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競觀點:香港抗爭情勢失控,民主亦難自圓其說

2019-11-17 06:40

? 人氣

香港大學校園裡的「反送中」抗爭者。(美聯社)

香港大學校園裡的「反送中」抗爭者。(美聯社)

香港暴力抗爭急遽升溫,衝突處所從街頭轉至校園,同時亦逐漸波及多位旁觀市民,數個大學校園內示威群眾開始投擲汽油彈,諸多大陸學生感覺人身安全受到威脅,開始撤離香港。大學校方亦協助安排交通工具,疏散大陸籍學生離境。

其實數周之前,就曾經聽說東南亞數所頂尖學府,已經開始有計畫地提供在港就學大陸學生資訊,希望吸引其轉學前往就讀。特別是能夠提供較安定保守社會治安環境國家,更是積極提出其以英文授課學程,作為吸引陸生離開香港轉學就讀重要利基,看來香港大學流失陸生將是不可避免趨勢。

針對情勢發展,許多政治評論家都非常悲觀表示,未來不知如何才能收場;儘管多方都出面呼籲港府與滋事群眾對話,顯然未能獲得具體結果。但就目前事態發展狀況觀察,吾人須注意下列重要特點,方能確實理解未來變化軸向。

首先必須指出,原先諸多西方國家不斷推測,北京將直接派遣軍力或武警涉入鎮壓動亂,但迄至目前為止,不論就法制面或是政策面來觀察,並無明顯干預或是派員涉入跡象,西方政府與媒體所作推測與估算,顯然到目前來說並不精準。

思考北京為何到目前為止並未直接派遣武力積極涉入,原則上是因香港政府到目前為止,儘管無法完全平息動亂,到到達全面失控地步,還是存在相當差距。北京顯然不願依循西方思維路線辦事,僅以各種方式聲援香港特區政府。

香港中文大學12日的「二號橋」攻防戰一景。(中大校園電台授權使用)
香港中文大學12日的「二號橋」攻防戰一景。(中大校園電台授權使用)

其次就是香港暴亂事件,具有其獨特社會條件,因此絕無可能越境蔓延,影響到中國大陸周邊地區。所以無論香港情勢如何惡化,都無法影響特區以外地域,所以北京能夠好整以暇,不必採取積極應對防範手段,儘速平息香港動亂情勢。

特別是大陸各地對於香港動亂普遍抱持負面評價,香港暴亂滋事群眾在對外發言,以及相關暴力行為上,都對大陸群眾抱持敵意,因此完全無法獲得大陸民眾認同其行為,更使得香港動亂絕無可能越境影響大陸周邊地區。

再者就是暴亂活動開始初期,尚能在香港本地獲得相當程度社會同情,甚至透過外籍媒體偏差報導,獲得某種份量國際聲援。但當暴力行為不斷發生,亦有明顯跡象顯示滋事者本身失控,並且對無辜旁觀群眾施加暴力威脅後,香港民主派政治人物暗中開始與勇武派份子切割,發動聲援即會回應程度亦在降低,動員群眾聲援滋事份子,可能影響政治人物本身形象,因此讓社會輿情逐漸產生偏移現象。

特別是動用暴力滋事者,已經不再為民主派人士所提訴求背書,其行為亦不再顯示具有自制與紀律可言,其暴力滋事亦完全與政治訴求毫無關係,換言之就走入為暴力而暴力死巷內,此誠如西方兵聖克勞賽維茨所再三警告,千萬不要讓戰爭本身獲得自我指引動能,讓政治約束戰爭暴力失控時,所有戰爭暴力都毫無意義。

2019年11月,香港反送中,全城大亂。(AP)
2019年11月,香港反送中,全城大亂。(AP)

所以當能夠提出訴求人士,不再能夠約束暴力行為後,這就代表暴力滋事者所作所為成為毫無目標盲目暴動,無法透過協商或談判,獲得任何妥協空間。但此種情態就會讓香港市民感到動亂情勢毫無結束可能性,對於港府無能管控情勢會產生怨懟,但對於滋事份子亦不再抱持同情,成為未來發展最為重大變數。

因此目前香港動亂維繫其動能最重要因素,其實就是在背後資助滋事份子勢力,後續是否還要繼續投注資金,鼓動滋事者維持此種動亂狀態。但亦有可能是香港特區政府放寬限制,容許港警採取更為嚴厲鎮壓手段,進行大規模逮捕與居留行動,並且管制背後資金流通發放,以釜底抽薪方式排除資助暴亂動能,以極度難堪模式收場。

香港暴亂情勢發展,其實對於中國大陸來說,確實是成為民主發展反面教材,尤其是挑戰合理法治,造成社會秩序失控現象,對於華人社會追求民主體制,但又畏懼產生社會衝突來說,香港情勢失控,更是讓倡議民主人士無法自圓其說,此種矛盾未來要如何加以調和,恐怕才是最令人憂慮之處。

*作者為中華戰略學會研究員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