台的介入,基本都能從公開報導中檢索得到,所以懷疑他並無事實性介入。那麼,一個剛剛從上海出獄的「詐騙犯」怎麼可能知曉香港科技創新公司的老總何時到臺灣,並會見何人?更為重要的是,臺灣據此情報,已將向心夫婦拘審。

王立強諜案,燃自香港、澳大利亞。延及臺灣,「紙牌屋」連續劇一樣的精彩,現在我們只能根據有限的資訊進行分析,更多的是對後續真相披露的期待。

*作者為獨立學者,專欄作家,現居美國洛杉磯。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