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投書:救救孩子!台灣應鼓勵香港兩造儘早展開對話

2019-11-27 05:30

? 人氣

全世界就要眼睜睜地看這群「人之子女」與中共/港府像「膽小鬼遊戲」那樣迎面對撞。血肉之軀對世界第二超強的暴力國家機器怎會有勝算?台灣不能只隔岸觀火、事不關己地消費香港示威,更何況大選後台灣還打算與中共展開對話。(示意圖,中大校園電台)

全世界就要眼睜睜地看這群「人之子女」與中共/港府像「膽小鬼遊戲」那樣迎面對撞。血肉之軀對世界第二超強的暴力國家機器怎會有勝算?台灣不能只隔岸觀火、事不關己地消費香港示威,更何況大選後台灣還打算與中共展開對話。(示意圖,中大校園電台)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是個永遠應被紀念的史詩。香港抗爭青年們是當今全人類爭自由的代表,他/她們犧牲自己一代的前途,走在反抗以「習核心」為首的中共極權的最前線,能不令全世界生活在自由民主體制下的人尊敬?蔡總統11月13日譴責港警衝入校園,呼籲國際社會關心香港,蔣萬安委員也向他/她們致以最高敬意,都是有良心的話。他/她們是為「人」而抗爭,保護這群「人之子女」,許他/她們有個該有的未來是全人類應有的承擔,當前最重要的任務,是要保護他/她們的生命,讓他/她們活下去,這是自由世界欠他/她們的債。為此,我們主張香港抗爭兩造展開有意義的對話。

首先要完全肯定的是:這些香港青年們抗爭的正當性、獨特性。且聽一位香港女青年的告白:「在別的國家視為理所當然的事,我們卻要用街頭抗爭、流血去爭取。」只此一語,就可道盡香港反送中與同時期的法國黃背心、智利、黎巴嫩、伊拉克街頭抗爭的根本差異:香港青年「五大訴求」(尤其是「真正的雙普選」)不是抗爭政府無能,恰恰相反,他/她們抗議的是太有能的極權政治,他/她們要爭取人所以為人應有的人性尊嚴(decency),爭取繼續做「公民」、不倒退回「臣民」的資格,爭取「人之異於禽獸者幾希」的那個「幾希」。

在香港理工大學裡的「反送中」抗議者。(美聯社)
香港青年「五大訴求」(尤其是「真正的雙普選」)不是抗爭政府無能,恰恰相反,他/她們抗議的是太有能的極權政治,他/她們要爭取人所以為人應有的人性尊嚴(decency),爭取繼續做「公民」、不倒退回「臣民」的資格。(示意圖,美聯社)

其次要認識到他/她們動機的自發性與純正。「飄風不終朝,驟雨不終日」,但自6月9日起到11月,抗爭已持續6個多月;建制派、中共說他/她們受到外國勢力、台灣的煽動、支持,但11月11日有青年中槍後,各國政府都呼籲包括抗爭者在內的各方克制;322個學生組織11月12日發表的「中學生抗爭五個月宣言」中表示:「那怕我們只是勢孤力弱的中學生,我們絕不會做一個虛作無聲的順民,不管是五個月、五年還是五十年也好,我們定會奉陪到底。」疾風驟雨要持續,靠得是文化土壤與「不斷覺醒」。香港回歸中國前後醞釀了代代相傳的街頭抗爭精神,如1989年天安門、2003年基本法23條立法抗爭、2014年佔中運動的系譜,黃之鋒2010年14歲,因港府推動愛國課綱而開始抗爭之路;香港城市大學教師盧鐵榮指出,這些不滿20歲的少年年紀雖輕,但思想成熟,他/她們從社群媒體上接受到大量有關「社會正義」的資訊,對他/她們來說,自由、民主、人權、法治非常重要。這說明他/她們絕非林鄭特首所謂「利害無關者」,而是早熟、清醒的一群稀有人類,豈止台灣沒有,全世界也罕見。

再次是吾人須體認他/她們使用暴力是對理性抗爭絕望之下的產物。現代民主革命都是靠暴力打開局面的,美國獨立、法國大革命的宣言是鮮血寫成的,韓國有安重根,辛亥革命也有吳樾、徐錫麟、秋瑾等頭斷血流的青年;體制內若能改革,誰願用暴力?面對「習核心」為首的中共極權,對外有坐二望一的超強實力,對內有滴水不漏、深入靈魂的監控,「政左經右」以求經濟繼續成長黔驢技窮,就祭出「區塊鍊」「與美元爭奪霸權」,根據中共19屆4中全會,現有極權監控體制還要「堅持和完善」,2035年「基本實現」、2049年「全面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他/她們選上立法會議員都會被取消資格(disqualified, DQ),即將舉行的區議會選舉索性不准參選,所有意見表達管道、可能的退路都被堵死,到2049年還會越栓越緊;除了置之死地而後生,還有哪條路?

「反送中」抗爭者17日深夜在香港理工大學與警方發生激烈衝突。(美聯社)
吾人須體認他/她們使用暴力是對理性抗爭絕望之下的產物。現代民主革命都是靠暴力打開局面的,體制內若能改革,誰願用暴力?(資料照,美聯社)

全世界就要眼睜睜地看這群「人之子女」與中共/港府像「膽小鬼遊戲」那樣迎面對撞。血肉之軀對世界第二超強的暴力國家機器怎會有勝算?台灣不能只隔岸觀火、事不關己地消費香港示威,更何況大選後台灣還打算與中共展開對話。這時必須要有人高喊「刀下留人」,接續蔡總統的呼籲,吾人以為聯合國最適合擔任這個角色,或可由聯合國秘書長領銜,聯合願意參加的會員國領袖,提出共同呼籲。實質內涵是「和平建構」(peace-building)。此際「香港前進聯盟」(HK Forward Alliance)提出「給和平一個機會」值得大力支持。由曾著有「地下陣線:中共在香港的歷史」一書的陸恭蕙(Christine Loh)女士參與領導的這個活動,請來熟悉北愛爾蘭、南非種族衝突各方對話經驗的國際人士,分享不共戴天的兩造如何展開對話、展開和平建構。

接下來可考慮派出聯合國維和部隊,遂行維和任務。已有人把香港與黎巴嫩相提並論了;據聯合國維和授權定義,香港局勢符合「確保特定區域安全」、「復員」、「促進人權」、「協助地主國恢復執政能力」、「協助舉行選舉」、「監督選舉」等幾項;中共必定否決此議,但若否決則反映中共違背全球公論。

最後吾人要呼籲所有有能力的國家,包括臺灣,做好援救這些香港「人之子女」的準備,一如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的黃鵲計畫。10月10日香港抗爭者曾掛出中華民國國旗,那時是出於感念,11月13日港警攻入的中文大學也升起中華民國國旗,卻有網路文章指出,「這是給台灣人看的,台灣人現在還有槍,但選擇錯誤未來有可能要用肉身反抗了,幫助學生才是繼承中文大學錢穆、唐君毅、牟宗三等創校先賢的意志。」吾人再次目睹全世界只有香港青年才提的出來的血淚告白──即使絕望如此,這群青年竟不是在求救,而是在對台灣「死諫」;這是成千上萬的《吶喊》中的狂人、夏瑜,台灣人若仍存著「選舉撿到槍」的僥倖,就是以之為芻狗的不仁。台灣要學2017年接收難民的梅克爾總理,台灣雖小,但可發起號召,讓他/她們有活下去的機會。

*作者為文字愛好者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