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朝短短十幾年就滅亡,真是因為暴政嗎?從歷代大文豪的評論,看出背後其實別有玄機…

2019-11-17 06:00

? 人氣

秦朝到底怎麼滅亡的?(示意圖/pixabay)

秦朝到底怎麼滅亡的?(示意圖/pixabay)

秦滅亡後不久,西漢初年的人對於秦的暴起暴落,記憶猶深,也是漢初知識分子和官員們深自反省的對象,其中又以賈誼的《過秦論》最為人所熟知。《過秦論》以華麗的詞藻總結了秦由興盛到衰亡的過程,一開始說秦國從秦孝公以後變法圖強,後來統一天下,國勢大盛。賈被秦帝國的壯盛所震攝:

及至始皇,奮六世之餘烈,振長策而御宇內,吞二周而亡諸侯,履至尊而制六合,執敲扑以鞭笞天下,威振四海。南取百粵之地,以為桂林、象郡;百粵之君,俛首系頸,委命下吏。

乃使蒙恬北築長城而守藩籬,卻匈奴七百餘里,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士不敢彎弓而報怨。

然而,賈誼筆鋒一轉,認為秦以西僻之國崛起,完成帝國大業,但卻在短短十三年間崩潰,不得不讓人感嘆。為什麼強大的秦帝國在農民的揭竿起義中滅亡,「為天下笑者,何也?」為什麼呢?主因在於:「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整體看賈誼的文章,雖然批評秦始皇和秦的政策,但對於秦始皇統一天下抱持著肯定的態度,批評的是取得天下後的施政不得人心。

賈誼之後,漢代人敢正面評價秦始皇的不多,主要是因為漢代立國的基礎就在秦的滅亡之上,過秦成為政權的合法性。司馬遷的《史記》中提到為秦立制度的李斯,指出:「使秦無尺土之封,不立弟子為亡、功臣為諸侯者,使後無攻戰之患。」司馬遷認為李斯的建議,讓秦沒有諸侯可以保衛,種下了相互爭戰的因子。除此之外,漢代人論秦代的政治,有時雖然在討論秦代的過失,卻是在批評漢代的時政,並不一定是真正的歷史分析。

秦始皇的功績太大,除了漢代的人直接面對秦的崩潰,讓他們震撼不已外,後世的人也會不時的討論他。秦的廢封建,改郡縣,一直是中國歷史上爭論不休的問題。中唐之後,出現了一篇深刻的文章,分析秦亡的教訓,就是柳宗元的《封建論》。甚麼是「封建」?就是將土地分封給諸侯,由於分封出土,皇帝的權力就不會那麼集中;相對的,郡縣制則由無法世襲的官僚來統治,皇帝是官僚的頂點,權力較為集中。柳宗元認為過去將秦的滅亡視為是郡縣制,但他認為重點不在制度,而在秦的急功好利,過度勞民。「失在於政,不在於制。」秦推行郡縣制,之後雖然有問題,但不在郡縣制本身,而在於「兵」,在於軍隊的控制。

讚美與批評秦始皇在歷代總是成為當下政治的反應,從賈誼到柳宗元,立論的對象通常是現實,並不是研究歷史,而是用歷史說明現實政治該如何發展。將近五十年前,毛澤東也發表一系列對於秦始皇的看法,而且他透過柳宗元的《封建論》發表對秦始皇的看法,在一九七三年八月五日毛澤東寫了一首七言律詩《讀〈封建論〉呈郭老》:

勸君少罵秦始皇,焚坑事業要商量。

祖龍魂死秦猶在,孔學名高實批糠。

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讀唐人《封建論》,莫從子厚返文王。

詩中提到的《十批》指的是郭沫若的《十批判書》,郭沫若是贊同孔子而批判秦始皇的,毛澤東則是要郭沫若去讀讀柳宗元的《封建論》,贊同郡縣制。毛澤東認為秦始皇對於中國的歷史貢獻很大,焚書坑儒只不過是一件小事情,而孔子所贊成的封建制不是好的制度。

差不多同一個時間,埃及副總統沙菲訪問中國,毛澤東又說了:

我贊成秦始皇,不贊成孔夫子。因為秦始皇是第一個統一中國、統一文字,修築寬廣的道路,不搞國中之國,而用集權制,由中央政府派人去各地方,幾年一換,不用世襲制度。

毛澤東贊同郡縣制的精神,並且同意柳宗元的立論,認為「失不在於州,而在於兵。」郡縣制會出問題是因為沒有把兵給控制好,兵如果能控制好,郡縣制也能好好發展,而這也是毛澤東「槍桿子出政權」的真諦。

歷史上評論秦始皇的人不少,由於中國歷代皇帝雖然高舉儒術,但暗地裡使用法家治國,因此批評秦始皇的人多從儒家的角度出發,認為他不施仁義,焚書坑儒,實行暴政。那些批評秦始皇的臣子多半是從當時的角度,向皇帝上建言,希望意見能被採用,藉秦始皇的例子針砭時政,用來改變當下的政局。一九四九年之後,郭沫若的角色和中國歷代的臣子類似。然而,和以往不同的是,毛澤東不是傳統的皇帝,而是個當代極權政治下的強人,透過秦始皇實行「統一」的政策,讓新中國從一九四九年以前分崩離析的狀況下,達到實質的統一。毛澤東生平的最後幾年,聽聞了始皇帝的陵墓被找到了,而這也讓世人對於秦始皇的成就有更清楚的認識。

本文部分內容取材自時報出版《重新思考皇帝:從秦始皇到末代皇帝》

責任編輯/潘渝霈

關鍵字:
風傳媒歡迎各界分享發聲,來稿請寄至 opinion@storm.mg

本週最多人贊助文章

你可能也想看